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把大唐变成玄幻 > 第四十五章 经年后,谁又是蝼蚁
    梦蝶自城外山上运轻功纵越而下,一路行至平棘城下。

    所历人迹寥寥,偶有普通百姓经过,脸上亦有惶惶之色。

    该死的武贼!

    梦蝶触景生情,恨恨地咬牙切齿着。

    这赵州之地本就被契丹先锋何阿小并蹂躏过,武懿宗却还要再蹂躏上一遍。

    她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逃离平棘的那天。

    那天她还正坐在自己的闺房中悠闲地绣着刺绣。

    这时,门突然“嘭”的一声被撞开。

    她抬头看去,原来是父亲突然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

    父亲满脸汗珠,刚进来就急喊道:“快走!快和你兄长离开!”

    “为什么?”那时候,她还一脸懵懂。

    父亲一把将她手中的刺绣扯开扔到地上,着急地说道:“快走!河间王要抓篡逆通虏。”

    “通虏?父亲,我们家没有通契丹啊?”她依然一脸迷茫。

    “哎呀!你平时那么聪明,为何现在却如此愚笨?愈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河间王贪财嗜杀,必然先拿我们这些富户开刀。

    别说了,你娘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想必已经被抓了。”

    这时,他唯一的兄长从门外慌慌忙忙地跑了进来,背上背着个行囊。

    还没有歇口气就对着父亲行了一礼,道:“父亲,收拾好了。”

    “嗯,快带着你小妹走吧。”父亲老迈的脸偏到一边去,朝他们挥了挥手。

    兄长犹豫数息,便躬身行了一礼,道:“是,父亲。”

    不过,兄长和父亲的眼角都缓缓流下了泪水。

    兄长行完礼,就上前拉着她往外走。

    梦蝶挣扎着,挣扎不开,着急地问道:“父亲!你不走吗?”

    父亲只是转过身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这里是我们苏家世代积存而来的家业,我怎能离开?你娘如今又被抓走,我更不可能独自逃离。

    你们都还年轻,去其他地方躲避吧。好好过日子,不要想着为我们报仇。”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砸门的声音,父亲急忙吼道:“快走,快从后门逃走!再晚就没机会了!”

    兄长拖着她出了房门,她也没有再挣扎,只是呆呆地看着父亲已经转过去微微仰起头的背影。

    两只以往如同孩童一般目眩天真的眸子流下了两行长长的泪水。

    转出门,兄长就拉着她向着后门快速跑去。

    她一路懵懵懂懂、泪如雨下,被兄长带着一路出了后门往外跑去。

    兄长最后看了一眼自己家的宅子,用衣角拭了拭眼上的泪痕,便带着她往城门赶去。

    城中一片混乱,士卒四处撞门抓人,哭喊连天,哀鸿遍野。

    兄长带着她一路躲躲藏藏,许久才赶到城门前。

    还是青天白日,可城门却紧紧关闭着,不留一点缝隙。

    兄长带她走到城门前,对着明显为城门守卫长的人拱手行了一礼,拿出一片金叶,说道:“麾下,不知能否放我们出城。”

    守卫长接过金叶,看了看兄长,又看了看她,眼睛一亮,戏谑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是干嘛的,我可以放你们出城。不过……”

    守卫长话还没有说完,就停住了,眼睛看着远处瞳孔微缩。

    她和兄长回头看去,原来是一队仪仗人马横街穿巷而来。

    很快,在士兵与两人的呆滞中,仪仗就到了眼前。

    一个骑士在仪仗中跃马而出,高声道:“河间郡王要出城游猎,速开城门。”

    两个士卒迅速上前把城门拉开。

    城门开后,仪仗就要出城,可里面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且先停下。”

    仪仗闻声停下,数十息后,一个五十多岁,身着莽袍的矮小猥琐老头从中走了出来,数名武士护于其左右。

    她当时一眼看去,便对上了蟒袍老头那双看着她充满无限欲望的眼睛。

    她连忙害怕地低下头去。

    蟒袍老头看着守卫长问道:“这两人是要出城吗?”

    守卫长低着头恭敬地拱手道:“回王爷的话,他们确实想出城。”

    老头嘴角出现一丝笑容,转而看着兄长问道:“这女人是你什么人?”

    这时,她也看了出来,这位便是那遇敌遽退,却贪财残忍、嗜杀无比的河间郡王武懿宗。

    兄长尽量隐藏着自己的愤怒,低头行礼道:“回禀王爷,这是家中女弟。”

    武懿宗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把她献给本王,本王特许你到本王麾下做事,如何?”

    听到此言,兄长的身子一抖,不假思索,立马拉着她往已经打开的城门外跑去。

    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武懿宗脸上尽是嘲讽的笑容,喊道:“快给本王拦住他们!还有,不许伤了那女人。”

    守城士卒和武懿宗身边的士兵在这一声令下,纷纷向着两人扑来。

    刚刚跑出城门,她还没来得及露出喜色。

    “噗”的一声,兄长的胸口便被一把刀穿过,摔到在了地上。

    她也被带着跌倒在了地上。

    兄长只是推了她一下,喊道:“快逃!”

    她闻言,急忙爬起了身。

    可是,吊桥高挂,身边也围过了十几个士卒,她怎么可能跑得出去?

    于是,她慢慢被逼到了护城河边上,十多个士卒围着她,也不敢冒然上前。

    武懿宗缓缓走了过来,从身边的侍从手中接过剑,一把插进了倒在地上的兄长背上。

    地上被串在剑上的兄长挣扎着,两个武士赶紧上前按住兄长。

    武懿宗便用剑在兄长的身体中故意胡乱捣着。

    “啊啊啊啊啊!”

    兄长痛苦的哀嚎声传来,让当时的她心如刀绞。

    多少个夜晚,她都在这哀嚎声中惊醒。

    武懿宗满意地笑了笑,把剑拔了出来。

    按着兄长的两个武士见状,马上会意,把兄长翻过身来,正躺在地上,继续按着。

    武懿宗看着兄长笑了笑。

    那笑容如此随意,如此轻蔑,就如同在看一只蝼蚁。

    而兄长,确实是只将被他踩死的蝼蚁。

    武懿宗把剑又捅入兄长的胸中,再一刳,便挑出了一颗胆,将之轻轻放在手里。

    那手法,如此娴熟,不知道反复干过多少次。

    武懿宗把胆托在手中,走到围着她的十多个士卒身后,笑着说道:

    “本王河间郡王武懿宗,你等难道未听闻过本王的名号吗?这就是你兄长试图逃跑的后果,你想学他吗?”

    那笑容,恶心而猥琐,配合着他那矮小的身躯,真是令人作呕。

    梦蝶没有回话,只是悲痛地看了不远处血泊中的兄长尸体一眼,便泪流满面地跳下了滚滚护城河中。

    她并不会游泳,所以缓缓沉了下去,呛水昏迷,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她醒来时,却是在一处河岸边的草丛中。

    原来平棘城的护城河乃引自沒水,她顺着护城河飘到了这沒水河畔。

    醒来后,她也不敢再停留,在一座村中偷了一件普通人的衣服穿上,一路往南逃离。

    一路偷吃,乞讨,完全变成了一个乞丐。

    一个多月的颠沛流离,她到了均州武当城,实在无以为生计的情况下,她不得不去玉梅轩做了个艺妓。

    除了时不时会遭到一些男人令人欲呕的眼神,生活算是暂时安定了下来。

    不过,多少次,他依然会梦回赵州,惊魂夜醒,低泣半夜。

    如今,她终于又回到了赵州,回到了平棘,回到了这座让她多少次梦里肠断的城池。

    而这次,她再不是那只毫无反抗之力的蝼蚁。

    蝼蚁,是武懿宗。

    PS:第二更正在码,照例,零点以后才发,最近白天真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