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明明超凶的 > 第五十四章 输家
    “段宗弼不见了?!”

    夏凡紧盯向去而复返的曹思继道。

    “回禀大人,在下前去寻找段宗弼的时候,结果听闻他在见过卫国公传达大尊的命令后便不知所踪,如今在下已经派人四处搜寻他的行踪下落,一有消息便会立刻禀报。”

    曹思继不敢有半点耽搁如实回答道。

    “做贼心虚吗?”

    夏凡忍不住蹙眉喃喃自语道。

    早知如此。

    之前他便不该放走段宗弼,可他当时根本没有想太多,如果不放他走,谁去向朝廷大军传达他的命令?在场又有谁比段宗弼更合适?

    问题是现在后悔都无济于事,要怪只能怪自己思虑不周了。

    “公子,或许当初宁朵说的可能是真的,段宗弼确实可能是忘魂宗的人。”

    知晓内情的冷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段宗弼是忘魂宗的人?

    不知所云的曹思继下意识用眼角余光瞥向贺师古,而贺师古立刻不动声色地用眼神示意他少安毋躁。

    此时此刻。

    夏凡却在思考另一个问题。

    宁朵。

    他可以确定对方便是算计自己的人。

    但他不确定对方在这里面又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

    从她的所作所为来看。

    她看似在配合忘魂宗导演着这幕大戏,可实际上又背刺了忘魂宗。

    她究竟想干嘛?

    企图混淆视听转移自己的注意吗?

    如果她不是忘魂宗的人,而是忘魂宗的塑料盟友,一切倒能勉强解释一二。

    如此说来。

    忘魂宗也成了背锅侠?师士真也白死了?

    这是在借刀杀人?

    借别人的刀杀不了自己,就借自己的刀来杀别人?

    反正到头来谁死谁活她都血赚不亏。

    妈耶。

    若是真的如此。

    这小娘皮的心机太深沉了吧!

    她这是赌定自己一辈子都抓不到她吗?

    等等。

    假如她与忘魂宗没有关系。

    当初她为何要从南溪便算计自己?难道从那时候起她便在引导自己加深对忘魂宗的怀疑?

    而他灭了忘魂宗对她有什么好处?

    夏凡想不明白的地方还有太多了,果然自己不是个玩脑子的人。

    或许。

    她失算了自己是大宗师。

    可算计一个大宗师会不会让她觉得更有挑战感?

    “呵呵。”

    想到这里。

    夏凡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如果对方真的打算如此,未来,说不定她还会给自己制造更多的敌人。

    唯一的破局之法便是逮住她,

    毕竟现阶段的他并非无敌的。

    一旦哪天她把全世界的大宗师招来围殴自己,自己势必会被打得抱头鼠窜,最后只能灰溜溜地找个地方苟起来。

    如果自己反杀了其他宗门的大宗师呢?会不会又正中对方下怀?

    仔细算算。

    宛阳一战。

    他和忘魂宗结下了死仇,又得罪了云霄殿与各大宗门的忌惮,同时插手这场战争更加引来了朝廷的不满,只是朝廷实力低微敢怒不敢言罢了。

    本来战争便与夏凡无关,朝廷运筹帷幄把苏云骁与云霄殿吃得死死的,结果夏凡横插一杠,这让最大赢家的朝廷都仿佛吃了个翔味冰淇淋。

    由此看来。

    他无疑是这场战争的最大输家。

    “公子何故发笑?”

    冷烟看着笑得莫名其妙的夏凡道。

    “我笑……”

    夏凡刚一开口便闭上了嘴巴,思维不经意又跳脱了。

    “让你们朝廷能做主的人过来见我一面,这场战争结束了,是该好好谈谈战后的事宜了。”

    旋即他便意兴阑珊地朝着贺师古等人挥了挥手。

    “是!”

    贺师古与曹思继明显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对了,冷烟以后便是我的人了。”

    在他们临走前,夏凡不忘顺嘴提了一句。

    “承蒙大尊的赏识实乃冷烟的荣幸。”

    贺师古看都没看冷烟一眼,直接表示了自己的恭贺。

    因为他们没必要为一个小小的卫率得罪夏凡。

    尽管冷烟的能力确实出色不假。

    可镇武司却不乏有能接替她的人选。

    “心寒了?”

    贺师古等人离开后。

    夏凡随手拍了拍冷烟的肩膀道。

    “公子说笑了。”

    望着消失在视野里的贺师古与曹思继,黯然神伤的冷烟回过神来,朝着夏凡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不管怎么说。

    她对镇武司还是有感情的。

    “公子,您不打算继续追究下去了?”

    但她很快便调节了自己的心态。

    “你觉得我追究下去会有结果吗?”

    夏凡背负着双手道。

    “结果?”

    冷烟迷惑道。

    “宁朵。”

    夏凡给出了一个名字。

    “公子您的意思是……您真正的目标只是宁朵?”冷烟若有所思道。“而忘魂宗与朝廷都可能是对方利用的棋子?”

    “也不全是。”夏凡摇了摇头道。“苏云骁临时前告诉我,他猜测两者间的背后还有一个阴谋,一个不止是针对他与云霄殿的阴谋,既然连苏云骁都能觉察出来,何况是设计这个局的忘魂宗与朝廷呢,所以两者必然知道些什么。”

    “如果是这样,公子更不应该轻易放过朝廷与忘魂宗了?”冷烟不解道。“可公子您却……”

    “谁说我要放过他们了?”夏凡冷笑道。“放长线钓大鱼懂不懂?”

    “……那接下来公子有何打算?”冷烟好奇道。

    “交给你一个任务,但我不确定你是否能完成这个任务。”

    夏凡神色平静道。

    “公子请说。”

    冷烟瞬间面容严肃道。

    “我需要你去一趟京城……”

    夏凡招了招手示意她靠到近前,旋即在她耳边低声密语了几句。

    “公子……您……”

    冷烟闻言脸色一变,不禁瞠目结舌地看着夏凡。

    “有困难吗?”

    夏凡淡淡道。

    “公子,您这真是给奴家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啊!”

    冷烟顿时面露苦色道。

    “我不会强迫你,如果你觉得危险的话,我便换一个轻松的任务给你。”

    夏凡轻声道。

    “……”冷烟沉默半晌,最终叹了口气道。“承蒙公子看重,奴家自然是赴汤蹈火都在所不辞!”

    “放心吧,如果哪天你不幸身陷绝境,你便告诉对方,如果你死了,我会让所有人给你陪葬的!”

    夏凡拍了拍冷烟的肩膀。

    然后。

    他转头看向了前方。

    他看到了一个人。

    苏闰甫。

    而他手里则抱着苏云骁的尸体如同行尸走肉般缓缓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