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七章 母慈子孝
    再次醒来的时候,赵昕的鼻腔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胭脂香味。这香味很清淡,只有些淡淡的青草香气,但在这皇城之中,却显得很独特,非常有辨识度。

    闻到这香味的瞬间,赵昕整个人就立刻紧张了起来。

    “娘娘……”他闭着眼睛在心里想道:“是您来了吗?”

    在这个皇城之中,也就唯有那位未来的慈圣光献曹太后,如今的皇后娘娘,才会用这种真定产的廉价胭脂。

    于是,赵昕内心彷徨起来。

    “这一世,娘娘您还会与朕为敌吗?”赵昕在心里面轻声问着。

    前世,他的统治生涯前期,最主要的对手,就是这位已然升格为太后的曹太后。

    裹胁着大义名分,拥有着禁军支持的太后,就是企图要变法革新的皇帝的天敌!

    即使赵昕寻求与士大夫文官们合作,也是无济于事。

    握着枪杆子的太后,哪怕一声不吭,只是皱一下眉头,都足以让哪怕是最坚定的变法官员夜不能寐,何况是那些墙头草?

    回想着前世种种,赵昕忽地自嘲起来:“朕为什么要去和曹皇后为敌呢?”

    这个问题简直不能想。

    因为,在经历了三十余年的统治生涯后,赵昕在晚年卧于病榻上时回过头来仔细琢磨,才发现自己错的究竟有多么离谱!

    简单的来说,他犯下了一个任何正治人物都堪称灾难级的错误——误认了敌友关系。

    他竟将自己最大的支持者阶级,变成了敌人,然后又将本该是提防和警惕的阶级当成自己的依靠和助手,

    “所以,朕前世的失败,真的是咎由自取啊……”赵昕在心中感慨着。

    于是他在心中告诉自己:“此生,朕必要与娘娘您‘母慈子孝’,演绎全新的二十四孝故事!”

    想到这里,赵昕便睁开了眼睛。

    于是,他看到了一个戴着一顶俭朴的燕居冠,身着一件略微发旧的黄桑服的年轻女子,正满脸期待的端坐在他的床榻前,眼睛微微有些发红,似乎才哭过,她大约二十来岁,生着一张普普通通的脸蛋,身材也是普普通通,没有什么特点,不过中人之姿,在这皇城之中恐怕连一般宫女也比不过,也就气质颇为大气。

    但赵昕丝毫也不敢大意。

    因为他很清楚,面前这个年轻女子的能耐。

    即使不谈那些,仅仅是其出生,也足以让任何人都不敢在她面前轻易放肆!

    这位当朝的皇后娘娘,可是检校太傅、枢密使、中书令、济阳郡王曹武惠曹彬的嫡孙女!

    也正是这个身份,才让她在不到十八岁的时候,第一次入宫,就入了当时的保庆皇太后(章惠太后)的法眼,钦点其为皇后。

    而保庆皇太后姓杨,乃是真宗的崇义使、侍中杨知俨的女儿。

    杨知俨一生都没有怎么真的掌过权,但杨知俨有个弟弟叫杨知信,一度担任天武军副指挥使。

    所以,曹武惠的女儿,只要入宫,就一定是皇后!

    就像赵昕前世的皇后一样,就像整个北宋王朝历史上的所有皇后一样。

    皇后、太后,都是太祖、太宗的义社兄弟与从龙大将们的禁脔!

    这一点,即使是号称大宋武则天的那位章献明肃太后也不能例外——章献明肃太后早年曾被逐出汴京,即使后来被接回来,也一度被排挤打压。

    后来还是靠的自己强力以及好闺蜜杨才人(章惠太后)帮着她宣传其乃后汉的右骁卫大将军刘延庆之孙、太祖的虎捷都指挥使、嘉州刺史刘通之女,才被那些人接纳,才能垂帘听政。

    不然,章献明肃太后就算是吕雉、武则天转世,也休想染指大权。

    因为,强大的勋贵功臣家族们不答应,勋贵功臣家族们不答应,禁军就不会答应,禁军不答应,太后就得滚蛋,换上一位新的先帝妃嫔来垂帘听政。

    心中想着这些事情,赵昕脸上已经换上一个甜甜的笑容,他从床榻上坐起来,张开双臂,跳入榻前曹皇后的怀中,嘴中甜甜的喊了起来:“娘娘……娘娘……娘娘……”还肉麻的用脑袋在后者胸脯上亲昵的蹭了蹭,卖起萌来。

    曹皇后哪里挡得住这卖萌三连,当场就缴械投降,怀抱着赵昕,幸福中带着些激动,柔声回应了起来:“哎!二郎!娘娘在呢!娘娘一直在呢!”

    回想着这些天来,寿国公重病后的种种,这位皇后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赵昕重病,这宫中压力最大的,莫过于她这个皇后!

    坊间流言蜚语,朝野内外的异样眼神,还有……那发自灵魂深处的亡嗣恐惧,如附骨之疽,如影随形,让她夜不能寐,寝不能安。

    每次,她只要合上眼睛,就会想起太宗、真宗神庙之中的那一块块孤零零,冷冷清清的神主牌。

    淑德尹皇后、懿德符皇后、明德李皇后、章穆郭皇后……哪一个的出身比她低?

    但她们全都孤零零的待在神庙,冷冷清清中自有无边恐惧。

    而就在这些神主牌之侧,元德太后与章献明肃太后、章惠太后、章懿太后的香火却是鼎盛非常,天子、朝臣四时祭祀。

    归根结底,导致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皇后们都无嗣,而太后们虽然未必有嗣子,但她们膝下养了一个天子啊!

    若如今怀中这个寿国公不幸夭折。

    曹皇后根本不知道,以大宋皇室的子嗣艰难程度,官家究竟还能不能生儿子,更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命能等到一个新皇子出生。

    但有一点,她无比确信——自己是肯定生不出皇子的!

    甚至连公主也生不出来!

    因为,从入宫至今,官家召她侍寝的日子,几乎可以用十个指头数清楚!

    故而……

    曹皇后紧紧的抱住自己怀中那个小小的人儿。

    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与指望了!

    “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她牢牢的抓着赵昕的手臂,生怕只要一松开,怀里的这个小小的人儿,就要再躺到这床榻上,闭上眼睛,不哭不闹,怎么喊都不答应。

    而靠在曹皇后柔软的胸脯上,赵昕嗅着那股熟悉无比的胭脂香味。

    内心之中的感慨,如大海波涛一样,此起彼伏。

    “朕的前世,真的是太幼稚,太无知了……”他悠悠感叹着。

    犹记得前世,穿越之初,他便是由这皇城之中的三个妃嫔共同抚养照顾。

    他的生母苗氏、眼前这位曹皇后、还有那位貌倾天下,但英年早逝的温成张皇后。

    这三人中,赵昕的生母苗氏出生最卑微,发言权最小。

    其次,就是这位曹皇后。

    而最大的便是那位当今最宠爱的妃子,现在的张才人了。

    可惜,自古红颜天妒,那位貌倾天下的张才人,在连续痛失爱女后,忧郁成疾,年仅三十一岁便撒手人寰。

    而在那之前的数年,那位张才人备受宠溺,实际上并无多少时间来教导、抚养赵昕。

    所以,在事实上,赵昕的抚养、教育,都是由曹皇后负责。

    赵昕的字是曹皇后手把手的教着写的。

    大宋典故与制度,也是这位曹皇后一条条掰开来解释给他知道的。

    就连登基即位,也是她亲眼看着坐到那至高无上的宝座之上。

    所以,其实在一开始,赵昕与曹皇后之间的感情极为亲密。

    虽非亲生,但却胜过许多亲生母子。

    可惜……

    这一切都葬送在了成年人的世界中,成为了权力倾轧的牺牲品。

    而赵昕也终于将自己的统治搞的极为失败,若非上苍给他这个重来的机会,他此刻恐怕依然卧在病榻上悔恨流泪。

    “此生,朕绝不再天真、幼稚了!”抱着曹皇后,赵昕在心里发誓。

    而现在的他,确信自己心智成熟,意志坚定,而且经验丰富,再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再不会相信童话与故事。

    于是,他想起了前世读书时,看到的领袖教诲: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做戈命工作首要问题!

    而曹皇后是敌人吗?

    不是!

    曹皇后背后的勋贵功臣家族是敌人吗?

    也不是!

    那文官士大夫们是敌人吗?

    更不是!

    当然,也可以说,这些人全部都是赵昕需要解决或者征服的对象!

    因为,他要做的事情,将彻底掀翻这些人以及他们所在阶级的根基,动摇他们赖以为存的基础!

    只是,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步步的做。

    一次得罪所有人?即使是皇帝,也会被下台的!

    有了前世的失败与教训,赵昕现在的耐心,变得无比悠长。

    因为他知道,自己有的是时间。

    光是熬,便足以熬死现在活跃着的大部分人。

    但熬死这些人能解决问题吗?

    并不能!

    只有掌握权力,才能解决问题。

    那么,怎么掌握权力呢?

    枪杆子里出政权!

    而欲掌握枪杆子,再没有比曹皇后更合适的媒介了。

    于是,赵昕在曹皇后怀中,笑的更加甜美,更加可爱。

    红扑扑、粉嫩嫩的小脸,萌的都能让人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