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十章 交易
    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差不多到中午了。“国公……您醒了?”许希的身影立刻凑上前来:“您可要用膳?”

    赵昕点点头,于是便在许希的服侍下坐了起来,两个女官立刻上前,为他穿衣、靴。

    “咦!”赵昕抬眼向前,便看到了在屏风后,似乎跪伏着一个人影:“此何人哉?”

    “罪臣入内内侍省都知、皇城使、勾当皇城司公事守忠昧死再拜国公!”屏风后,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伏乞国公宽宥,降恩赐见!”

    “都知请进来说话……”赵昕丝毫也不意外,应允了对方的要求。

    于是,在赵昕的眼睛注视下,一个穿着褚衣,戴着一顶璞头帽,大约六十来岁,头发都已经花白的老宦官,趴在地上,从屏风后一点一点的爬了进来。

    一进屏风内,他立刻顿首再拜,匍匐前驱:“罪臣万死,教弟不严,妄言宫中事……”

    “万死难辞也!”

    说完,他便俯首再拜,将额头死死的贴到地面。

    来者,自然是王守规的长兄,入内内侍省都知、勾当皇城司公事王守忠。

    “都知言重了!”赵昕对这个宦官的到来以及他现在的表现,丝毫也不意外。

    他若不来,不如此,就是自寻死路!

    明天一早,富弼那个大炮台一开火,即使他王守忠是当今官家,赵昕的父亲的绝对心腹,也难逃去先帝陵园扫洒的命运。

    所以,王守忠只能来这里,寻求一线生机。

    此时,赵昕已经在两个女官的服侍下,穿戴整齐。

    他伸出手,在许希的搀扶下,走下床榻,然后跟大人一样,踱着步走到王守忠面前,轻声问道:“孤听说,前时阿耶欲用都知为陕西都钤辖?”

    “官家信重,罪臣独鞠躬尽瘁,誓死以报!”王守忠立刻磕头,他内心的不安与恐惧,已是直线飙升。

    不独是因为,他已经亲耳听到,亲眼看到了,这寿国公果然已得天启,聪智灵慧,已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更因为,他听出了寿国公话语里的敲打与震慑之意。

    去年,王师大败于三川口。

    官家有意加强对陕西及沿边诸路的监视与控制,于是诏命他为陕西都钤辖,去陕西配合陕西都部署兼经略安抚使夏守赟。

    结果,被富弼给顶了回来,虽然为了面子,官家没有撤回诏书,但他这个陕西都钤辖却连沿边一天也没有去过,当然,事后官家还是给他补偿的——自入内内侍副都知,迁都知,除皇城使、勾当皇城司公事,还准许他借绯。

    但也正是因此,他这个都知,上了台谏官们的警惕名单,位置还很靠前。

    尤其是那位知谏院右正言,更是将他视为潜在的阉贼,生怕他这个都知蛊惑官家,祸乱国家。

    这一年来他的事情,事无巨细,都要被那位台谏官审视一番。

    所以,在双重恐惧的刺激下,平素位高权重在外威风八面的大宦官,此刻竟有些手脚颤抖。

    他是真的怕了!

    赵昕将他的所有表现全都收在眼中,于是,略为满意的点点头:“都知请起来说话……”

    “罪臣不敢!”王守忠趴在地上,顿首磕头:“能伏闻国公德音之教,罪臣已是铭感五内!”

    “孤让卿起来,卿便起来!”赵昕坚定的下令,言语之中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味道。

    王守忠只好战战兢兢的起身,弯着腰,侧立在一旁。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内臣之职,职在通侍禁中,服亵近者,出外则掌机宜,以察四民之苦……”赵昕缓缓的对王守忠道:“今,令弟失内臣之职,依制本当逐之,念其劳苦,又看在都知颜面上,出知地方,为巡检掌一路之缉盗,戴罪立功,以观后效罢!”

    王守忠闻言,大喜过望,连忙跪下来谢恩:“国公德音,罪臣谨遵之!”

    在来前,他都不敢想能有这样的结局!

    因为,眼前寿国公的责罚,根本算不得惩戒。

    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种褒奖!

    盖大宋内臣,出知地方为巡检,本质上是作为钦使去的。他们是官家的眼睛和耳朵,素来非常受重视!

    而且,巡检司油水多,事情也多,立功的机会更多。

    尤其是现在,西贼猖獗,若能去沿边当巡检,说不定有机会立下军功!

    而有军功的内臣,从来都是这内廷的稀缺人才!

    却听到寿国公道:“既是戴罪立功,宜近不宜远……”

    王守忠心头一咯噔,但也只能低下头来,静静的听着。

    赵昕看着王守忠,终于图穷匕见,问道:“都知,如今京东路都巡检何人也?”

    “回禀国公,今京东路都巡检使,乃是内殿崇班甘昭吉……”王守忠不明所以,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

    “善!”赵昕摩挲着小手,做出了决定:“便迁王都头为京东路都巡检使,召甘昭吉回京,备为勾当春坊事!”

    “这……”王守忠有些犹豫。

    “怎么?有困难?”赵昕笑了。

    王守忠心里一咯噔,立刻拜道:“国公德音所定,臣安敢推阻?”

    “必如国公之愿!”

    “既如此,便有劳都知了!”赵昕欣慰无比,心头一块石头落下。

    对他来说,甘昭吉才是自己人!

    才是可以信任和放心的内臣!

    故而,重生后睁开眼睛,赵昕内心的第一个念头是‘逐王守规’,第二个念头便是‘召甘昭吉回京’。

    所以,处心积虑的设计了一切。

    看着王守忠亦步亦趋,无比恭敬的退出这宫室。

    赵昕负着手,内心稍微有些激动。

    前世,他成年即位后,服侍在他身边的,就是那位如今还在宋州为巡检使的甘昭吉。

    君臣相处差不多十五年,期间,甘昭吉的忠诚、细致、认真、负责,让赵昕印象深刻。

    尤其是甘昭吉的忠诚,乃是无可辩驳的——他曾多次用肉体替赵昕挡了刺客的刺杀,最终也是死于伤口溃烂引发的感染。

    于是,谥‘忠文’,赠天雄军节度留后,荫其养子文和为入内高品,迁为环庆路钤辖。

    而赵昕现在就缺一个这么可以相信和放心的身边近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