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十九章 参政(4)
    大宋政事堂,在文德殿西,位于枢密院的左手边,而且相比枢密院,更加接近禁中。所以,政事堂又被人称为‘左府’或者‘东府’。

    从外面看,这个大宋帝国的中枢行政所在,与周围的宫殿相比,几乎没有区别。

    唯一的不同,大抵只在于在政事堂门口,有一块匾额。

    其上书有‘中书’二字。

    这也是中书门下的名称由来。

    时至傍晚,吕夷简带着他的元从,驱车从宣德门入宫,越过横街,直趋政事堂。

    “父亲!”他的儿子吕公绰立刻迎了出来,扶着吕夷简从马车上下来,吕公绰立刻报告自己所探知的情况:“半个时辰前,本兵和两位副使,就已经到了政事堂!”

    吕夷简听了,立刻就冷笑起来:“章得象看样子是势在必得啊!”

    “几位参政怎么说?”吕夷简抓住重点问道。

    “儿子去拜见了宋痒、王贻永和程琳……”吕公绰欲言又止。

    “怎么?”吕夷简眉毛一挑:“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什么都没说……”吕公绰低着头道:“程琳还好,倒是见了儿子……但宋痒和王贻永都派人出来说什么‘集议在前,不敢相见,望中允海涵……’”

    吕夷简听着,不由得脸色铁青,良久他才道:“所以,富彦国和范希文没有说错,这国家确实是应该加强宰辅的威权了!”

    心里面却是起了换将的念头。

    只不过这个念头只在他心中一闪而过,就消失不见。

    因为他知道,现在时机不成熟。

    因为正府去年才刚刚大换血!

    不止是两府首脑全体换人,副使和参政们也全体换人。

    如今正府的四位参政,统统是七月以后才除授的参政。

    特别是王贻永,他本来是要去枢密院为枢密副使的。

    但,十二月,刚刚上任三个月的参知政事宋绶病逝,一时间找不到可以接替的人选,官家只好让王贻永除参知政事。

    这他要是忽然换将,这官家说不定就会起疑心了。

    官家起疑心还不要紧,怕就怕西京洛阳那个垃圾场里的某些人出来带节奏,说他吕夷简刚愎自用,独揽大权,要做当代的李林甫。

    这就不美了!

    “父亲,您……”吕公绰看着自己的父亲,小心翼翼的劝道:“还是不要太和他们计较,两府集议的结论,终究也不过是结论……”

    “你懂什么?”吕夷简横了自己儿子一眼,道:“祖宗定制,就是八个字——事为之防,曲为之制!”

    “既然官家已经制文,三省也都同奉圣旨,决意军国大事,皆由两府集议,宰辅、执政并同签署后呈递御裁,那这就是制度了,就是国法、家法了!”

    “哪怕吾为首相,得官家信重,委以全权也要尊重、认可和执行两府集议的结果!除非官家推翻两府的结论,不然,两府集议结论就是中枢的共识!”

    吕夷简深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告诫道:“我儿,你以后一定要记住为父今天说的话!”

    “事为之防,曲为之制,已经定下的制度,决不能被亵渎,哪怕暂时受委屈,也要学会接受!”

    “这对你以后做官做事,都有帮助!”

    “儿子省得!”吕公绰立刻拜道。

    吕夷简却是看着的儿子,心里面明白,这个年轻人,现在是不会知道,祖宗制度的妙处的。

    等他再成熟一点,再多经历一些,就会知道,大宋什么东西都可以废弃,独独祖宗制度,万万不能动摇!

    因为它不仅仅保护着官家,也保护着大臣!

    所以,宰辅、执政们才可以畅所欲言,才可以用心做事,而不用怕被人穿小鞋,或者被人随便栽一个罪名,就得全家老小一起上刑场。

    所以,当年曹利用自杀后,全天下的文官士大夫才要一起帮着他喊冤,平反。

    说话间,父子二人就已经元从的簇拥下,步入政事堂中。

    政事堂的内部,是一个相当简陋的庭院。

    其回廊、门窗和地板上,都刷了一层黄漆。

    这是自汉以来的传统了,宰相视事之地,必用黄漆,故政事堂又被人称为‘黄閤’‘黄扉’。

    今日知印的参知政事晁宗悫带着其他三位参政自后衙出迎,来到吕夷简面前拜道:“下官等恭迎元台临堂!”

    而在后衙门口,知枢密院事章得象领着他的两位枢密副使在门侧微微致意。

    “有劳诸位同僚出迎……”吕夷简笑着上前,对着众人道:“吾老矣,腿脚多有不便,竟晚来了一刻钟,让诸公久候,此吾之过也!”

    “元台说笑了……”晁宗悫自然知道,吕夷简是不会轻易低头的。

    他现在的低头,恐怕是为了待会在都堂之上掌握主动。

    欲扬先抑嘛,文人都懂的套路!

    于是,在各怀心思中,众人一路步入前方的政事堂后衙。

    随着一声钟响,庆暦元年二月癸未的两府集议正式开始。

    ………………………………

    听到政事堂的钟声的时候,赵昕睁开了眼睛。

    “两府集议开始了?”他问着在自己床榻旁边的许希。

    “应该是的!”许希答道。

    “那今日入内内侍省是哪位都知旁听?”赵昕又问。

    去年五月,他的父亲定下了正府和枢密院集议共决大事的制度,同时也打了一个补丁——两府集议,内侍省当遣人旁听。

    这是为了防止两府串联起来搞大新闻的举措。

    虽然,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出于帝王的本能,此事却是不可不做。

    许希摇了摇头,道:“这就不是微臣所能知道的了……不若,微臣去问问杨供奉?”

    赵昕点点头。

    许希于是便转身出了殿,找了杨怀敏问了以后,就回来报告说:“回禀国公,杨供奉说,今日按制应该是张都知轮值,故……旁听的应该是张都知……”

    “张惟吉?”赵昕问道。

    “应该是!”许希点头。

    赵昕于是放下心来,张惟吉是他父亲面前最信任的宦官,也是在大宋朝堂上最得人尊重的宦官。

    有他在,吕夷简就不敢太过咄咄逼人,那么,集议的结果可能就会偏向于他的预期。

    当然了,赵昕很清楚,即使两府集议的结果偏向他的预期,也不是说就是万事大吉了。

    因为吕夷简不会服输的!

    他必定会去自己父亲那边搞事情,借口无非也就是‘寿国公不过两岁,何曾知晓这许多,臣以为定是有人教国公说的这些……’之类的说辞。

    所以,赵昕知道,他必须做好准备了。

    迟则明日,早则今晚,两府大臣与他的父亲,都会来他面前,问他一些事情。

    而他的回答不仅仅决定了今日两府集议的结论,也决定了他未来说话到底算不算数,别人会不会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