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二十二章 国公千秋(2)
    赵昕自是准备的非常充足。他清了清嗓子,然后道:“孤听说,宝元元年的时候,元昊嫚书以叛,时两府议论纷纷不能决,直集贤院、知太常礼院吴育于是上书,其文曰:宜先以文诰告谕之,尚不宾,姑严守御,不足同中国叛臣亟加征讨。且征讨者,贵在神速;守御者,利于持重。羌人剽悍多诈,出没不时,我师乘锐,见小利小胜,必贪功轻进,往往堕贼计中。第严约束,明烽候,坚壁清野,以挫其锋!”

    赵昕说着,就从床榻上的一堆邸报、关报里,找出了吴育当年上奏的咨报副本。

    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大宋王朝那已经登峰造极的公文邸报归档制度了。

    基本上,只要有心,就可以查到几乎所有文官七品以上的奏报、公文内容。

    而吴育当年的上书,曾引起了很大的波澜。

    所以,春坊里按照制度也留了副本——虽然彼时春坊并没有太子,也没有皇子。

    而当赵昕拿出吴育当年的那份咨报副本的时候,许多人一下子就想了起来。

    只是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是不屑与轻蔑。

    “吴疯子的疯癫之语,也能信?”

    大宋文官的傲慢,在此刻尽显无疑。

    从元昊宣布称制的那一天开始,直到如今,大宋朝堂上的主要大臣,依然是无比蔑视与轻视元昊叛军的。

    许多人都感觉,元昊这样的狂徒与他的草台子政权,不过是沐猴而冠罢了。

    大宋王师只需要a上去,就可以推平掉这区区的西贼。

    毕竟,在景祐三年的时候,元昊刚刚被河湟的吐蕃赞普,大宋册封的河西节度使,按在地上摩擦了又摩擦,宗哥河之战,元昊几乎丢光了他的部曲,只好夹着尾巴逃回兴庆府。

    而在真宗的时候,大宋王师又将吐蕃人按在了地上摩擦了又摩擦。

    于是,大部分人都深深的觉得,既然大宋可以摩擦吐蕃,吐蕃能摩擦元昊,自然,元昊就是个弟弟罢了。

    哪怕是经历了三川口之败,许多人也依然这么认为。

    事实,似乎也旁证了他们的看法。

    就在去年七月,韩琦麾下大将任福,率部突袭白豹城,大获全胜,烧毁了元昊无数物资与粮草。

    而在隔壁的麒延路,在范仲淹的部署下,任用和提拔延州指挥狄青。

    于是,狄青前后二十五战,斩首、俘虏多达七千之众,屠灭了元昊七个部族,夺取了三个城市,在边境建起了十几个塞訾。

    你看,一个贼配军都能打的西贼哇哇叫。

    这要是大宋王师精锐出动,元昊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吴育和他当年的上书,自然也就成为了人们眼中的疯言疯语。

    若无赵昕的话,一直要等到定川寨之战后,大宋君臣才会想起吴育当年的上书,然后他们就会尴尬的发现——早按照吴育的部署,说不定就不用损失这么多兵马与钱粮了。

    于是,提拔吴育为右正言知谏院。

    但在现在,吴育却连上书继续言事也被剥夺了。

    两府都不想看到这个疯子的疯言疯语。

    赵昕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很快就又拿出了一份关报:“这是宝元二年,忠武军节度使、知泾州夏竦的关报……”

    于是,吕夷简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因为,夏竦不是一般人。

    他是从元昊称制开始,就派去沿边的重臣,也是如今大宋的陕西经略安抚使,全权负责对元昊的征讨与围剿。

    也是目前主战派的核心人物!

    然而,寿国公拿出来的那份关报,那份宝元二年,夏竦送到中书的关报,吕夷简知道,通篇其实都在讲一个事情——不能进攻!不能进攻!不能进攻!

    这份数千言的关报,摆事实、讲道理、说历史。

    他在关报里讲了一个在当时让人头皮发麻的事实——以太宗时,能北征辽人的精锐,尚且不能消灭土匪性质的李继迁,以真宗能和辽人打个平手的檀渊之盟的精锐,尚且无法奈何李德明,现在凭什么有自信一定可以消灭李元昊?

    凭借在汴京城里被酒肉磨掉了勇气与胆略的老爷兵吗?

    然而,彼时,中枢内外,枢府上下,都嘲笑夏竦,说他是个胆小鬼,被西贼吓破了胆子,是个没用的家伙。

    甚至打算要将夏竦贬官。

    于是,夏竦立刻表演了变脸艺术,瞬间从主守变成了坚决主攻的核心官员。

    这让他的官职,节节高升。

    从忠武军节度使知泾州,到宣徽南院使、陕西都部署兼经略安抚使,他只用了不过四年!

    赵昕捧着手里厚厚的关报,对吕夷简道:“元台看过这份关报了吗?”

    吕夷简木讷的点点头。

    这份关报被寿国公拿出来,对他来说,属于致命一击。

    而正府其他主攻的参政们也都低下头去,俯首以待。

    一个吴育的上书,他们还可以说,书生之言,无稽之谈。

    但夏竦的关报,却是一个五星剔骨,直击灵魂,让他们陷入辩无可辩的局面。

    因为夏竦是陕西经略安抚使,而且,这份关报被寿国公拿在手中。

    尤其是后者,几乎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在宝元二年的时候,夏竦将这份关报送到中书,引来两府上下的嘲笑与贬低。

    因为那时候夏竦只是忠武军节度使、知泾州,大宋似他这样级别的官员,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自然人微言轻,只能任由当时的首相张士逊和枢密使王鬷搓揉摩擦。

    但现在,它在寿国公手里。

    于是,立刻变成了核武器,可以一锤定音!

    这就像有钱人吃路边摊,那叫接地气。

    穷人吃路边摊,那就是low。

    同样的东西和事,在不同人手里和嘴里讲出来,效果和作用,从来都不一样。

    如今也是一样。

    于是,赵昕问道:“那丞相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吕夷简能说什么?难道犟着脖子在君前和寿国公争论吗?

    若是那样的话,明天早上他就可以收拾细软和包裹,做好去某个地方州郡当官的准备了。

    他可没有忘记,当年他和王曾争论,然后官家索性把他和王曾统统罢免,出知地方的往事。

    于是,吕夷简只能拜道:“国公千秋!”

    他也只能说出这四个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