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三十四章 忽闻汴京有圣王(3)
    欧阳修呵呵一笑,他此行自也承担了另外一项任务——将大宋天降圣王的这个大好消息,告诉给沿边和将士们:你们等了千年的圣王,今天已经降临大宋拉!这可是中书宰臣和官家,在他陛辞的时候,千叮铃万嘱咐,让他务必严格、细致、耐心、圆满完成的正治任务。

    这个任务的重要性,甚至还在他此行传达的官家和中书赦命之上!

    没办法,三川口之败后,大宋迫切的需要将这个事情,晓瑜给天下臣民,特别是这沿边的军民知晓。

    同时,两府的宰臣们,也需要此事给他们添光加彩,以便让天下人将他们和前代张士逊、王鬷这样的废物点心区别开来。

    吕夷简可是想着,靠这个事情,让未来自己致仕的时候,自己的头衔加几个字。

    而章得象则寄望于,能够让自己实现零的突破,变成大宋功臣。

    这功臣和非功臣,致仕以后的待遇可是天差地别的。

    就是这俸禄,都是完全不一样。

    致仕功臣,是拿全俸的。

    而非功臣的俸禄,就要大打折扣了,有些时候甚至只能拿到法定的一半俸禄,就这还有三成是折色。

    所以,这个任务,两府都是很上心的。

    吕夷简和章得象,甚至都亲自出汴京相送。

    送的路上,自是又是一番嘱托,大有一副他欧阳永叔要是这个事情没办好就不用回汴京的意思。

    欧阳修当然是不敢怠慢的。

    他可不想再被贬到州郡去喝西北风。

    所以,他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选择了一下措辞后,就道:“公等难道没有看近期的邸报吗?”

    所有人都是一阵默然,良久,夏竦才道:“永叔,沿边这里,最新拿到的汴京邸报,还是上个月的……”

    没办法,陕西与汴京,路途遥远。

    何况沿边这里,环境复杂,道路崎岖,加上官僚的臃肿与怠慢,一般情况下,邸报的传达,常常有一个延误。

    欧阳修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拱手道:“那便容下官道来……”

    “上月,寿国公不幸染疾,缠绵病榻……”

    “本月庚辰,翰林医官许希报,国公命若悬丝,已是油尽灯枯,恐难回天!”

    “于是,曹皇后亲赴大相国寺,亲以身祷,愿折寿一半,以换国公安然度过此劫!岂料,当夜钦天监报见月掩心前星!”

    于是,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夏竦更是夸张的抚着胸膛,一副焦急而担忧的神色,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范仲淹也捂着胸口,一副沉痛、忧虑与担心的神色。

    庞籍则几乎瘫坐在座位上,几欲昏厥!

    便连在坐的几位大将,也都是立刻起身,面朝汴京方向,满脸的担心和忧虑。

    只是不知道,他们这份作态,有几分真意,几分作伪了。

    欧阳修见此,自然停顿了一下,以便大宋忠臣们尽情的抒发他们对国家对社稷对未来的担忧,以及他们满腹的赤胆忠心。

    待到差不多的时候,欧阳修适时的站起来,面朝汴京方向叩首,又朝河南府方向顿首,然后才慷慨激昂的高声道:“幸赖祖宗庇佑,社稷有灵,及辛巳日,国公安然醒转!”

    于是,每一个人立刻如释重负。

    夏竦马上就站直了身子,范仲淹立刻抖索了精神,而庞籍旋即就坐了起来,抓住了自己的座椅的把守,激动的抬起头来。

    而大将们更是跟着对汴京方向叩首,又向河南府方向顿首。

    虽然其实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要对河南府方向顿首?

    便听欧阳修道:“及国公醒转,时,翰林医官许希在侧,又有内殿头王守规服侍于殿前,众人所共见,众人所共闻,国公醒而神圣,先站于床榻,后盘膝而坐,赋诗而作,其文曰: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

    于是,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和不敢相信的神色。

    夏竦更是在心里面忍不住嘀咕起来:“当年,司马君实八岁砸缸,洛阳父老以为荣……这寿国公两岁赋诗?这……这……”

    翻遍史书,查遍故事,两岁就能如此的人物,恐怕得去上古才能找到记录了。

    欧阳修却是接着说道:“官家闻之,以为大吉,乃率两府宰臣,连夜入春坊以见国公……”

    “于是,乃知国公卧榻不醒之时,宣祖皇帝有灵,以授国公之智,感生大帝显圣,亲自出手以拯的事情!”

    “宣祖皇帝?感生大帝?”范仲淹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夏竦则以为自己在听天书,其他人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终究没有人敢出声,每一个人都安安静静,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的听着欧阳修的介绍。

    “时,枢密副使杜衍在殿,闻国公之语,乃受命于官家,当殿以绘国公所梦之人绘像,及像成,官家与群臣近前,皆惊而下拜:臣等顿首再拜我宣祖昭武皇帝陛下!”

    “又,时首相申国公吕夷简、知枢密院事章得象、参知政事王贻永、宋痒、晁宗悫并枢密副使杜衍、郑戬皆在殿,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国公智慧以开,聪而明断,生而知之,竟可口灿国家之事,明辨忠奸是非……”

    于是,欧阳修便将第二天,寿国公仁孝于皇后,见内殿头王守规竟敢逾越犯上,果断逐退。

    又语许希,知富弼忠臣,亲口以授:国有铮臣,家有忠仆,国家必安的事情。

    接着,便是寿国公授文字以降两府大臣,两府大臣决而难断,于是集体伏閤请罪,又与官家一同入春坊以见寿国公。

    结果官家和宰臣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寿国公在春坊之中诵读太宗、真宗御集的事情。

    最后,当首相吕夷简上前询问攻守战和之策的时候,寿国公随手从自己所看的邸报、关报里将吴育、夏竦旧年所上书的邸报拿出来,糊了后者一脸。

    诸般事情,被欧阳修娓娓道来,听得众人先是目瞪口呆,然后是不可思议,最终却不得不信服。

    因为,两府大臣们,都是经历了当年天书运动锤炼的。

    是不可能不会再和当年的王钦若、丁谓一般跟着皇室瞎胡闹的。

    更何况欧阳修的为人和私德,更是没有人会怀疑的。

    于是,夏竦在听完了欧阳修介绍的事情后,马上就起身,面朝汴京方向,顿首叩拜:“微臣粗鄙之语,愚昧之言,何德何能,竟入国公法眼,为国公所识?臣诚惶诚恐,待罪于沿边,独鞠躬尽瘁,誓死以报国公大恩大德!”

    于是,范仲淹惊呆了。

    庞籍傻眼了。

    任福、狄青面面相觑。

    每一个人都知道了,这位大宋宣徽南院使、陕西都部署兼经略安抚使夏公子乔,再次完成了一次横跳。

    他切换了自己的形态,从夏。坚决进攻。不死不休。竦变成了一个主守派。

    恐怕从今天开始,谁敢在这位经略面前提进攻两个字,他就会跟谁急!

    但这就是现实正治。

    主战或者主和,主守或者主攻。

    其实都没有问题,问题只在于上面到底喜欢什么?

    所以说,夏竦能做经略,而其他人只能当副使、判官和钤辖不是没有原因的。

    看看人家这觉悟,再看看自己?

    范仲淹、尹洙、韩琦、庞籍、任福、狄青都惭愧的低下了头。

    比不上啊比不上!

    就这脸皮厚度和觉悟,在坐众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和跟得上的。

    于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夏竦为宰执,已经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