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五十三章 借力打力
    赵昕沉吟许久,终于是开口问道:“此事,皇城之外,可有人留意?”刘永年抬起头,看着赵昕,问道:“国公的意思是?”

    “孤闻诗云:予其惩而毙后患……”赵昕轻声道:“先王之教,孤深以为然!”

    刘永年于是低下头去,盯着地面。

    赵昕说的话,他自然听懂了。

    而且不止听懂了字面意思,更听懂了这句话所蕴含的意思。

    予其惩而毙后患,出自《诗经。周颂。小毙》,乃成王诛管蔡后所作,以戒己身,从古至今,大儒们对这首诗有无数解读,但有一个思想,贯彻始终——此王者防范于未然也!

    对危害到国家的事情,不管大小,都务必提高警惕。

    因为,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百步之室,以突隙之烟焚。

    就听着寿国公稚嫩而严肃的声音在耳畔轻语:“刘卿认识林直讲吗?”

    “林直讲?”刘永年皱起眉头来:“国公,您的意思是?”

    这汴京城里,姓林的很多,当官的也很多。

    但官职为直讲的只有一个——国子监直讲兼天章阁侍制林瑀,当朝官家最宠幸的近臣,没有之一!

    赵昕忽地笑了起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圣人不是常常说要给犯过错的人一个改正的机会吗?”

    “林直讲难道就没有向善从义之心?”

    “孤看不尽然!”

    “爱卿以为呢?”

    望着面前寿国公那双纯净无暇的眼睛,刘永年深深的俯首:“国公圣明!”

    “林直讲自也有向善从义之心,只是奈何世人偏见极深,若使国公垂恩,臣以为林直讲必欣欣然为大义而不惜己身!”

    赵昕于是闭上眼睛,躺下来道:“既如此,那孤拭目以待!”

    刘永年躬身再拜:“微臣告退!”

    ……………………

    直到走出东华门,刘永年回头再望那巍峨的宫阙,于是吁出一口气,叹道:“真圣王也!”

    整个人的全身心,都满怀敬畏与孺慕。

    因为权术,与仁德、宽宏,并为王者手段。

    自古王者用政,从来不拘小节。

    所以,才能成大事!

    反倒是那些计较繁文缛节,拘泥于俗世道德与世人俗见的,都成为了和宋襄公一样的笑柄。

    所以,刘永年再无疑虑,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遇到了值得一生追随的君王。

    于是,刘永年立刻回到自家中,去拜见他的叔父滁州防御使刘从广。

    其实,刘从广不比刘永年大多少。

    只是,他是荆王的女婿,故而,不能和刘永年一样当官秉政,只能深居内宅,读书以度日。

    一般没有大事,刘永年不会特地来拜谒这位叔父。

    毕竟,荆王现在可还活着呢!

    而大宋对于内臣、近侍,擅交宗室,是极为敏感的。

    故而,哪怕是刘永年是从小和刘从广长大的,但成年后也减少了往来。

    哪怕是住在一个宅子里,也轻易不会主动碰面。

    刘从广也会特地错开刘永年的起居出入时间,所以,当刘从广看到刘永年居然主动登门,格外诧异。

    “永年,稀客啊……”刘从广放下手里正在潜心钻研的棋谱,马上命下人准备茶水点心,招呼着刘永年坐下来,问道:“永年不是在春坊服侍寿国公吗?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侄儿此来,乃是有事相求!”刘永年俯首拜道。

    “嗯?”

    “侄儿听说,晋朝的周子隐(周处)曾经问道于陆清河(陆云),清河先生勉之,曰:古人贵朝闻夕死,况君前途尚可。且人患志之不立,亦何忧令名不彰邪?!”刘永年长身拜道:“叔父与林直讲为友,尝与出入闾里,怎么不劝诫直讲,做当代的周子隐,为国家建功立业呢?”

    刘从广于是正色起来,将手旁的棋谱推开,认真的看着刘永年问道:“永年,你是从哪里听说的这些话?又是谁要你来说的?”

    但刘永年还没有回答,刘从广就已经醒悟过来,他一拍大腿,哈哈笑了起来,对刘永年道:“永年不必再说了,吾知之矣!”

    便大笑着,光着脚走出房门,换了衣服,就驱车出门。

    而刘永年则喝完了刘从广留在案几上的酒水,然后对着来服侍他的下人们问道:“叔父何在?怎不见其人?”

    这些人面面相觑,但立刻醒悟过来,纷纷拜道:“回少主,主人家恰好方才出门会友去了……”

    “哦……”刘永年点点头:“那我改日再来拜见叔父!”

    大宋确实是禁止以人为奴。

    便是官家的大内宦官们,也是内臣,而非家奴。

    何况刘氏这些的贵族?

    但,刘家从其祖辈开始,就以善于笼络人心和善待下人出名。

    而且能在刘家内宅服侍的下人,哪怕是个婆子,也是起码两代人给刘家服务了。

    这些人对刘家当然是忠心耿耿,犹如南北朝的门阀部曲一样。

    所以,不管是嘴巴还是心思,都非常严密。

    主人家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领会到意思了,何况是这样的暗示?

    于是,第二天,当首相吕夷简坐着轿子,来到政事堂点卯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政事堂上下,似乎都有些异样。

    “怎么回事?”吕夷简皱起眉头,随手召来他的亲信心腹叶清臣,问道:“今日政事堂为何如此怪异?”

    “您不知道?”叶清臣小心翼翼的凑到吕夷简身边,低声道:“今日一早,天章阁侍制兼国子监直讲林瑀上书弹劾江宁节度使元份教妻不严,逾越祖制,谄媚贵人,窥伺大内,阴谋干预国家……”

    吕夷简顿时整个人都蒙了。

    林瑀?

    弹劾江宁节度使赵元份?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且不提,这是台谏的事情,和他一个天章阁侍制、国子监直讲没有半毛钱关系,也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

    就算他林瑀可以插手,那也轮不到这种小人来说话。

    满朝上下,济济君子,难道还没有林瑀这种靠着献媚和逢迎的小人懂道理知大义?

    但这些念头,吕夷简只在心里面一闪,他旋即便明悟了过来。

    这是站队呢!

    于是,大宋首相的正治觉悟让他立刻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马上升堂,召集在部参政!”

    妇人干政,宗室窥伺大内。

    大宋文官的两个G点同时出现。

    哪怕是林瑀这样的天下人眼里的小人捅出来的。

    但作为首相,作为礼绝百僚的宰臣,他吕夷简无论如何必须做出最正确最恰当同时也是最严肃的反应——这是万万不行的!

    必须坚决反对和严格制止。

    哪怕,只是空穴来风,纵然毫无依据!

    因为,先贤已经教育过——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此等祸患,必须防微杜渐,要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