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五十五章 打草惊蛇(2)
    “八大王昨日奉诏,到了江宁节度使府中……”“据说,八大王在节度使面前发了好大的脾气,节度使只能磕头免冠谢罪……”

    “今日一早,游仙县君就被送去了崇真资善禅院清修……”

    “宁华殿的张娘娘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将官家前日赏赐的锦绣与玉珠,送了回去……”

    坐在用狐裘铺垫的竹椅上晒着太阳的赵昕,闭着眼睛,听着刘永年的轻声诉说。

    他忽然问道:“国子监的生员们,现在可愿听林直讲讲义了?”

    “如何不愿意?”刘永年躬身答道:“便在今日,林直讲还要讲《左传》呢!许多生员都提前订好了位置,翘首以待……”

    于是,赵昕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在这场风波中,几乎所有人都得了利。

    首相吕夷简与参知政事们,再次捍卫了大宋祖宗成法,可喜可贺,想来未来致仕之日,甚至盖棺定论之时,如今的这个事情,都是可以列入其评语与定论之中的‘忠贞不移’之事。

    而国子监直讲、天章阁侍制林瑀,则成功打入了君子行列。

    哪怕依旧要被歧视,被视为异类和边缘人。

    但最起码,他在国子监有了立足之地。再也不用被人无视了!

    另一位行为艺术家王洙,也拿到了他想要的清名,再次向天下人证明了他的风骨,这更值得大书特书。

    便是那位久未露面的‘八大王’荆王赵元俨,也出来狠狠的刷了一波声望,再次塑造了自己大宋贤王的形象。

    而大宋官家赵祯,更是赢了一波狠的。

    知父莫如子,旁人不清楚,赵昕还不了解自己的父亲吗?

    真以为这位大宋官家是个傻白甜,啥都不懂?

    那就大错特错了。

    只不过,这位官家脾气和性子实在是太过温柔了,他是那种哪怕将人恨得牙咬咬的,却也不会轻易将人逼入绝路,总会给人留些后路与缓冲的人。

    所以,他是仁宗。

    故而,其崩之日,天下缟素,大宋三京,百万士民自发戴孝,连辽主、辽臣也垂泪追悼,为其在上京建衣冠冢,视为祖宗陵墓一样祭祀、保护。

    所以,其实,此番这位官家也算是借机去了其心中的一根刺,恐怕连睡觉都会踏实许多。

    看上去,唯一输的好像也就只有那位江宁节度使了。

    但其实,也不尽然。

    因为,在本质上来说,他也没输。

    在大宋,宗室若不被猜忌几次,那就不叫宗室。

    所以,说不定,以这位节度使的城府,他兴许能赚些同情分呢!

    不过,无所谓了。

    赵昕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他深知自己父亲的性子,明白那位官家是断然不可能和太宗一样,可以为了皇位,逼死侄子,逼疯儿子的。

    除非赵允让起兵造反,不然,哪怕赵昕穷尽心机,他最多也就只能得到这样的责罚。

    再多都不可能了!

    于是,赵昕索性退而求其次。

    先斩断赵允让父子对他威胁最大的一个权力——入宫与贵人见。

    从此以后,便是他们敢,那位宁华殿的张娘娘也不会再见他们了。

    于是,赵允让父子妄图借助那位宠妃的图谋,再无实现的可能。

    当然了,这不可避免的,会打草惊蛇。

    使赵允让父子从此变得更加隐忍,更加难以抓到他们的把柄。

    不过,这个代价是值得的。

    对如今的赵昕而言,他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安全、稳定的环境。

    于是,他对刘永年吩咐道:“自即日起,加强宫禁,孤特许卿之卫士,可持械检查往来人等,及有不逮可先斩后奏!”

    “微臣遵德音!”刘永年点点头。

    ……………………………………

    随后的日子,就变得平淡了起来。

    很快,铨曹试也结束了,从天下郡国而来的官吏,或颓废或高兴或沮丧的离开了汴京。

    他们不止带走了他们的告身、印纸与赦书,也将在汴京城里所知所闻的事情,带回了各自所在州郡。

    春坊之中的赵昕,则开始了按部就班的计划。

    三月癸丑(初四),天平军节度使判檀州夏守赟抵京。

    赵昕亲自在春坊接见了这位老臣。

    没有人知道,夏守赟与那位寿国公在春坊之中究竟谈了些什么?

    但,许多人都看到了,夏守赟走出春坊时,再无先前的颓废、沮丧与灰暗之色。

    脸上甚至出现了笑容和光彩,连丧子之痛,都平复了许多。

    于是,这位真宗的潜邸旧臣,当夜入宫朝见赵祯,第二日,赵祯就特旨除夏守赟以宣徽南院使判广州府、提举市舶司兼广南东路马步军都总管!

    于是,这位曾和刘美一起,并为真宗左膀右臂的近臣,踏上了前往让万千官僚避之唯恐不及的岭南的道路。

    而当夏守赟陛辞之时,他身边的人惊讶的发现,这位原本在檀州每日借酒浇愁,眼看着就要不行了的老臣,竟焕发了第二春。

    不止精神状况大为好转,就连身体也变得再度健康起来。

    恐怕再给官家效命几年都没有问题!

    于是,左右皆惊,问道:“宣徽,难道国公有灵丹妙药,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不成?”

    夏守赟却是瞪了他一眼,笑骂道:“汝懂什么?”

    “吾这样的人,命都是官家给的!”

    “所以,官家喜则生,官家怒则死……”

    “今,官家再幸于吾,这可比神仙的灵丹还好使!”

    他就是这样的人。

    一生都是为了赵官家活着的。

    所以,去年罢官贬斥后,郁郁寡欢,根本不想活了。

    但现在,寿国公亲自相召,又托付了他重任,自然就又活了。

    于是,左右面面相觑。

    四月已丑日(十一),夏守赟车驾抵达广州府,正式接过了去年去世的名臣段少连的职位,成为广南东路有史以来本官最高、权力最大的主官。

    于是,广南东路转运使、提举常平公事以及提举刑狱公事三方职司主官亲自相迎。

    在给夏守赟接风洗尘的酒宴上,广南东路转运使曹纯大着胆子问道:“宣徽南下,不知负有何种圣命?”

    夏守赟只是呵呵一笑,道:“尔等日后自有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