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七十五章 实验的想法
    “伏唯陛下能做威福!”吕夷简深深顿首。赵祯的提议,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因为这是恩典,满朝上下都会高兴的!

    特别是韩家、向家、曹家、杨家、种家这样的将门,一定会弹冠相庆。

    旁的不说,只要看看真宗旧年潜邸出了多少重臣就知道了。

    便是连夏守赟这样除了忠诚,一无是处的人,都做到了宣徽南院使,为两代天子信重,委以重任。

    赵祯看到吕夷简点头,他终于露出笑容。

    他真的是被吓坏了。

    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而且是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儿子,自然,看的比一切都宝贵,甚至比这个国家还要珍贵!

    因为,若没有儿子,这个国家岂不是要便宜外人了?

    自己辛辛苦苦打理的江山,留下的基业,最后给一个外人来享福?赵祯可没有这么傻!

    于是,只能用这么个笨办法。

    将满朝文武都绑架了。

    这样,他的宝贝儿子要是有个闪失,其他人也别想好过。

    于是,逼迫大臣们,只能主动积极起来。

    只有赵昕,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一群熊孩子来朕身边?”他只是想想都觉得头大。

    偏偏却没有办法拒绝,甚至还得表现出非常开心和高兴的样子。

    实则心中,已经烦恼不已。

    因为他很清楚,所谓两制官们指的是什么?

    就是北宋由皇帝命令翰林学士在宫中制诏拜任或者命令中书由知制诰制赦除授的重臣。

    两府执政、三司正贰官、三司三曹判官以及三衙指挥使、带馆职出知地方州郡的前国家重臣、台谏官等,都属于两制官。

    他们是北宋王朝真正的统治集团成员。

    也是当前体制和社会的既得利益集团!

    这些人生的儿子,若都来到了赵昕面前,赵昕知道,恐怕他将来很难悄悄的背着这些人的父祖搞点什么秘密。

    更麻烦的是,赵昕知道,这些所谓重臣的子嗣的成色。

    大部分人,都是纨绔子弟,除了坑爹之外,别无长技。

    换而言之,这些人来到赵昕身边,恐怕不是来服侍、辅佐的,而是来镀金的。

    赵昕还得做他们的保姆。

    想想都有些头大!

    “罢了……罢了……”好在,赵昕如今已无前世的毛躁与激进,前世的挫败,使得他的性子和城府,都已成长起来。

    所以,他已经能用平常心来看待大部分事情。

    还学会了安慰和劝解自己。

    “朕就当做做善事吧……”想到这里,赵昕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他想起了一个后世著名的社会实验,影响力非常大,还被拍成了电影。

    虽然他现在连主角、剧情,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但,剧情走向和大体经过,却还是有些印象的。

    于是,便有了决定。

    两制官们要他当保姆,那么他收点学费,拿他们的孩子做小白鼠,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

    在赵昕胡思乱想的时候,两府大臣们,就已经陆陆续续到齐了。

    所有人都在看到赵昕安然无恙后,才放下心中大石。

    随即,相关责任人和惩处,也被摆上议题。

    昨夜为首的禁军军官和参与者,自然是毫无疑问的被判极刑。

    颜秀、郭奎,更是将被处以傑刑。

    而作为指使者的杨怀敏与共谋者的王守规,也将受到同样规格的待遇。

    王守规之兄,入内内侍省都知王守忠,也难逃牵连,腰斩弃市。

    所有有关参与者的家眷,也一并连坐。

    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义。

    但出了这样的事情,可不仅仅只处罚直接参与者。

    这些人的顶头上司与保举人、同僚、朋友,也别想跑。

    在震怒的皇权面前,三衙与皇城司,都只能瑟瑟发抖的接受他们的命运。

    不过,暂时来说,谁背主要的锅,谁分次要的锅,都是无法确定的。

    所以,初步只确定了罢免所有皇城司的勾当皇城公事及皇城使的差遣,只有刘永年因为护驾擒贼有功,而幸免于外,并得到了恩赏。

    以皇城使遥领并州刺史,特赐银鱼袋,准许借紫。

    更给他加了一个全新的差遣,命以皇城使、并州刺史兼勾当春坊、天武军副指挥使,实际负责春坊内外卫戍、警备事务。

    同时,赵祯还命令增加春坊的卫戍士兵数量,从原本的一个指挥,增加到一军,命除了原本的天武军第四军第二指挥外。

    拱圣军、捧日军、神卫、龙卫,每月派遣一个指挥来春坊轮值。

    但赵昕却没有听到这些安排,因为他已经累得不行,在曹皇后的怀中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赵祯和群臣,都已经离开。

    只有曹皇后,抱着他,坐在床榻上,轻轻的吟唱着不知道是真定还是秦州的民谣。

    “娘娘……”赵昕依偎在曹皇后怀中,露出一个笑脸:“二郎饿了……”

    曹皇后于是立刻道:“娘娘这就去给二郎煮些吃的来……”

    这位大宋皇后,除了模样和身材,不如人意外。

    余者,几乎都是为人妻的上上之选。

    她勤劳、节俭、贤惠,延和殿中赵祯与其的日常饮食所需的米面油蛋,都是她带着人在宫里开辟菜圃,养蚕抽丝,织布绣衣所得。

    前世,这位太后去世后,万寿殿里,还有三百多只鸡,两百斤抽好的蚕丝以及十几亩郁郁葱葱的菜地。

    除了这些,曹皇后的厨艺,也是一绝。

    她最擅长的一道菜叫滴酥水晶脍,好吃的不行,连汴京城州桥夜市中靠着这道菜扬名的李氏酒楼的大厨,也比不过这位皇后的手艺。

    可惜,这个世界是看脸的。

    尤其是女人,模样真的决定了一切。

    特别是君王面前,长得普通本身就是罪过!

    赵昕看着曹皇后远去的背影,悄悄的将甘昭吉叫到身边,问道:“今日春坊中,可有大臣言及宁华殿?”

    事实上,他之所以在议事的时候睡着,除了太累了以外,就是不想被人发觉他对宁华殿有敌意。

    所以,他就趁机入睡,以此置身事外。

    甘昭吉摇了摇头。

    赵昕立刻了然,叹了口气:“果然都是些聪明人呐!”

    虽然赵昕知道,就算有人提出要追究宁华殿的责任,他的父亲也绝不会让人碰宁华殿一根寒毛。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男人,会自动忽视他眼中爱人的所有缺点与问题,并自动的将之美化起来。

    所以,提起宁华殿的人,一定会被他父亲严惩。

    只是,连提都没有人提,这让赵昕有些失望。

    好在,经过这次的事情,他的安全隐患,已经消除大半。

    同时,又在朝臣面前,确立了自身‘指挥若定’的形象,以后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和操纵空间。

    所以,结果也还算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