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七十六章 洗脑(1)
    朝臣们的动作,比所有人预料的都要快!第二天,就有人将自己的儿子送进宫里面来了。

    动作这么快的,当然是三衙大将们了。

    韩家、曹家、潘家、王家……

    赵匡胤、赵光义兄弟当年的结义兄弟后人们。

    韩家送来的韩相的小儿子韩爽,一个十一岁的熊孩子,一入宫,眼珠子就到处转,特别是喜欢盯着宫女的胸脯打量。

    曹家送来的曹佾的独子曹宛,虽然才十岁,但整个人已经胖成球了,起码有个六十斤(宋斤,约合今90市斤),估摸着再不减减肥,他怕是三十岁也活不到。

    潘家送来的则是潘美的玄孙十二岁的潘孝严,这总算是一个正常人了,规规矩矩的,极为安静。

    只是,看着他白白净净的脸蛋子和身上溢出来的脂粉味,赵昕就知道,这也应该是一个奇葩。

    也就只有王家(王审琦)送来的王克正能勉强有些世卿公子的风度。

    不过,王克正已经十四岁了。

    所以其实,恐怕也好不到那里去。

    这四个人被他们的家人带着,来到赵昕身前,然后排成一排,从大到小,对赵昕躬身行礼参拜:“臣等伏问国公安……”

    “孤安!”赵昕在床榻上,坐的端正无比,神态肃穆,完全符合礼法要求。

    他微微抬手:“卿等起来说话……”

    这四人闻言立刻就纷纷起身,然后看着赵昕,傻笑起来。

    赵昕看着,摇了摇头。

    这四家,是现存的依然能有正治力量和能量的家族了。

    其实,本来还有个石家(石守信),可惜三川口一战,石兴孙和刘平一起被俘,石家重创,在三衙禁军之中的势力大减,已经跌出了顶级将门的行列。

    不过,纵然如此,属于这些开国功臣的时代,也已经在慢慢走向尾声。

    新生代将会加快抢班夺权的步伐。

    在赵昕前世,这四个家族里,除了曹家、王家还能勉强维系,潘家与韩家都已经没落了。

    新生的外戚与将门,迅速的接过了这些旧家族的势力与利益,然后又迅速腐化堕落。

    甚至有的变得比这些人还要贪婪!

    所以,赵昕前世晚年,就已经明白了。

    不彻底革新,不培养出新的阶级和利益集团。

    他就算是发掘再多的新人,任用再多的寒门之士,也不可能改变什么事情。

    因为,这个体制和社会背景之下,屠龙的勇士,最终必然变成更凶狠的恶龙。

    开启新的循环!

    就像过去千年,无数家族与名门,此起彼伏,你方唱罢我方登场。

    只有像春秋战国那样的大变革之后,新的阶级崛起、登场,才能摆脱旧循环,进入新世界。

    于是,他再也没有前世那样,对这些旧日的功臣家族,但如今已经腐化的贵族们,有着莫名其妙的敌意了。

    相反,他的眼中,甚至还有些赞许的神色。

    “德国有容克……”

    “日本有长州、萨摩、肥前、土佐……”

    “英国有上议院的老爷们……”

    “就连法国,也有保皇党……”

    “沙皇俄国就更不用提了,农奴制到死都废不掉!”

    “所以,大宋也能容纳得了一些旧时代的残余……”他心中想着:“或者说,这是人类历史进程的必然!”

    除非像后世那样,在一位千年难遇的领袖的领导下,广泛发动人民,将整个旧社会连根拔起,将曾经的一切利益集团埋葬在时代的浪潮中。

    不然,任何改革,任何维新,都一定会有旧时代的利益集团,趁着变革与维新,换个马甲,重新登台。

    儒家,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

    所以,成熟的正治人物,要学会接受和正确看待已有的现状。

    不能焦躁,不能激进,不能想着一口吃成胖子。

    于是,赵昕欣然接纳了这四家送来的孩子,还让刘永年特地将家长们送出门去。

    等家长们一走,赵昕就从床榻上站起来,看着在自己面前的这四个将门之后,功臣子弟。

    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卿等既然来了孤身边,是不是就要听孤的号令?”

    “臣唯国公马首是瞻!”到底是年纪最大,王克正马上就表明立场。

    接着,其他三人也都附和起来。

    “善!”赵昕笑的更灿烂,他拍了拍手,甘昭吉立刻带着几个裁缝,来到这四人面前,给他们量起了身材。

    “国公,您这是?”王克正不是很难理解。

    “既然在孤身边,衣服当然得整齐了……”赵昕微笑着:“当然,发型、靴子、腰带,还有以后的起居、生活甚至体重,都要统一才行……”

    “孤素来对大臣,不抛弃,也不放弃!”

    王克正听着,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只能俯首道:“臣唯国公之命是从!”

    ………………………………

    有了曹、王、潘、韩四家带头,其他人自然立刻行动起来。

    于是,短短两天,几乎所有在京的两制大臣们,都送了一个自己的儿子或者侄子到春坊里来。

    赵昕自然是全部笑纳,将他们接下来,然后和曹宛、王克正他们一样定制服装。

    到五月甲戌日(二十八),所有在京两制文官武臣的子侄,都进了春坊。

    赵昕让甘昭吉将这些人全部登记造册,一共是四十八人,年纪最小的十岁,最大的和王克正一样大,显然两制官员们都是深思熟虑过了,年纪太小的,就没有送来,年纪太大的则没有脸来。

    拿着名单,赵昕翻看了一下,发现在名单上,在他前世还能活跃在正坛上的,不过五指之数。

    于是,心下了然,更加没有任何负担了,便对甘昭吉吩咐道:“明日一早,召集所有大臣子弟至春坊正殿,孤要训话!”

    “臣知道了……”甘昭吉点头,然后问道:“国公,臣刚刚接到中书的帖子,中书通知,官家已拜申国公之子吕公著为资善堂赞读兼春坊左事……”

    “吕赞读何时来上任?”赵昕问道。

    “下月壬午日……”甘昭吉答道。

    “初五啊……”赵昕笑了起来:“孤让卿做的事情,可都准备好了?”

    “回禀国公,一切皆按您的意思做好了……”

    “善!”赵昕笑了起来:“那吕赞读来任时,恐怕要吓一大跳了!”

    朋友,你知道洗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