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七十九章 实验(2)
    “吕赞读,此地就是赞读在春坊的办公与起居、休息之所了……”甘昭吉领着吕公著来到了春坊左侧的殿院。这里,已经被腾出来,打扫的干干净净。

    书房、衙堂、寝居所有一切一应俱全。

    特别是吕公著的办公殿院和居所,更是特地经过了安排。

    书架上摆着的,都是前代的大臣们所留下来的书稿。

    不止有李迪的,还有李沆的。

    吕公著看了一遍,非常满意,对甘昭吉谢道:“多谢甘崇班……”

    “赞读言重了……”甘昭吉当然不敢受这个礼,连忙道:“下官只是奉命行事……”

    “崇班谦让了……”

    这时,刘永年带着人,将两本装订起来的书册,送到吕公著手里,然后对他道:“赞读,这些都是国公定下来的诸生制度与规矩……”

    吕公著一看,眼睛都瞪了起来,心中震撼无比:“怎么这么多?”

    但嘴上却是笑着接下来,道:“有劳春坊了……”便将这两本书册,放到书架上,仔细摆好位置。

    待甘昭吉与刘永年一离开,吕公著马上就将那两本本书取下来,放到书桌上,然后坐下来,开始。

    这两本书册,都不算很厚。

    每本也就三五十页的样子,但其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

    只是……

    与市面上和吕公著过去所看过的书册、典籍都不同。

    这两本书册的文字书写,不是竖排,而是横排。

    这让吕公著一时间难以习惯,看的都有些费劲了。

    好在,他是精英阶级中的佼佼者,旧年读书时,头悬梁、锥刺股的事情也做过。

    所以,区区不适,对他而言影响不大。

    然后,就是这些书册上的文字,采用了一些奇怪的符号,来分割、断句。

    这就比较有意思了,更让吕公著眼前一亮,有了想要学习的念头。

    最后,就是书册里的文字,几乎都是大白话。

    没有堆砌辞藻,也没有引经据典,只是平白直叙,不需要费脑子。

    这让吕公著读起来,毫不费力,只用了不过一刻钟,他就将两本书册全部看完。

    然后,他闭上眼睛,在心里回忆了一下,接着继续又看一遍。

    如是再三,直到将所有文字,甚至符号都牢牢记在心里,确认没有遗漏后,吕公著就找来纸张,提笔在上默写。

    写完后,再对照书册,再次确认自己没有记错或者记漏。

    但一切工作都做完,他才抬起头来,靠到身后的座椅上,闭目细思。

    “人道诸葛一生唯谨慎……”

    “寿国公也不遑多让啊……”

    “诸般制度,种种规矩,事无巨细,深入表里,严加约束,厉行号令……”

    那两本书册上,所制定的制度与规矩,近乎无所不包,无所不揽。

    不仅仅对坐姿、行姿、站姿,都有详细规矩,具体要求。

    就连起居、饮食也有详细规定。

    规定了何时起床,何时入睡,何时吃饭,就连吃饭的时间,都有严格规定。

    甚至就连每一个人的床榻大小、被褥厚薄,也有规定!

    简直比军队要严格,比军营的要求还多。

    如仅仅只是如此,那也倒罢了。

    更关键的还是……

    “既有号令之严,也有温情之意,更寓教于乐,申以忠孝仁义,晓以袍泽手足之情,立以家国天下之坏,建豪杰英雄之志……”

    吕公著回忆着自己记下来的文字,感叹道:“此岂非真圣王之制?”

    吕公著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看过的典籍上记载的故事。

    昔年,盘亘迁都,不就是这样的吗?

    于是,他站起身来,走出门外,对着在门口侍奉的两个内臣道:“走,我们去看看右殿诸生的寝居与读书之所……”

    于是,便在这两个内臣引领下,来到了春坊右殿,专门为大臣子侄而准备的寝居。

    这里,本是过去春坊太子随从、卫士所居,如今,被改造为大臣子侄居所。

    一进门,吕公著就只有一个感觉——整齐。

    殿院,都被分割了。

    每一个殿室,被用木板分割成八间大小、规制相同的寝居。

    每一个寝居里,有两张大小相同的床铺。

    床铺分上下,被褥都被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头,而在床铺的对面,则摆着两个书架与两张并排的书桌,书桌有放着木牌,木牌上写着名字。

    而在书桌的上方墙壁上,都有着加粗的特大红色文字。

    左边写着:为大宋之兴盛而读书。

    右边写着:为诸夏之强盛而奋斗。

    而在中间的门槛上方,则用着标准的楷书,铭文于其上:家国天下,吾辈之责。

    吕公著看的头皮发麻,再联想起自己已经看过的书册上的文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慨万千。

    然后,走到床榻前,审视着上下两铺。

    而床铺的床沿上,也则刻着名字。

    他先看向上铺:“韩爽!”

    由低头看向下铺:“任青书!”

    他再掉头,走到前面的书桌前,看着那写着韩爽、任青书名字的书桌,随手拿起了两人书架上的书籍看起来。

    韩爽的书架上,全是儒家典籍——论语、孝经、春秋……

    而任青书的书架上,基本都是兵家之作。

    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甚至太宗李卫公问对这样的大部头。

    而韩爽,韩相的儿子,韩重赟的玄孙。

    任青书,参知政事任布的孙子。

    于是,吕公著想起自己看过的书册上的一段文字:文武搭配,做事不累,相互帮助,相互进步。

    吕公著若有所思。

    将两个书架上的书都了一遍,吕公著微微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因为,他在这两个书架上,所看到的书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除了文武互相看对方的书外,他们还有一批书是一模一样的——全部是古今以来的数学著作。

    古老如九章算术、缀术,近代的甚至有释锁这样冷门的书。

    特别是释锁这本书,让吕公著有些失神。

    因为这是他的朋友贾宪写的,写完后就只拿给了少数几个人看,现在都还没有出版呢!

    那位寿国公到底是从那里知道,又从那里拿到的?

    须知,贾宪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左班殿直而已,也就只在一个小圈子里有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