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八十章 实验(3)
    出了殿院,吕公著就在内臣们的引领下,来到了为诸生专门准备的课堂上,而这个时候,大臣子侄们已经结束了早课,俱都来到了这里听课。几个穿着青衣的内臣,则拿着一把类似戒尺一样的木制长柄状器物,来回的巡视着课堂上下。

    吕公著走进去,观察了一会,然后他就震撼莫名了。

    “这……”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睛从那一个个大臣子侄身前的案几上扫视、观察。

    他发现,这些人全都在埋头于案几上的一本本文册,奋笔疾书,写着文字。

    他凑到近前,看了看,发现,这些文册,竟然是一本本已经写好了题目的小册子。

    其大体形制,大抵是提出一个问题,然后让人解答。

    这些问题,虽然都很简单。

    不过是写一段论语或者春秋上的话,然后让其答出下一句,或者解释此句的意思。

    又或者,提一个在九章算术上的简单算术题,让人作答。

    然而,这些题目,却多的可怕!

    吕公著观察了好一会,发现,一本文册起码有三十来页,而每页上都有至少五道题,换而言之,一本文册至少一百五十题,涉及儒学、算术、兵法、地理等方方面面。

    尽管俱是极为简单的题目,难度在吕公著看来,属于他八岁就已经不屑去想的问题。

    然而……

    “若吾八岁时,能有此等条件,有如此题册练习……”吕公著心想:“吾岂会受先生与父亲那么多戒尺?”

    想着小时候被打到红肿的手心,吕公著就羡慕起这些大臣子侄们了。

    “真幸福啊……真幸运啊……”他看着这些人,将眼睛停留在自己的侄子身上:“尔等真可谓生逢其时也!”

    “得遇圣主、明君,不惜屈尊降贵,亲授恩德,指点提携……”

    “如此大恩大德,尔等恐怕将来结草衔环,也难报万一啊!”

    至于这许多的题目,如此繁重的学业,会不会让这些孩子承受不住?

    在吕公著看来,这样的大恩大德,假如还有人想要喊累,那他肯定是没有良心,更将辜负国公圣德,简直不配为人子、人臣,应该直接送去雷州参观旅游再教育。

    于是,他悄悄的退出去,走到课堂外,问着身边的内臣:“我闻国公规定每日有四课,早课、晚课,为半时辰,余者皆两个时辰……”

    “这就是习题课了吧?”

    内臣点点头,答道:“回赞读,确实如此!”

    “习题课,乃是温习昨日、前日或者过去所学内容之课,故放于早课之后……”

    “国公曰:温故而知新,圣人之教,当如是哉!”

    吕公著于是面向春坊正殿,拱手道:“真乃圣恩广泽啊!”

    然后,他就问道:“早课、习题课、晚课,还有一课是?”

    “自是教授课……”那内臣道:“国公定于午餐之后半时辰,于右殿丙院命人教授之……”

    “有教文法者,有授兵法者,亦有讲算术者,国公有时更会亲临,宣以忠孝仁义,讲家国天下之事,激励诸生,为国家而读书,为大宋而努力,为天下而奋斗!”

    内臣兴奋的道:“便是吾等内臣闻之,亦是心有触动,恨不能为国公大业与壮志而捐躯!”

    “而诸生更是闻者落泪,听者振奋啊……”

    吕公著于是心往神以,道:“国公竟亲授德音教训?真圣王也!”

    在他看来,那位国公,竟能做到这种地步。

    那些孩子,真的是太幸福、太幸运了!

    这些人将来要是不能成材,不能报效国公今日的一番良苦用心,那干脆找根绳子上吊算了!

    …………………………

    课堂中,吕安民幸福不幸福,他是不知道。

    但,很累很累,他是知道的。

    他悄悄抬起脖子,活动了一下酸痛的不行的身体,才刚刚喘了一口气,拿着戒尺的教授已经走到他身后,轻轻咳嗦了一声,戒尺轻轻的点在了他案几前的一块木牌上。

    木牌上写着三句话。

    为大宋之兴盛而读书。

    为诸夏之强盛而奋斗。

    家国天下,吾辈之责。

    这是他亲自刻上去的,算是他自己的誓言,在那位国公面前立下的誓言。

    吕安民虽然小,但也知道轻重。

    更何况,这几天来,他的棱角,已经在这春坊被磨掉了。

    他见过那些不听从这些教授,不遵守自己立下誓言的小伙伴们的惨状——他们被罚关进一个狭小只有一张书桌的小隔间反省自己的过错。

    在那里,每天只有三碗稀饭喝。

    而且,没有任何人搭理他,更没有任何人会过问他。

    幽闭的环境,狭窄的空间。

    孤独、恐惧、寂寞,如影随形。

    每一个出来的人,只要想起那个小房间,就会立刻变得规矩、乖巧起来。

    若只是如此,吕安民或许还不会如此乖巧、听话。

    然而……

    除了恐惧,还有另外一种力量,在发生作用。

    那就是领袖的力量,信念的力量以及使命的力量!

    吕安民记得很清楚,当天,他被自己的母亲送到春坊,然后他就换上了现在的这套褚衣,接着,又被安排住进一个四人的套房。

    他睡下铺,曹家的那个胖子睡上铺。

    然后,当天,寿国公就召见了他们,进行了训话,训话内容,吕安民记得仔仔细细,明明白白。

    因为,这个每天都要考!

    每日都要答!

    答错的后果,非常严重——至少十次戒尺!

    下次若再答错,那就要进那个小房间面壁反省。

    而那训话的内容,很简单,吕安民甚至连每个字的偏旁、韵律都记住了。

    “尔等皆公卿之臣,世食宋禄之后,受国家恩典,天下黎庶供养,故当负天下之重,担家国之责!”

    “天下兴废,实有泰半,系于卿等之身也!”

    “故卿等智则国智!卿等强则国强!卿等雄则国雄……”

    “于是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于是,每一个人听完,都深感得遇明主,见到了那个赏识和发现了自己的领袖、君主。

    于是,自动的成为了那位国公麾下走狗,只恨不能为之赴汤蹈火!

    更深感自己肩上责任重大,使命沉重。

    除了少数人,顽劣不堪,大部分人在当时就已经被感动,并听进心中。

    接着,这些日子来的种种制度、规矩与教授、渲染、惩戒,又将那几个顽劣不堪的小子,也矫正了过来。

    就像吕安民上铺的那个曹家的小胖子,本来还很嚣张,拒不服从安排与规矩。

    然后就被关了两天两夜,然后就规规矩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