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九十章 缘由
    于是,刘永年便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知和打探到的事情,向赵昕做了汇报。赵昕听完,整个人都几乎思密达了。

    原来,这事情的源头,还是和他本人离不开干系。

    二月,流内铨铨选官员。

    赵昕前世所用的功德使、提举在京寺务、西天译经三藏大F师路有权,因赵昕暗示之故,而被富弼与另外一个负责流内铨选官的丁讽,一起给路有权安排了一个美差——庆州僧正兼祈福使。

    主持在当地修建寺观,为三川口之败战殁将士祈福、超度。

    若是一般人,得到如此美差,恐怕一到任就会光顾着捞钱、享福。

    但这个路有权,人如其名。

    他对钱没有兴趣,只对权有兴趣。

    特别是当他听说,他能得到这样一个美差,是因为他曾经建议将度牒卖给番人来制衡西贼的建议被上面看到,大为赞赏的缘故后。

    这货便起了心思了。

    到了环庆路一点也不肯安分。

    利用他的僧正之权,召集环庆路诸寺观的主持方丈们,要求这些‘受百姓香火供奉’的出家人,也为国出力,派遣有德之士深入西贼、青唐等地。

    本来,这种事情,若是换别人恐怕是不可能成功的。

    但路有权天生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本人又从小是寺院长大的,佛经背的滚瓜烂熟,本人又长得肥头大耳,颇有佛像。

    他和环庆路的大师们,在庆州的安宁寺里,讲了三天佛法,谈了谈三藏大师当年不避艰险,不畏艰难,西求经书的故事。

    忽悠的那些本来已经被香油钱迷晕了头的大师们,忽然就感受到了佛祖的慈悲,佛法的宏大。

    于是,纷纷派遣门下得力弟子,深入西贼、青唐境内,弘扬佛法,救苦救难。

    走的最远的人,传说甚至已经到了黄头回鹘的境内,成为了回鹘人的座上宾。

    而恰好这个时候,汴京传来消息,大宋皇嗣寿国公,蒙祖宗之佑,受感生大帝所启,做那种痘法的事情。

    于是,大和尚们纷纷将这个事情略作加工,稍微夸张。

    由之,传到角厮罗和吐蕃人耳中的时候,事情就已经变成了——药师王菩萨大慈大悲,授法大宋皇嗣,以传种痘法,庇佑大宋百姓子嗣免痘疾之疫。

    大和尚们口齿伶俐,佛法又无比精深,嘴巴随便一张,就是莲花朵朵,吉祥如意。

    青唐本地的野和尚,那里见过这种阵仗,马上就被忽悠的不要不要的。

    这些人又反过来,将吐蕃的牧民和贵族忽悠的智商失常,仿佛受到了降维打击。

    加之这个时候,大宋的邸报,也说了这个事情。

    还宣布要在全国范围进行种痘。

    于是,角厮罗不信也得信了。

    由之,吐蕃上下寺庙里,药师王的香火,一下子就鼎盛非常。

    看到这个情况,角厮罗自然就派出使臣,来到大宋。

    一求种痘法,二求赵昕为乃子董毡开光、剃度。

    “大臣太能干了,也是祸患啊!”赵昕在心里感慨起来。

    他心里明白,这次路有权能把事情搞得这么大,除了天时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人和了。

    因为,如今的青唐吐蕃赞普,那位大宋河西节度使角厮罗,恐怕比大和尚们还希望赵昕这位宗主国的皇嗣,真的是得了药师王菩萨亲授,启迪无上智慧的大贤者!

    便是赵昕不是,角厮罗也会想办法加工成是。

    原因很简单——这是正治!

    吐蕃帝国自末代赞普乌冬赞灭佛后,就迅速崩溃,陷入各自为政,一盘散沙之中。

    乌冬赞后迄今,差不多一百多年,冒出来的各种赞普、论逋,车载斗量。

    但除了角厮罗做出了成绩,靠着前期装孙子,表面汉献帝,背后司马懿,勉强统一了青唐吐蕃外,其他人统统失败了。

    便是角厮罗,其实也只能勉力维系表面统一!

    他甚至连自己的儿子也管不住。

    宗哥河之战后,角厮罗的长子瞎毡、次子磨角毡,就在各自母亲的帮助下,脱离了他这个佛子,在宗哥城和河州割据,听调不听宣。

    再加上,信奉苯教的前论逋温蒲奇之子占据的邈川。

    事实上,角厮罗控制下的青唐吐蕃,和汉末、唐末的中国没有太多区别。

    只要他这个创建者一蹬腿,恐怕连表面的统一也维持不下去了。

    所以,赵昕的故事,被大和尚们传到这位佛子耳中时。恐怕这位佛子,当时就已经弹冠相庆,雀跃不已了吧。

    因为,在如今的吐蕃以及回鹘人心里面,大宋所代表的中国王朝,已经从过去的仇敌,摇身一变,成为了每一个割据势力心里面的宗主国以及精神寄托,类似乌托邦一样的存在。

    大宋的册封更是直接成为了这些人统治的法理与法统依据来源。

    由之吐蕃人和回鹘人,都对大宋产生了一种近乎顶礼膜拜的情感。

    这种情感有些类似后世新世纪之初的公知们对西方的崇拜与仰慕。

    简单的来说,就是距离产生美。

    其实吐蕃人还算好的了。

    和大宋不接壤的回鹘人,可比吐蕃人还相信和亲近大宋!

    真宗时,角厮罗的青唐吐蕃就和回鹘人差点打起来,回鹘人连军队都动员起来,就等着削吐蕃人了。

    结果,当时的回鹘可汗私底下寻思了一下,觉得这个事情必须请示一下大宋天子再做决定,于是遣使来汴京,真宗闻之,遣使调停。

    回鹘人和吐蕃人,居然都服从了真宗的调停,各自妥协退让,竟没有打起来!

    如今的黄头回鹘,更是年年岁岁,定期派出朝贡使团,千里迢迢,风尘仆仆来汴京朝贡。

    而这就是文化软实力的体现。

    回到角厮罗的问题上,对角厮罗来说,赵昕的出现和他身上的光环,就是解决他当前面对的一切问题的良药!

    为什么?

    因为,佛教是文成公主带给吐蕃人。

    吐蕃佛教徒心中的圣殿大昭寺和大昭寺所供奉的圣物,也都是文成公主带去的。

    而现在赵昕的出现和他身上的传说,足以使得赵昕成为吐蕃人心里的工具人——一个承上启下的关键人物。

    一旦大宋答应了角厮罗的要求,由赵昕亲自给董毡开光、剃度。

    那么,对吐蕃人来说,这就等于接续上了文成公主、金城公主入藏的故事。

    吐蕃,再次得到了来自中国皇室的眷顾和佛祖的庇佑。

    于是,所有信奉佛教的吐蕃贵族与牧民,都将自动拥护董毡。

    董毡的兄弟,也将再也无法威胁董毡的继承权。

    如此,即使角厮罗未来身死,他所创建的政权也不会立刻分裂、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