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九十四章 惊变(2)
    回忆起景佑元年的事情,吕夷简就叹了口气。他迄今都不敢忘记,当时他被人从被窝里拉起来,然后看到那个脸色苍白,躺在病榻上,昏迷不醒的官家时,他心中的惶恐与不安。

    更不敢忘记,暴怒的保庆皇太后的那张几乎能把他吃掉的冷脸!

    于是,杨才人、尚才人等天天和官家双飞的妃嫔,尽数被逐。

    宫中自才人以上的妃子,也一个不留,全部赶走!

    于是,保庆皇太后才亲自点将,选了如今的曹皇后!

    于是,也才有了那位皇嗣生母的入宫!

    而官家也足足养了七个月的身体,才能重新视事。

    然而……

    这位官家从来记吃不记打!

    景佑三年,保庆皇太后驾崩,失去了养母,也失去了约束的官家立刻固态萌发。

    于是,宝元二年,再次倒下。

    病因和上次差不多,都是旦旦而伐,掏空了身体。

    可是……

    吕夷简想到这里,神色立刻严肃了起来。

    当今官家不是傻子!

    景佑元年,因为嗑药太嗨的缘故而倒下后,他就不再接触那些可能伤害自己身体的虎狼之药。

    宝元二年,因为太过‘操劳’而倒下后,他就开始研究房中术,洞玄子三十六式玩的飞起,林瑀因而受宠,成为官家身边的头号近臣。

    这位官家,不会分不清轻重的。

    所以……

    “张都知……”吕夷简严肃的看着张惟吉,问道:“都知请回答我几个问题!”

    “元台请问……”

    “官家的身体情况,如今到底怎样了?”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皇后已经到了延和殿服侍……许希与太医局上下的国手,也都服侍在侧,下官私底下问过了许翰林,翰林说,官家的身体可能需要休养……”

    吕夷简的神色终于轻松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

    情况并未太过糟糕!

    这无疑是值得庆幸的。

    因为今日大宋,从真宗开始,就已经适应和习惯了,天子缠绵病榻,皇后、太后垂帘听政或者由宰臣代替天子处理国事的节奏。

    而吕夷简就曾三次面对这种事情,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于是,吕夷简又问:“官家究竟是因何病倒的?病倒前,官家在何处?他吃过什么?喝过什么?”

    张惟吉闻言,苦笑道:“元台您又不是不知道,这最近月余,官家几乎夜夜留宿宁华殿……”

    “今日,亦是如此……”

    “宁华殿,向官家敬献了两位美人以服侍,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忽然,张才人就将下官叫到了殿中,下官便看到了官家,昏厥于美人身上……”

    吕夷简听着,脸都黑成了黑炭了。

    他良久终于憋出一句:“张才人是不要命了吗?”

    “难道她忘记了当年尚、杨二妃的下场?”

    “非得吾找一个阎应文给她脸上来一巴掌,她才会清醒?”

    这种话在过去,吕夷简是不敢说的,但现在,既然官家因为张才人之故,而在此病倒。

    吕夷简就再无顾忌了!

    况且,吕夷简明白,恐怕这次官家再次接触那些虎狼物,与那位急于固宠的才人脱不开干系!

    张惟吉听着,完全不敢接话,只是问道:“元台,如今该怎么办?”

    “皇后请下官,请示元台,此事是否暂时不知会其他执政、两制?”

    “这怎么能瞒呢?”吕夷简摇头道:“瞒不了的!”

    吕夷简知道,曹皇后想给官家留面子,不想看到外面的小报把这种宫闱之事传的满大街都是。

    可是,怎么瞒得了呢?

    景佑元年就没瞒住,宝元二年也没有瞒住。

    小报恐怕现在都已经得到了消息了!

    更何况,这种事情,没有人敢瞒执政与两制。

    谁敢做这种事情,谁就等着被人群起而攻之吧!

    即使皇后,也承受不住中外的质疑与非议的!

    “张都知,请都知立刻回去告诉皇后,就说:臣,昭文馆大学士兼修国史夷简,将率两制以上大臣,一个时辰后,前往延和殿伏閤面圣,探视陛下……”

    “请皇后做好准备!”

    张惟吉听着,自然明白,这是最好的安排。

    只是……

    他看了看吕夷简,问道:“元台,要不要下官去通知开封府和三衙,从今夜起,实施宵禁?”

    吕夷简听着,摇摇头:“为何要宵禁?”

    “开封府和三衙,都不要去惊扰!”

    “圣躬不过偶有小恙,何许大惊小怪?”

    “都知去告诉皇城司,宫门开启关闭,依旧如故……”

    “三衙禁军操演、出练如故!”

    “只需加强春坊、延和殿一带的防备……”吕夷简道:“命殿前司各增调两个指挥的禁军,进入大庆殿、崇政殿、垂拱殿、延和殿附近,严格戒备往来人等!”

    “诺!”张惟吉立刻领命而去。

    吕夷简则看着张惟吉远去的身影,摇了摇头,叹道:“吾真是天生劳碌命!”

    从景佑元年迄今,他已经给那位官家擦了类似的屁股两次了!

    这是第三次!

    ……………………

    “什么?”春坊内,赵昕看着甘昭吉,眼睛不可思议的瞪了起来:“阿耶昏厥了?

    “到底怎么回事?”

    他记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他的父亲要到后年,才会因为修炼房中术过于沉迷而再次病倒!

    如今,怎么会在现在就倒下?

    所以,庆历新政才会那样迅速结束。

    不止是因为范仲淹等人的改革激起了保守派和既得利益集团的猛烈反扑,也因为这位大宋天子的身体,掉链子了。

    当君王的身体出了问题时,改革、变法,就统统都要为国家稳定与正局稳定让路。

    “臣也不是很清楚……”甘昭吉低着头道:“皇后娘娘,命臣来请国公立刻前往延和殿……”

    “是要去!”赵昕立刻就下令:“甘崇班,卿立刻做好所有准备,带上孤的衣物与被褥……”

    “孤要亲侍阿耶榻前……”

    “诺!”甘昭吉闻言,立刻躬身领命。

    于是一刻钟后,赵昕就在刘永年率领的禁军簇拥下,风风火火的前往延和殿。

    而此时,吕夷简已经将消息告知了他的执政以及枢府、三司。

    于是,大宋王朝的所有重臣,立刻丢下手里的全部工作,火急火燎的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