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九十五章 唐王(1)
    赵昕来到赵祯的寝殿时,这位大宋天子,已经醒来了。看到爱子,赵祯的脸上,就露出了丝丝苦笑:“二郎怎么来了?”

    “儿臣闻说阿耶偶有小恙,心中挂记,故此来探望阿耶!”赵昕走到他身前,小小的身子,勉力的攀到床沿,摸着自己父亲略微冰冷的手。

    他的父亲的身体,作为儿子,赵昕岂能不知?

    赵祯这个人,脾气好,性格好,

    但人无完人,这位大宋官家本人的毛病也是一大堆。

    贪嘴好色、懒散、畏难、没有恒心。

    特别是这好色,贯穿了他的一生,直至晚年,中风之后,语言功能与肢体功能都大大受限,方才停止折腾。

    而在那之前,这位官家贯彻了何为‘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精神。

    他自幼就有肺病,一感冒就咳嗦个不停。

    太医和身边的大臣,都说要忌腥,但赵祯生平最爱各种河鲜海鲜。

    其嗜好刀鱼、螃蟹、蛤蜊,总是忍不住贪嘴。

    章献明肃太后在的时候,不让他接触这些东西,赵祯就有些怨怪。

    保庆杨太后宠溺他,常常背着刘太后给他藏下点零嘴。

    于是,这位官家更亲近杨太后一些。

    对杨家的眷顾,更是从来深厚。

    嘴巴都管不住,就别指望他能管得住下半身。

    从郭皇后、杨、尚两位才人为了争宠,而将宫闱搞得鸡飞狗跳。

    到现在的曹皇后、张才人相争。

    及至后来的诸般之事。

    都是他好色、心软,偏又是个痴情种子引起的。

    只是……

    已经活过一世的赵昕,看着自己父亲那苍白的脸色,虚弱的神态,心中叹息了一声:“上苍既让朕重活一生,此生,阿耶您就得听朕的!”

    心里面已经有了预案。

    什么刀鱼、螃蟹、蛤蜊,从今天开始,都得从这皇城消失。

    实在想吃,那就逢年过节,过过嘴瘾吧。

    至于女人……

    一三五休息,二四六随便浪。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最终不过四十来岁就落得一个中风,失去大部分语言能力,连走路都要人扶的悲惨境地!

    至于赵祯肯不肯听?愿不愿听?

    那就由不得他了!

    十万个喷子,已经就位。

    余婧、包拯这样的吹风机就是给其准备的。

    赵祯看着爱子紧张不安的神情,心里面也是非常愧疚,他勉力的抬了抬手,让人将赵昕抱起来,放到他面前,然后抚摸着赵昕小小的背脊,道:“阿耶这次恐怕要拖累二郎了……”

    “很快,汴京上下就都要知道,阿耶今日出的这个丑了……”

    “他们敢!”赵昕严肃的道:“阿耶,儿臣这就去召见开封府,将所有小报查封,将所有卖小报的人,全部关起来!”

    “别……”赵祯抓住赵昕的手,道:“百姓也就随便议论一下,没有恶意的……不至于以严刑酷法来堵人的嘴……”

    “况且,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吾儿,是要做尧舜的,怎能做这等事情?”

    赵昕听着,心里面叹息了一声。

    他的父亲,缺点毛病一大堆。

    但对百姓,那是真的好!

    就像现在,沿边战事焦着,数不清的资金与财富,流水一样的花了出去。

    但,天下百姓的两税,却一分未增,反而若有地方遭灾,常平仓立刻就会放粮。

    就像前年,益州路和利路,大旱饥荒,流民百万。

    赵祯派韩琦前去安抚、安顿,左藏和三司出缗钱数百万贯,终于将流民全部安置完成,没有出一点乱子!

    既然农民没有吃亏,那就一定有人吃亏了。

    吃亏的人是谁?

    答案是皇帝自己!

    最近几年,三司本来岁入可达数百万贯的盐、茶之利,全部贴进了沿边和益州路的赈灾事务。

    不止如此,左藏还搭进了许多积蓄。

    这种事情,或许在后世司空见惯。

    但翻遍整个封建王朝史,几个君王能做到?

    须知,皇帝是家天下。

    天性凉薄、寡恩,是出了名的铁公鸡。

    想从皇帝兜里掏钱,给百姓买单?

    整个封建史,上下两千多年,能有几个?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官家的性格和脾气,大宋王朝的社会文化与经济,才会迅速的繁荣起来。

    仁宗一朝,所出的大文豪、正治家的数量,几乎占到了整个北宋王朝的大半!

    唐宋八大家,有六个是在其治下出现的!

    想到这里,赵昕也是一叹,便依偎到自己父亲怀中,轻声道:“阿耶,您太伟大了!”

    赵祯听着,苦笑起来:“伟大什么啊……”

    “二郎以后,可不能学阿耶……”

    “像阿耶这样的君王,恐怕难成大事……”

    自己对自己是最清楚的。

    特别是,当他病倒下来的时候,头脑和思路是最清晰、客观的。

    因为,他不得不去考虑,最糟糕的情况。

    只是……

    抱着爱子,赵祯看着爱子稚嫩的脸蛋,可爱的神色,便告诉自己:“朕,还不能倒下去!”

    儿子还小,才两岁!

    生母又生性胆小、怯懦。

    曹皇后虽然素来刚毅有果决,但也才二十来岁,是没有能力像刘太后一样,将小皇子照顾好、抚养好的。

    更没有底气和手腕,去压服那些精明无比的宰臣,狡猾如狐的外戚、三衙功臣。

    也不可能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一旦他有什么事情,辽人、元昊等各种外来威胁、讹诈。

    想到这里,赵祯就后悔了。

    “朕真是太大意了……”

    “往后,绝不能再这样放浪形骸,无所顾忌!”

    他必须撑下去,活下去。

    必须撑到儿子长大,有足够的威望与班底,来执掌国家,来行驶权力。

    但当下,必须做好所有准备,安排好一切事情。

    想到这里,赵祯就问着在床榻旁的曹皇后:“皇后,首相与枢府的大臣,什么时候来?”

    曹皇后一直在旁边低着头抽泣,听到赵祯的话,她连忙擦掉眼泪,故作镇定的答道:“回禀官家,臣妾已经派人去知会了,应该很快就能到了吧?”

    “等宰臣们来,先招翰林学士判审官院曾公亮进来……”赵祯看着床榻上方的帘子,强忍着身体的虚弱,用着微弱但有力的声音说道。

    曹皇后抬起头来,看着赵祯,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在为最糟糕的情况做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