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九十六章 唐王(2)
    宰臣很快就陆陆续续抵达了。只是,他们不能直接入殿,要走一个程序,名为伏閤。

    所谓閤,殿后之便室。

    皇帝的禁内,隐私之地,自然不能让大臣随随便便进来。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整个延和殿,都是禁止朝臣私入的。

    不过是真宗以来,皇帝常常卧病,所以,迫不得已的时候,皇帝不得不将朝会从垂拱殿,转移到延和殿举行。

    于是,宰臣们获得了进入延和殿的权力。

    但禁内,依旧是禁区。

    按照传统,需要伏閤,获得许可后才准入内。

    曹皇后听到大臣们,都已经到了外面,立刻对张惟吉吩咐:“张都知,请都知先去将曾学士请进来!”

    “诺!”张惟吉立刻领命而去,没一会儿,他就来到了延和殿禁中的院子前。

    于是,乌泱泱的大臣,全部抬起头来,看着这位都知官。

    “陛下有诏,宣翰林学士、判审官院曾公公亮入觐!”他退到一旁,轻声宣布。

    于是,群臣立刻炸锅。

    特别是那些两制大臣、台谏官们,纷纷看着张惟吉,眼中满是疑虑。

    翰林学士,掌的是制郜拟诏,宣降诏书。

    官家在这个时候,先传翰林学士入殿,用意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陛下要制诏……”无数人窃窃私语。

    “肃静!”首相吕夷简回头,怒视群臣:“天子寝殿之前,交头接耳,此岂人臣之仪!”

    吕夷简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

    世界立刻就安静了。

    吕夷简微微直起自己一直弯着的腰杆,走上前去,问道:“张都知,官家醒来了?”

    “醒来了!”张惟吉低头答道。

    “那就好!”吕夷简回头对一直站在大臣群里的曾公亮拱手拜道:“曾学士,官家既有招,便立刻入内,拜问圣躬!”

    “诺!”曾公亮立刻出列,对吕夷简一拜,又对群臣一拜,跟上张惟吉,步入那戒备森严,甲士林立的大内禁中。

    片刻后,曾公亮就被带着来到了天子寝殿前的屏风处。

    隔着屏风,曾公亮隐隐约约看到了帷幕之后的人影,他立刻跪下来,恭身拜道:“臣翰林学士、判审官院公亮,顿首再拜,恭问吾皇圣躬!”

    于是,帷幕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良久,曾公亮听到了官家熟悉的声音。

    只是无比虚弱、低微。

    以至于他根本听不清,只能再勉力上前两步,耳朵贴到屏风上。

    这才勉强听清楚了。

    “制诏……策……忠正军………国公……皇嗣……昕……唐王……检校太保……开府仪同三司……权……权……听政事……”

    曾公亮趴在地上,在心里面仔细想了想,于是问道:“臣惶恐,敢问陛下之意可是命臣制赦,策忠正军节度使、寿国公昕为唐王、检校太保、开府仪同三司权听政事?”

    但,他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君王的回答。

    只听到了皇后的声音:“官家点头了……”

    曾公亮心中一沉,俯首拜道:“臣谨奉圣谕!”

    就听着皇后的声音传出来:“官家命学士,传宰臣入觐……”

    曾公亮闻言,再拜:“臣遵旨!”

    于是,便起身趋步,缓缓退下。

    他刚刚走出禁中,所有视线立刻集中到了他身上。

    “元台!”曾公亮对着首相吕夷简拱手。

    “本兵!”又对知枢密院事章得象拱手。

    “官家命两位入觐!”

    吕夷简和章得象对视一眼,立刻整理了一下衣冠,长身而拜:“臣等奉诏!”

    便急急忙忙的联袂而入。

    当他们进入禁中,张惟吉已经在等候了,这位都知官拉着这两位宰臣,直接掀开帷幕,来到赵祯床榻前。

    于是,这两位宰臣都看到了,当朝的大宋天子,半靠在由床垫支撑着的床榻上,皇嗣趴在他身边,一双小手紧张不已的在这位天子胸口轻轻的拍打着。

    官家的脸色,白的如同纸一样,没有半分血色,嘴唇更是稍稍有些发白,胡须上还留着些药渣,显然刚刚才喝过药。

    “官家……”不知道为什么,两位宰臣看着那躺在床上,虚弱无比的天子,一下子就热泪盈眶,跪了下来。

    他们知道,这个天下,离不开这位天子!

    虽然这位天子登基以来,基本就没管过具体的庶务,也半点都不像什么明君的样子。

    勤政这种事情,更是与之绝缘的。

    自明道二年亲政迄今,其在垂拱殿坐朝的时间,加起来恐怕连一年也凑不齐。

    然而,这个世界,恐怕没有比他更适合做大宋天子的了。

    特别是吕夷简和章得象,都经历过真宗瞎胡闹的时候。

    对此的感触是尤为深刻!

    “两位相公……”靠在床垫上,赵祯的精神越发的萎靡、虚弱,但他依然坚持着说话,哪怕声音小到犹如蚊子的嗡鸣声:“请起……”

    “朕这次,恐怕要劳烦两位了……”

    “特别是吕卿……”

    赵祯明白,现在他出了这个事情,其实他本人还没有什么影响,不过可能又要跟景佑年一样,卧病几个月,将养身体,但吕夷简就不一样了。

    他是首相,将承担一切责任。

    包括士林的非议、百姓的攻击。

    “臣等惶恐,愿为陛下效死!”吕夷简老泪纵横,抽泣着道:“唯陛下圣体早安……”

    “朕……”赵祯感觉有些头晕目眩,他半闭上眼睛,坚持着清醒,努力的说道:“朕……可……能……要……养病……”

    “国家……国家事务……就要……拜托两位……”

    他用力的抓着自己身旁爱子的小手,勉力举起来……“皇……皇嗣……虽……慧……然则……未及……未及冲龄……”

    “恐……恐难……兼顾……国家……内……内外……”

    听着赵祯虚弱、勉强,甚至可以说是如同哀求一样的话语。

    吕夷简和章得象都顿首拜道:“陛下放心,臣等即使粉身碎骨,必定护卫皇嗣,为陛下守住国家!”

    “二……卿……办事……”赵祯用尽力气说道:“朕……放心……”

    最后一个字吐出,这位天子,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昏睡过去。

    许希立刻上前,把视其脉。

    所有人都看着这个翰林医官使。

    良久,许希退后一步,对曹皇后顿首拜道:“天佑官家,病情总算控制住了……”

    “只是……”他趴在地上:“臣以为,官家可能要修养数月,甚至数年,才有康复的可能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气血逆行,稍有不慎就直接龙殡于天了。

    官家也就是年轻,身体还扛得住,加上可能吃的药剂量不算过分,而且发现及时,抢救及时,总算是从泰山府君那里把命抢回来了。

    命是保住了,但想康复就没那么简单了。

    这也是这位天子年轻,不然的话,恐怕以后语言、肢体、精神和思考能力都会影响。

    即使如此,就目前来看,也不能断定,这位陛下可以完全康复。

    但曹皇后和吕夷简、章得象听着,却都是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天子只要还能康复,那就好。

    只要这延和殿中的天子还在,国家和天下,就不会出问题。

    毕竟,大宋上下,其实早就习惯了,天子卧病,政务大小决于两府的事情。

    于是,考虑到此地终究是官家寝殿,不宜久留,吕夷简和章得象对曹皇后俯首一拜:“皇后,臣等先行告退……”

    曹皇后点点头:“两位相公慢走!”

    于是,吕夷简和章得象对着床上的天子再拜,又对天子身边的那个小小的皇嗣躬身,这才趋步缓缓退出。

    只是,当他们走到门口,他们才发现一个问题——官家没有说要命皇后垂帘听政……

    是忘记了?

    还是这位天子本意如此呢?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