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九十七章 孝子(1)
    吕夷简和章得象离开后,整个寝殿,安静的几乎能听见人的呼吸声。曹皇后的脸色,很难看。

    几乎是在两位宰臣离开的瞬间,她的脸就拉了下来。

    因为,她也发现了。

    自己的丈夫,在昏睡之前,一个字,哪怕一个字也没有提起她!

    更不提对她有什么安排了!

    “厌弃我至此了吗?”曹皇后心里想着,委屈的都想要哭。

    可是她不能哭。

    她是皇后!

    是曹彬的孙女!

    绝对,绝对不能因为委屈而哭!

    她告诉自己要坚强,要习惯!

    她清楚,自己的丈夫厌恶和疏远自己的缘故。

    除了长相,就是她的过去。

    入宫之前,她嫁过人!

    可嫁过人有什么错?

    她入宫的时候,都已经十八岁了!

    十八岁的老姑娘,有可能吗?

    况且,她的前夫,那个修道修的脑子都昏掉的家伙,早已经出家去当道士了。

    他们的婚姻,只持续几天而已。

    除此之外,曹皇后还知道,其实,她的丈夫本来选的皇后是陈氏。

    陈氏长的漂亮,但保庆皇太后一眼就相中她。

    不仅仅因为她是曹家的女儿,还因为,保庆皇太后因为郭氏、杨氏、尚氏的事情,厌恶所有长的漂亮的女人。

    于是,她成为皇后。

    这大宋的女君。

    可是……

    这又有什么用呢?

    皇帝连正眼也不瞧她一眼。

    心里面正哀叹自怜,伤心欲绝之时,一只小手忽地拉住了她的裙摆。

    曹皇后低下头,就看到了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

    “二郎啊……”曹皇后轻声唤着。

    “娘娘……娘娘……”小小的皇子,奶音清脆,但小脸却格外认真,一双漂亮的眼睛里,甚至有着孺慕的神色:“不哭……不伤心……二郎会陪着娘娘的……”

    曹皇后听着面前小人的奶音,终于忍不住蹲下身子,抱住这个虽然不是亲生的儿子,但比亲生儿子还孝顺的小家伙:“娘娘不哭,娘娘听二郎的……”

    “总算……”她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丈夫:“老天对我终究不薄……”

    “至少,我还有二郎可以依靠!”

    于是,便抱着赵昕,坐到丈夫的床头,看着那个已经因为虚弱而陷入昏睡的丈夫。

    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抓住了丈夫的手。

    也只有现在这样的时候,她才有机会靠近和接触到这个名义上的丈夫的肌肤。

    于是,曹皇后抱着怀中的小人,握着丈夫的手。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温馨,前所未有的宁静。

    可惜,这份温馨与宁静,维持不了多久。

    “娘娘……”张惟吉走到床榻前,凑到曹皇后身边,低声禀报:“宁华殿在外伏閤求罪……”

    曹皇后听着,脸上立刻寒霜挂起。

    “她还有脸来?”

    “为什么不去死?”

    然而,这些话,曹皇后也就只能在心里说说。

    因为她是皇后,母仪天下的皇后,官家的正妻,大宋的女君。

    必须为天下表率,必须做好天下命妇的榜样。

    什么榜样?

    不妒、不忌、不争、不抢、不怒。

    相夫教子,协和六宫。

    于是,尽管曹皇后恨不得生啖了那个罪魁祸首,但,没有丈夫的同意,她不能也不敢,更没有权力做这些事情。

    甚至……

    她还必须,做出一个宽宏大量的表态。

    “叫她进来吧……”曹皇后冷着脸,咬着牙齿,吐出这几个字。

    “诺!”

    “等等!”突兀的一个声音响起,正是赵昕,这位大宋皇嗣。

    “国公有何吩咐?”虽然,方才张惟吉已经亲耳听到了官家的命令,这位皇嗣将被册封为唐王,但终究诏书还没有下达,所以,他只能继续以‘国公’相称。

    “阿耶有恙在身,张娘娘妇人之身,又非皇后,不当面圣……”赵昕冷冷的说道:“以免冲撞圣驾,致阴阳五行之气迷乱……”

    张惟吉立刻愣住了。

    古代中国,玄学是很流行的。

    什么阴阳五行八卦,不仅仅指导着人们的封建迷信活动,还影响着军事、正治、医学、建筑,渗入到方方面面。

    大萌做过起坛作法,祷告上天,请求大炮百发百中的事情。

    我大清更是更进一步,曾经研究过黑狗血与妇人月事血击破英法坚船利炮的课题,更发表过N篇相关论文、研究。

    便是到了后世那个科学昌明,信息发达的时代。

    玄学指导医学,民科干涉科学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

    在如今,玄学指导一切,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人所公认的事实与真理。

    自然,阴阳五行八卦的影响,比后世严重和强大百倍、千倍不止!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阴阳五行八卦就是当代的科学。

    而赵昕,则是这个领域不可置疑的专家——连感生大帝都授法了!

    自是天命所归,天地所庇!

    既然他说了,那位才人不宜接近、靠近官家,那自然是不能了。

    否则,出了问题,谁担得起责任?

    张惟吉只是稍微一楞,马上就低下头去:“国公圣明!”

    但心里面,张惟吉和镜子一样清楚。

    这位国公,是在给皇后出气呢!

    所谓‘妇人之身,不当面圣’,不就是拐着弯骂那位才人脏吗?

    “国公之孝皇后,可谓至孝!”张惟吉不由得感慨着。

    而曹皇后脸上的寒霜,此刻尽皆融化。

    她轻轻的,爱怜的抚摸着怀中爱子的发丝,对着张惟吉道:“皇嗣所言,不无道理……”

    “张都知,请去转告张才人……”

    “便说,吾会稍候在延和殿偏殿,召见才人,告知官家近况,请才人稍安勿躁,莫要惊慌!”

    说这些话的时候,曹皇后感觉心中无比畅快,说不出来的舒坦。

    这数年来所受的气,所受的委屈,都随着这些话而倾泻一空。

    整个身体舒服的仿佛如登仙境,如饮仙酿!

    “臣谨奉娘娘德音!”张惟吉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那一对母子,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从今天开始,这皇城之中就要攻守易位了。

    官家这次病倒,即使康复,恐怕也会疏远那位才人了。

    毕竟,天下美女万万千,何必单恋一枝花?

    当年,尚美人、杨美人的恩宠,不下宁华殿。

    然而,一朝被逐,阎应文就敢扇她们耳光。

    而官家也很快迎来了新欢,于是,那两位曾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美人,便被遗忘在了道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