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九十九章 听政(1)
    “门下:朕绍隆丕绪,祗遹先猷……眷言元嗣,宜易崇称,皇嗣寿国公、忠正军节度使昕,禀社稷之运而生,获祖宗之佑而安,气函钟律之和,体毓圭璋之粹……可立为唐王、检校太保、开府仪同三司,可特授功臣号:推诚同德顺化……”赵昕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这刚刚接下来的诏书。

    内心翻滚着数不清的浪涛。

    前世,他是在十六岁生日之后,才被封王,才被许可干涉国家朝政。

    然后,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被朝臣们架着,成为了监国太子。

    于是,便在懵懵懂懂之中,赶鸭子上架。

    而如今,却提前了十四年封王。

    赵昕知道,从此,一切都会改变。

    提前踏上舞台的他,必定会改变曾经的既定命运。

    就像前世的他,改变了西夏、青唐命运一般。

    “大王……”甘昭吉走到他身边,轻声禀报:“首相吕公与知枢密院事章公求见……”

    “宣!”赵昕坐起来让人将诏书、节符、印玺都收起来。

    他知道,这两位宰臣,刚刚去见了赵祯,此来的目的,是为了和他交代听政升座之事。

    片刻后,吕夷简和章得象就联袂出现在了赵昕身前。

    他们看着端坐在床榻上,临襟正坐的新扎唐王,连忙大礼参拜:“臣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夷简(臣知枢密院事得像)恭问大王安!”

    “孤安……”赵昕亲切的道:“两位爱卿请起……”

    却没有让人赐座。

    因为他们是宰臣,也因为如今赵昕已经封王。

    对宰臣执政,必须得留一手。

    吕夷简和章得象也没有在意这点小细节,他们起身后,先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吕夷简上前一步,对赵昕拜道:“大王,臣此来,乃是奉官家之命,来和大王讲解明日垂拱殿升座听政之事的……”

    赵昕点点头,道:“卿请言之!”

    “祖宗定制,乃是日朝听政,官家总览万务,无所不决!”吕夷简慢慢的说道:“不过,自太宗以降,国家成法渐立,于是礼乐征伐出于一人,而细务庶政委任大臣……”

    赵昕点点头,这些他都知道。

    甚至还清楚其中的内幕和成因。

    但他依然非常有耐心的听着吕夷简介绍:“所谓细务庶政,为据章旨合行者、本司已有惯例者及诸般已有定例者……”

    “此种庶务细政,由各司自决之,不可上殿奏!”

    赵昕微笑的听着,对大宋王朝这个高度成熟的封建文官体系,他是既爱又恨。

    爱它的成熟、严密、完整。

    从上至下,都被其故事、条例、规矩与成法,严严实实的联系在一起。

    简直是后世公知们眼中的民猪范本。

    可惜,这个系统臃肿、效率低下而且浪费严重——大部分的时候,这个系统的所有人,其实都是在做一些无用功,虚应故事罢了。

    就像去年,三川口大败后,张士逊就以‘我是首相,按照制度不负责军国之事,打仗那是枢府的事情’,把锅统统甩给了枢府。

    连顶层都是这样,底层就更不用说了。

    可惜,赵昕现在没有能力改变。

    他甚至只能像个木偶雕塑一样,坐在床榻上,听着吕夷简介绍。

    他必须维持形象,做好一个孝子的本分。

    孝子的本分是什么?

    三年无改父道!

    所以,其实,他去听政,只是一个象征意义。

    让大臣们看到,垂拱殿里还是有人在坐朝的。

    实则,真的要做决定了,还是得去延和殿请示赵祯。

    无论大小,不分轻重!

    赵昕也是做过皇帝的人,所以他了解皇帝的心思和想法。

    更何况,这是最基本的尊重。

    吕夷简和章得象,却是滔滔不绝,向赵昕仔细介绍了大宋垂拱殿听政的种种细节。

    虽然这些事情,在赵昕的前世,他就已经无比熟悉。

    但他依然兴致勃勃的,认真的仔细的听完了这两位宰臣的介绍。

    “朝臣上奏,以班次而进,首相、次相、从相为一班,枢府为一班、三司为一班,开封府为一班、审刑院为一班……”

    “真庙曾有诏,每日群臣上奏不得过五班,除非枢府、三司、开封府、审刑院等俱有奏……”

    “有司上奏诸事,必当正贰长官联署画押,非联署画押者,不可奏也,奏之则有罪!”

    ……………………

    不得不说,这大宋文官体制,确实是成熟到让人咂舌的地步。

    种种规定,种种条文,犹如天罗地网,无所不览。

    所有人都身在其中,被束缚在其中。

    赵昕听着,也是感慨万千。

    “大王……”吕夷简介绍完毕,就上前问道:“未知大王可有德音补充?”

    “祖宗法度,博大精深,奥妙无穷,让孤闻之,如痴如醉,未有能损益者……”赵昕立刻道:“两位爱卿回去告诉上下臣工,便说,孤奉父皇之诏,升座垂拱殿中,听闻群贤奏事,唯遵父皇之纲纪,行父皇之道而已!”

    “诸有司一切大小事务,皆当如故,不可因孤而有任何改变!”

    经历了前世的失败与挫折后,赵昕已经决定换一种方式来对抗那些祖宗法度、制度——扛着红旗反红旗。

    吕夷简听着,却是高兴不已,拜道:“大王圣明!”

    章得象也微微躬身:“大王圣明!”

    于是,这两人再拜而辞,趋步而退。

    望着吕夷简和章得象远去的背影,赵昕的神色忽地就严肃起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将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何在当木偶与傀儡的同时,见缝插针的办几件事情。

    这关乎他本人的威望、未来的权柄。

    所以,这些事情只能是和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但却又不会触动利益集团,引起什么反噬的事情。

    赵昕低着头,认真的思考起来。

    忽然,他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于是笑了起来:“就是你了!”

    这个事情,不大,赵昕做决定,不会有人有意见,赵祯更不会有——因为类似这样的事情,过去他都是放权给大臣,自己不闻不问的。

    但,这个事情却影响方方面面,涉及到无数人的切身利益与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