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章 听政(2)
    庆暦元年六月戌子(十一)。垂拱殿前,几乎所有在京文武大臣,全都齐聚一堂。

    不独是两制大臣们。

    各主要有司机构,在京司库的正贰长官,也难得的穿上了朝服,系上了鱼袋,持着笏板,规规矩矩的站在了垂拱殿前的广场中。

    乌泱泱的人头,密密麻麻,起码有数百之人众!

    上一次垂拱殿早朝前,能聚集这许多人的,恐怕还得追溯到当年章献明肃太后垂帘听政时期。

    那时候,刘太后日以继夜不停的工作。

    有时候一个早朝,就要接受十九班大臣的奏报,并作出批示。

    于是,早朝常常拖到午时之后。

    “几更了?”等了许久之后,难免有大臣有些不耐烦,悄悄的问着身边的人。

    “大约快五更了吧……”有人回答。

    “你们说,唐王会不会贪睡,还没起来?”

    “应该不会吧……”

    “大概不可能吧……”

    但终究没有人敢保证,因为旧年刘太后垂帘听政的时候,当朝官家就常常因为贪睡,而不能早起,常常需要刘太后再三派人去请。

    而如今这位唐王,也就两岁多一些。

    这么小的孩子,若是在自家,恐怕还在吃奶学语,每天更是必要睡足六个时辰!

    那里能和大宋祖制一样,黎明前十刻起床洗浴,五更御殿升座?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原本站成一排的殿直武士却忽然向两旁散开。

    接着,垂拱殿那扇大门被人奋力推开。

    一排排的油灯,被人点亮,将整个垂拱殿映得犹如白昼。

    入内内侍省都知张惟吉穿着一身正式的朝服,带着整个入内内侍省的押班、供奉官以及加了带御器械的内臣,从殿中一侧走出来,走到垂拱殿的正殿宝座之前,然后俯首而拜:“臣等恭请唐王殿下升座临朝!”

    啪啪啪!

    有殿直武士,在垂拱殿前,点燃了竹子做的鞭炮(不是火药的那种,是一种很古老的烧竹子听响的方法)。

    于是,群臣纷纷翘首以待。

    就见一辆小小的撵车,抬着一位身穿王袍,头戴琉冠的小人儿,来到了垂拱殿中。

    三衙的大将们,则适时的出现,排成人墙,簇拥着这位唐王的撵车,来到天子宝座之下左侧的一个已经被安排好的座位前。

    然后纷纷拜道:“臣等恭请唐王殿下升座!”

    赵昕于是被人抱着,坐到了那张对他的年纪而言还是太高太大的座位上。

    小小的身子,很是单薄,夏末晨间的风吹来,吹动他的琉珠,但他却满是兴奋。

    “垂拱殿……”他熟悉这座殿堂的每一块瓦砾,每一寸地板,每一个石柱,每一块砖位,他甚至记得这座殿中曾经发生的无数事情。

    “朕,终于是再回来了!”他的眼睛,扫视着这座殿堂的一切,最终心满意足的低下头去。

    而随着他的升座,朝会也正式开始了。

    宣礼官的声音,随即在殿门口响起来:“首相、次相、参知政事入朝奏事!”

    于是,赵昕连忙坐直了身体,目视前方,一丝不苟。

    而很快,穿着金紫袍的吕夷简,领着正府的次相李迪,三位参知政事:晁宗悫、程琳、任布,来到赵昕面前。

    因为赵昕还不是君,只是代君听政,他们也就微微躬身一拜,然后就由吕夷简奏道:“唐王殿下,臣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夷简,率政事堂上下,拜见大王!“

    所有人都是微微作揖。

    “免礼!”

    吕夷简却是上前一步,持着笏板,看着刻在上面的文字,念道:“臣等政事堂上下大臣,伏闻殿下受官家所委任,升座垂拱殿,临殿升座,深为国家有嗣,天下有后而喜……”

    “然则……臣等受陛下之任,而为宰相、参政,却不能不为陛下龙体考虑……”

    “故臣等斗胆,请逐林瑀!”

    说着,吕夷简就带着所有臣僚,全体下拜,深深鞠躬。

    赵昕看着这个情况,他不动声色,轻声道:“此事再议!”

    他那里不明白,这位首相和他的正府参政们,是想借着他的手,除掉那个林瑀。

    这也是一种擦边球的打法。

    逐,也可以是出知地方,也可以是编管、安置,甚至剥麻。

    官字上下两张嘴嘛。

    区区一个近臣而已,赵昕点头了,两府用印了,病榻上的天子还能怎么办?

    只能承认既定事实呗!

    一个臣子而已!

    只是……

    对赵昕来说,逐了林瑀,岂不是可能要放那个宁华殿一马了?

    这怎么行呢?

    所以,他坚决不上当。

    吕夷简却是有些着急,他和过去一样,再向前一步,看着赵昕,道:“大王,如今朝野议论纷纷,人心惶惶,若不能逐林瑀,臣担忧此事恐怕难以收场啊!”

    赵昕听着,却是不置可否。

    他知道,吕夷简和正府的参政们这么着急,甚至迫不及待的在他第一次升座听政时,就把这个问题拿出来的原因——假若他们不做点什么的话,就会被人骂死。

    国子监的太学生们,可从来都是敢于怼天怼地的。

    可是,事情的当事人,官家都已经卧病在床了。

    谁还敢去他面前讨没趣?

    不怕龙颜震怒,袍服易色吗?

    而另一个当事人,又是官家的宠妃,在没有看到那位官家明确表态前,谁敢去碰她?

    于是,吕夷简就剩下一个选择——先拿林瑀出气,给士林舆论一个交代。

    只是他碰到了赵昕!

    “吕相公不必激动……”赵昕轻笑着道:“相公担忧朝野议论,士林人心,倒也确实可虑!”

    这个事情确实是要解决的。

    不然,万一这个八卦传出汴京城的范围,被西京的人知道了,鬼知道那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会不会忽然就文思泉涌,开始文学创作了。

    “这样……”

    “班荆馆中不是有十多个辽国人慰留于彼吗?”

    “就以其等阴谋刺探大宋内要为名,尽逐之回国!”

    伟大的汉佛莱爵士曾经说过,假如正府丑闻缠身怎么办?答案是驱逐七十六位苏联外交官。

    这一点对大宋同样适用。

    反正赵昕前世就没少用辽人给自己开脱。

    “这……”吕夷简却是愣住了。

    大宋上下,对辽国的恐惧,是难以言说的。

    虽然,其实澶渊之盟后,宋辽都发现,互相之间是奈何不得对方的。

    但大宋依然对辽人无比恐惧。

    主要是辽国骑兵,居高临下,时刻威胁着无险可守的汴京。

    “怎么?”赵昕却是笑了起来:“难道辽主还能因为十几个阴谋刺探大宋内要的细作被大宋礼送回国,而要与大宋开战?”

    这怎么可能呢!

    于是,吕夷简深深鞠躬:“伏唯大王能断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