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零一章 入中之谋
    “吕相公……”赵昕却忽然开口问道:“孤有一事,欲请教相公……”“大王言重,但有所问,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吕夷简立刻持芴而拜。

    “今国家入中籴本为何物?”赵昕轻声问道。

    入中,是由北宋所独创并独有的一种官营经济贸易制度。

    这个贸易制度,有点和后世的期货类似。

    但又不同,期货是指定商品,指定交割日期,标定价格。

    但入中是指定商品,只要交割到允许入中的地区,就可以拿到报酬——一张官方发给的有偿证券。

    然后商人再拿着这个证券来到汴京,找赵官家结算。

    结算方式,也不是直接给钱。

    而是按规定比例折算为茶、盐、香料、白银、黄金等硬通货。

    这一过程,被人称之为折博。

    一般来说,国家为了鼓励商人入中,所以常常会以高溢价来鼓励商人积极入中。

    按照入中地点的远近、关键程度,入中商品的折算方式也有很大不同。

    像现在,沿边军州的粮食入中溢价率就高达七倍!

    也就说,只要能将价值一万贯的粮食送到沿边,回头就能在汴京兑现七万贯的盐、茶、布帛、香料、白银、黄金等硬通货。

    当然,这也是看着美丽的事情。

    实则,入中贸易的水很深。

    赵昕的前世,变法之时,王安石就说过:小贾不能入中,唯大贾能之!唯大贾始能!所以边籴之权制于大贾,故籴价高而官费重。

    实际上王安石说的还是很客气了。

    事实上,这些大贾的名字叫外戚、宗室、重臣。

    汴京城的界身巷,走进去看一看,那富丽堂皇,门面广阔,屋宇雄壮,望之森然,每交易动辄千万的一间间交引铺的主人是谁?

    去开封府一翻就能翻出来。

    现在的话,肯定不是姓曹就是姓赵,可能或许还有姓吕的。

    这些铺子,每一间,每月吞吐的入中证券贸易量,少于五十万贯掌柜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当然了,入中的水如此之深,赵昕现在是不会去动的。

    反而,他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他只想利用入中贸易的特殊性,来为自己做点事情。

    吕夷简哪里清楚这个,他一听,吓了一跳,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回禀大王,如今入中籴本为盐、茶、香料、白银、黄金及绢布、丝绸……”

    “那入中指定商品为何物?”赵昕想了想又问。

    “应是五谷、木料、羽毛、膏油等物……”

    “在入中籴本中加入一物……”赵昕轻声吩咐着。

    “何物?”

    赵昕微笑着道:“鱼干!海鱼干!”

    吕夷简不明所以的抬起头来,大宋什么时候能有大量海鱼干供应?这些玩意又卖给谁?

    但,他没有多问,反正,入中籴本加入一件新商品就加入呗。

    举手之劳罢了。

    商人们想不想要,那就是商人们自己的事情了。

    反正,吕夷简是很清楚的,入中讲的你情我愿,强按牛头喝水这种事情,太宗和真宗都做过,结果是……入中贸易剧跌,边用不足,只能作罢。

    自那以后,赵官家就放弃了干涉入中贸易,开始坚持市场经济,将一切交给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去负责。

    边用充足,就降低入中溢价率,边用枯竭就提高入中溢价率。

    一切市场说了算!

    于是,入中贸易蓬勃发展,数十年间,便在汴京城里养活了无数人。

    “此外,入中物资之中,再增加一样……硝石、硝粉……”赵昕轻笑着:“商人运抵京师,交割之后,即刻请算!”

    硝石、硝粉在未来是必然会成为战略物资的。

    毕竟,假若只靠修造案自己去搞或者专门成立一个国营的硝粉生产机构。

    那么恐怕不仅仅耗费巨大,浪费严重,而且很可能会滋生种种问题。

    倒不如一开始就交给民间,由神通广大的商人们帮忙收集、生产。

    这样一来,大宋所得到的硝酸钾供应和储备都会大大增加。

    至于泄密的事情……

    说句实话,黑火药只要使用了,就很难保证不泄密。

    因为战争开始后,无法避免己方使用黑火药的武器的士兵不被敌人俘虏。

    一旦敌人得到了宋军士兵的火器,那么他们就算无法山寨出原本,山寨个六七成威力的火器还是很简单的。

    所以,想要保持优势,关键还是靠自己。

    只要自身的工业水平强大,暴兵和列装速度够快。

    那么敌人是拍马也追不上的。

    特别是,对于目前的世界而言。

    大宋王朝的科技与手工业水平,是顶级的。

    吕夷简听着一楞,旋即也想了起来,似乎这位唐王殿下前些日子搞出来的晴天霹雳,就要用到大量的硝粉。

    如今,他增加一项硝粉入中,倒也不算奇怪。

    而且,他仔细想了想,这种事情也不值得去惊动官家。

    毕竟,唐王只是增加一项入中物资和一项入中籴本罢了。

    剩下的事情,那就是商人们的事情了。

    商人们觉得有利可图,愿意拿手里的入中劵换鱼干,或者他们愿意不远千里,运上一车硝粉来汴京请算。

    这都是他们的自由。

    都是他们觉得有的赚的情况下开始的。

    于是,吕夷简俯首拜道:“臣会安排人将此事做好!”

    不过是写个帖子,下个公文的事情,费不了多少力气。

    正如吕夷简自己所言——举手之劳罢了。

    赵昕听着,满脸微笑。

    他本来以为,自己还得费上一些口舌,才能说服吕夷简同意。

    如今看来,吕夷简恐怕被赵祯晕厥在女人肚皮上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不愿与自己在这些细枝末节上较劲了。

    “朕真是天才啊!”想着海鱼干,赵昕就舔了舔舌头。

    在后世,有一个叫B站的地方,活跃着一群赶海的大咖。

    穿越前赵昕可爱看这些人的赶海视频了。

    而在赶海界,有一种鱼,被人称为金色传说,发财鱼——黄瓜鱼,也就是野生大黄鱼。

    传说一斤以上,其身价就陡然飙升,以两计价了。

    而这种鱼,曾经一度泛滥成灾,沿海地区,不知道有多少,每年都会形成一个庞大的黄花鱼渔汛。

    它是怎么搞没的?

    答案是勤劳勇敢智慧的浙江渔民,发明了一种叫敲罟作业的捕捞方式,利用黄花鱼属于石首鱼的生理弱点,用大量小渔船,组成包围圈,将黄花鱼群包围起来,然后敲打绑在小渔船上的竹竿,利用声波,将黄花鱼耳中用来平衡的耳石震碎。

    于是,这种鱼就会失去平衡,任人宰割。

    夏守赟去广州,就是做这个事情的。

    上个月,夏守赟已经回信,其在广南沿海,组织渔民,以敲罟之法捕鱼,果然效果显著,仅仅一个五月,仅仅八百多条小船加上十来艘大船,就捕获了超过四百万斤的鲜鱼,晒干后得到将近一万石的鱼干。

    而所费不过三万多贯的人工。

    简直是大赚!

    现在,夏守赟正命亲信带着军队,押送着这批总数将近一万石的鱼干,从广州出发,日夜兼程,送来汴京。

    以后,每一个月,广南东路,都将至少押送一万石鱼干,入抵汴京!

    毋庸置疑,这些鱼干来的正是时候!

    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这些鱼干的抵京,将再次强化和深化赵昕身上的光环!

    吕夷简却是不知道这个事情,因为夏守赟是赵家的家臣,他的奏报,是不会经过中书的,而是直接以蜜蜡的方式,直抵君前。

    一份送到了赵祯案前,一份送到了赵昕面前。

    换而言之,这个事情,现在除了赵祯外,唯一的知情人,就是赵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