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零三章 父子计议
    夜幕徐徐降临,皇城的灯火,渐渐点亮。赵祯半靠在床榻上,听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枢密副使杜衍的报告。

    “陛下,河西使者,希望可以在后日早朝时,亲自朝见唐王殿下……”

    “您看,是否允许?”

    赵祯听着,抬眼看了眼杜衍,问道:“杜卿,枢府的意见呢?”

    “回禀陛下,枢府上下一致以为,不该拒绝!”杜衍拜道:“河西,吾大宋今日最亲厚之属国,倘若使者连觐见唐王也不被许可,微臣担心,恐伤忠臣之心,徒使仇寇得利!”

    “特别是辽人!”

    赵祯听着,陷入沉思。

    今日之大宋,其实很尴尬。

    特别是在对外这方面,根本没有大唐威风八面的霸气与万国来朝的气魄。

    相反,朝贡体系,几乎陷于崩溃。

    现在,还在继续向大宋称臣,并坚持朝贡的,也就只剩下了青唐吐蕃与黄头回鹘。

    其他的藩国,不是已经独立,就是已经被灭,或者被辽国挖了墙脚。

    而青唐吐蕃,又是黄头回鹘现在唯一与大宋联络的通道。

    故而,那位河西节度使在大宋的重要性,其实很高很高!

    而辽人,一直在各种想办法,妄图挖走青唐吐蕃。

    这不仅仅是外交问题,更是意识形态上的斗争!

    一旦青唐吐蕃弃宋投辽,国际影响,将极为恶劣,更有可能使得大宋失去中国正统的大义名分!

    须知,澶渊之盟后,辽人的汉化速度,就突飞猛进。

    辽国人现在不仅仅照搬全抄了大宋的科举制度。

    就连差遣除授制度,也照搬全抄。

    上一代辽主耶律隆绪和当代辽主耶律宗真,都是汉文化的高手。

    尤其是耶律隆绪在位期间,励精图治,积极推进汉化,采取科举取士,制定差遣除授制度,使得辽国的文人纷纷出现。

    虽然还不能与大宋争锋,但再不能将视之为夷狄蛮子了。

    所以,赵祯沉吟再三,又问道:“正府的意见呢?”

    “申国公以为不可……”杜衍道:“申国公担忧,若是使者在殿上向唐王提出为其世子剃度、开光之请,恐怕唐王将不得不答应!”

    赵祯点点头,这倒也确实!

    但问题是……

    “申国公可有办法解决河西节度使可能的不满?”赵祯问道。

    杜衍摇摇头。

    赵祯叹道:“申国公这是想要朕做决定了吗?”

    “那朕要首相做什么呢?”他脸上已是微带愠怒之色。

    君王放权给大臣,目的何在?

    当然是叫大臣在关键时刻勇敢背锅!

    现在吕夷简不肯背锅,那要他何用?

    杜衍立刻俯首拜道:“陛下息怒!”

    然而,赵祯也没有办法。

    因为现在国家离不开吕夷简的强力和精明。

    于是,赵祯勉强压抑住怒火,斟酌再三,终于无奈的道:“那就请杜卿,以朕的名义,告诉使者,请使者后日早朝,垂拱殿朝见唐王……”

    他也只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了。

    终究,这个国家姓赵。

    打发走杜衍,赵祯就看向一直坐在自己身侧,为他轻轻按摩着额头的爱子,问道:“二郎方才都听到了吧?”

    赵昕点点头。

    “辅臣难用啊!”赵祯深深的感慨了一句。

    这是他的经验之谈!

    亲政以来,吕夷简他两罢两用。

    兜兜转转又一圈,最终发现,比起其他人,吕夷简起码还能做事,会做事。

    于是,只能捏着鼻子用。

    赵昕听着,也是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用人就是这样,庸才才会无条件的附和皇帝,有才干的人,哪怕是奸臣,也是有自己的诉求和抱负的。

    而那可能会和君权冲突。

    于是,君王常常只能做两个选择:一,妥协,二,罢相。

    现在,赵祯做的就是妥协。

    说到底,这个国家是赵家的,是家天下的封建王朝。

    宰执们可以撂挑子,赵官家不能。

    赵祯扭头,看向赵昕,问道:“二郎在河西的事情上怎么想的?”

    “自舜帝以来,绝地天通……”赵昕看着自己的父亲,慢慢的道:“从此,世俗的归世俗,鬼神的鬼神……”

    “除天子外,再无人可以沟通天地鬼神……”

    “节度使之请,二郎以为,绝不可行!”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赵昕可不想看到未来,牛鬼蛇神全都跑出来了。

    甚至闹出徽宗、钦宗那种搞笑的事情。

    赵祯皱起眉头来:“那二郎的意思是拒绝了?”

    赵昕笑着摇头,道:“阿耶,您难道忘记了,您是天子,可以封山神、河伯、土地及一切人间所供奉之神灵?”

    “更可以赐给佛、道两教之大师封号……”

    “二郎以为,阿耶或许可以给那位节度使一个类似活佛的封号……”

    赵祯听着,顿时茅塞顿开。

    大宋龙虎山的张天山一脉,就一直受到大宋的册封。

    譬如天圣八年,当代天师嗣位,就被封为澄素先生。

    此外,佛教的一些有道高僧(也可以是有钞能力的高僧),也会被授紫衣、法号。

    如此说来,封那位节度使一个活佛的头衔,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而且……

    册封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

    倘若大宋现在册封了那位节度使为活佛,那么,其子嗣嗣位,必然要请求大宋继续册封的。

    这样,只要册封权拿捏住,这青唐吐蕃就不大可能反叛。

    只是,封个什么封号比较好呢?

    有名有姓的菩萨、佛陀、罗汉的名号是不能用的。

    因为,经历过了爱子的事情后,赵祯已经深度的迷信了起来。

    万一那些菩萨、佛陀、罗汉什么的也存在,他贸然册封,岂不是要得罪了对方?

    “那就封……护教佛子?”赵祯呢喃着问道。

    “二郎以为,加‘西天’头衔比较好……”赵昕小心的给出建议:“再赠功德使的节旄……”

    “命节度使持节都督一切往来西天之僧道,为大宋及所以愿向西天求取真经之僧道护法……”

    赵祯听着,抚掌大赞,非常满意这个安排。

    因为,如此一来,这个册封在大宋方面看来,正治意义就大于宗教意义了。

    因为功德使是大宋官职,某些时候,宰相也可能会身兼功德使的职位。

    譬如真宗时……

    于是,在大宋看来,只是加封了一个官职而已。

    而在吐蕃人看来……

    嗯,吐蕃人愿意脑补,那是吐蕃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