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千零四章 父子的不同
    杜衍走后,赵祯又见了三司使晏殊。晏殊是来报告有关入中贸易的事情的。

    主要是,因为沿边战事紧张,国家为了制造箭支,将羽毛、筋角、铁漆等物资也加入到入中商品名录。

    于是,给无数商贾制造了投机取巧的途径。

    这些家伙,通过贿赂和收买地方上的军官和文官,将大量劣质产品甚至直接虚构一批商品,骗取国家的入中商品——主要是盐。

    因为战争的缘故,大宋中枢只能对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商贾们做的别太过,也就忍了。

    但现在,随着战事渐渐转向对大宋有利。

    统治阶级的劣根性,立刻坦露无疑。

    “陛下,这些狡猾商贾,肆意骗取盐引,致使如今京东路、淮南路和开封府的盐价大跌,公私两害!”晏殊义正言辞的报告着:“臣请陛下,下诏禁止,甚至废弃彼辈所骗取的盐引继续流通!”

    对三司来说,这种事情,毫无疑问是深恶厌绝的!

    因为,盐、茶、铁、酒、香料都是国营经济的支柱产品。

    特别是盐和茶、酒,三者岁入占了三司收入的大半!

    其中盐税收入,每年都逼近一千万贯!

    与之相比,国家的两税收入加起来大约也就两千五百万贯。

    现在,这些商贾,靠着狡猾的手段,利用程序漏洞,肆意的骗取国家盐税,侵占三司的既得利益。

    对三司来说,自然是大敌!

    以前不计较,那是因为战事紧急,国家还需要这些人。

    现在,战事缓和,那么自然是秋后算账,趁机抄家回血的时候。

    晏殊这一手釜底抽薪,直接宣布废弃所有商贾持有的盐引的消息,只要传出去,恐怕,州桥上跳河的人,会一排接一排!

    而这对统治集团来说,根本不足为奇。

    赵祯听着,却是摇头:“总计言重了……言重了……”

    “狡猾商贾,自然是有的……”

    战争财这种事情,赵祯知道,不止商人在谋求,大臣、外戚、宗室也在谋求。

    而且,大头必然是落在了权贵外戚官员手里。

    商贾不过是吃了点蝇头小利,赚点跑腿钱罢了。

    “只是……天下忠义,也是有的……”

    “三司若是如此,岂不是连忠义之士,守法商贾也一并打击了吗?”

    “渠等千里迢迢,为国捐输物资,回头,朕却一纸法令,令其破家灭门,朕心何忍哉?!”

    “况且,若朕今日废羽毛、筋角之物所换之盐引,未来大宋再有边事,国家欲求商人输边,何人敢输之?”

    “子贡赎人的故事,总计要记在心里啊!”赵祯看着晏殊,意味深长的说道。

    晏殊听着,深深俯首,拜道:“陛下仁圣,臣钦佩至极!”

    “只是,如此一来,三司今年的财赋就……”

    “朕会让左藏支封桩钱两百万贯,再让益州铸铁钱五十万贯,转支三司……”赵祯摆手道:“绝不会让三司难做!”

    “臣惶恐!”晏殊深深顿首。

    赵祯却握住他的手,诚恳的说道:“朕以总计为三司使,便是要将国家的财赋大权和计用度支,全数委托给总计!”

    “总计只需替朕当好这个家,看好这个家,勿令沿边战士有缺衣少粮之虞,勿令朕百姓有一人受水旱汤蝗之灾!”

    晏殊于是感动的哭了起来,终于是再拜而辞。

    直到晏殊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赵祯才悠悠叹道:“晏殊也是不容易呀!”

    赵昕在旁边点点头。

    大宋这个家不好当是真的。

    只是……

    晏殊今天来,恐怕想废弃盐引是假,要钱是真的吧!

    谁不知道,赵祯是出了名的爱惜羽毛,宁肯自己受罪,也不肯让百姓吃亏的人?

    就像皇城里有个故事,说是景祐元年,赵祯在宫中半夜百无聊赖,就带着近侍们一起打飞叶子玩。

    恰好当时,皇城外的金水河畔,有画舫沿河而下,其中鼓瑟吹簧,歌舞升平之声传入宫中。

    当时就有侍从官不满说:“陛下,咱们这宫里面冷冷清清的,外面倒是热闹非凡,歌舞鼓吹啊!”

    赵祯当时就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正因为咱们这宫里面冷冷清清,外面才会那么热闹啊!要是朕在宫里面热闹了,恐怕外面就要冷冷清清了!”

    这个故事,流传的很广。

    但无人能考证出来真假。

    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赵祯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赵昕前世,其为政数十年,不加百姓一税,不伤商贾一毛,像真宗那样,为了钱就把入中贸易、茶法、盐法改来改去的事情,他连碰都不碰一下。

    前些年,李咨的茶税改革,就因为可能会伤害到小农利益,而被他亲自叫停——哪怕李咨改革后,茶税收入大增!

    “二郎……”赵祯回头看着爱子,抚摸着赵昕的发丝,问道:“是不是以为阿耶有些迂腐,甚至太过了?”

    他笑了笑,对赵昕道:“朕是章惠太后抚养长大的,太后从小就教给朕一个道理……”

    “朕今日将这个道理,也说给二郎听……”

    “大仁若愚!”

    “吾家富有天下,利专四海!”

    “山泽盐池,皆为吾家之利!”

    “故而,有些时候,不得不迂腐一点,吃一点亏,可能会更好……”

    “二郎你看,如今的飞钱,为何能行得通?不就是阿耶比较迂腐吗?”

    说到这里,赵祯就笑了起来。

    大宋飞钱是他的得意之作,铜钱笨重,商贾携带不便,于是,在太宗之时,大宋就已经开始有了飞钱之制,商贾在京师向三司投牒,申请将钱币寄存,三司收到申请后,清点其钱币,每缗(一千钱)扣掉二十文的手续费,然后给一张三司发的证券,商贾就可以拿着这张证券到地方州军官府提现,也可以用来缴纳商税,购买盐引、茶贴、酒引。

    但一直以来,商贾都很担心国家政策变动,自己的存款打水漂,所以飞钱规模不大。

    直到赵祯亲政后,大宋飞钱买卖做的飞起,每天三司左藏衙门门口,都有商贾排起长队投牒。

    而随着商贾们越来越愿意将其财富,存到左藏,大宋缺钱的状况得到了缓解。

    更紧要的是,这还大大减少了国家财税的转输耗费。

    每年国家因此得到的直接、间接经济利益,恐怕有数百万贯之多!

    “况且,方才晏殊所说的事情,真的做了,朕担心,恐怕最终损的是小商贾、小市民,而大贾权贵毫发无伤,甚至趁机渔利啊!”赵祯最终意味深长的道,他读过史书,知道举凡国家干预民间私营经济,死的一定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得利的必然是有权有势的达官贵人!

    赵祯听着,点点头,认真的道:“二郎记住阿耶的教训了!”

    但心中,却知道,赵祯的做法,是姑息养奸。

    是在放纵那些权贵贵族!

    只会让那些人更加肆无忌惮的侵占国家利益,侵吞国家财富。

    若是赵昕处置这个事情……

    嘿嘿……

    可惜,现在,赵昕无法做主,也没有能力去做好这个事情。

    便只能暂时忍着了。

    等将来,再和那些家伙算算总账。

    “吃了朕的,给朕吐出来!”

    “欠了朕的,给朕还回来!”

    赵祯脾气好,不愿计较,也愿意吃亏,那是赵祯的事情。

    但赵昕脾气很暴躁,念头不通达,想找人算账,那也是他的事情!

    而如何对付这些家伙?

    赵昕前世已经有丰富的经验了。

    他们不是很喜欢玩资本游戏吗?

    那就在资本市场上,用合法的程序玩死他们!

    而当代没有任何人,能在资本游戏里玩的过一个有着全国资源和远超当代眼光见识的君王。

    “等朕掌权,朕会让尔等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赵昕在心中摩拳擦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