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零九章 边事(2)
    延福宫,在如今的大宋,只是一个皇城的小花园罢了。倒不是大宋前面的帝王们不懂享受。

    而是,真宗当年耗费无数资金建造的玉清昭应宫,已经被一把大火烧掉了。

    于是,章献明肃太后和如今的皇帝赵祯,都不敢也不想再浪费钱了。

    虽然说,只是一个小花园,但,延福宫终究是帝王后院,占地也足有上千亩。

    其中花园、湖泊、回廊、亭谢应有尽有。

    虽然都很小,但却很精致。

    而在如今,这个精致的御花园,却已经成为了一个军营。

    上千名高大强壮的禁军士兵,整整齐齐的站满了整个花园空地。

    赵昕坐在自己特制的小撵车上,从这些人身前而过。

    “大王千秋!”

    士兵们纷纷恭身行礼,表达敬意。

    赵昕只是向他们微微颔首,没有说话,任由撵车径直而过。

    已经统治过天下一世的赵昕,已经明白,若无必要,君王不要和人民直接对话的重要性。

    这是因为,统治需要君王在广大人民面前保持神秘。

    因恐惧、敬畏与崇拜,来源于未知、神秘。

    倘若不能在民众面前保持神秘,那么,统治者本身也就不再神圣!

    这就是为什么,宰臣执政,甚至学士、台谏官们敢于硬顶君王,但地方上的官员,却都是战战兢兢,害怕的不行。

    因为前者知道,君王是人,会犯错,有毛病。

    后者大多数不知道,以为君王是神,不会犯错,没有缺点,至善至美。

    而且,如今的大宋社会,种种矛盾,已是日积月累,渐渐深厚。

    禁军,也是如此。

    于是,上上下下的怨恨与不满,都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与目标。

    作为统治者,最聪明的做法,当然是让这个地方和对象,是某个具体的大臣,而非君王或者皇室。

    官家,一定都是好的。

    坏的一定是大臣、奸佞。

    只有让人民产生了这样的念头,统治者本人才会安全。

    陈胜吴广在如今的大宋社会或许出现不了,但豫让荆轲呢?

    特别是军队这种等级森严,压力重重的地方。

    尤其需要避免,任何可能将仇恨吸引到自身的可能性。

    撵车在延福宫尽头的一个回廊停下来,赵昕被刘永年抱着,来到一个偏僻的阁楼中,透过树叶的缝隙,赵昕审视着这刚刚组建完成的两个指挥的兵马。

    都是按照他的要求与标准,精心挑选出来的可靠、忠厚、老实的士兵。

    “殿下,您可有德音指挥?”刘永年在旁轻声请示着。

    赵昕的眼睛,看着那些士兵,这些被精心挑选的精锐。

    他深知,能经过他的那些严苛条件而入募的这些掷弹军士兵,一定是忠厚、老实、逆来顺受的人。

    为什么?

    身高六尺,能单手投掷十斤重铁球二十步以上。

    却不嫖娼不赌博……

    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三种人能做到。

    第一:孝子,而且是家教严苛,门规森严的家庭出来的孝子。

    这样的人在家里必定极听父母教训,在外也很守规矩。

    第二:气管炎或者是极为顾家的男人。

    平时定是一分一毫都会精打细算,心中对家庭妻儿的顾念,最为深刻。

    所以,他们能谨守本心,不敢招惹是非。

    第三种人,则是最稀缺的人——英雄豪杰。

    这种人不赌不嫖,不是因为不喜欢,仅仅是因为觉得这样是浪费时间和精力的。

    除了这三种人外,赵昕想不到其他任何理由,能让一个身高六尺,孔武有力,年轻强壮,而且身怀利刃的男人,不去做那些他随手就可以做,随意都能做到的事情!

    而在这三种人里,第三种人必定是极少的。

    可能眼前一千人里,也未必能有三五人。

    所以,他们基本可以被排除出考量范围。

    这一千人绝大多数,都必是孝子、气管炎。

    而赵昕之所以特地强调这个标准,就是因为他要定点找到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将会无条件的服从命令,也将会无条件的服从安排。

    只要按时发军饷,能让他们养活全家,让家人吃饱肚子。

    他们就会忍受种种折磨与困难。

    他们能接受的底线,将比其他人要低的多。

    而这正是赵昕想要的部队。

    一支经过训练后,绝对听指挥、服从命令,并和当前大宋上下的利益集团没有太多牵扯,有着超强战斗力的部队。

    可以在未来,替赵昕当尖刀利刃的部队!

    只是……

    人还是太少了。

    一千人,两个指挥而已。

    “刘卿,三衙禁军中,若是已不足以拣选将士,那便张榜自民间招募壮士吧!”赵昕也没有问刘永年招募过程,直接说道:“每募一士,给招刺例物二十贯,布帛三匹,米、麦各十石,盐一升为安家费!”

    刘永年高兴的道:“有了殿下的这个恩令,臣可以在半个月内,就将五个指挥全部招满!”

    大宋募兵,都会给招刺例物,也就是所谓的安家费,一般招刺例物的标准,是根据情况和招募士兵的要求而变化,有很大的自由。

    而唐王给出的这个募兵安家费,在刘永年看来,已经是历年来最高的标准了。

    足以让他将募兵工作顺利完成。

    “招刺例物的发放,卿亲自去盯着!”赵昕吩咐:“务必确保每一个铜钱,每一粒米,都发到士兵家眷手中!”

    “臣明白!”刘永年点点头,这事情赵昕不吩咐他也会做,因为他知道募兵的水有多深。

    “嗯!”赵昕点点头,让人取来一本自己编写好的小册子,递给刘永年,嘱托道:“至于已经招募的这两个指挥,卿暂时先按孤写的这个内容去训练……”

    这本小册子里,是赵昕前世,掷弹兵们的训练内容与日常操演方法。

    虽然未必科学,但却是最适合这个时代的掷弹兵的办法。

    除此之外,小册子里还有着掷弹军中的等级划分。

    军官层面上,赵昕不好变动,依旧保留原有的大宋军制。

    但在士兵层面上,他进行了改革。

    引入后世的士官等级制度,将士兵分为上中下三等,明确等级、待遇、军饷。

    下等健勇,月军饷一贯,禀米两石半。

    中等健勇,军饷直接增加到两贯,禀米增加到三石半,更给二十斤面粉。

    上等健勇,军饷三贯,禀米四石,其中两石为细色(精米),加给面粉三十斤,额外给肉五斤,油一斤。

    更规定,低等级的士兵,见高等级的士兵,需要行礼,并且必须服从高等级士兵的命令与指挥。

    高等级的士兵,甚至有权力处罚、体罚低级士兵。

    不同等级的士兵,在居住、装备、饮食方面,也完全不同,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天壤之别!

    刘永年接过那小册子,立刻拜道:“臣必谨遵殿下之命,严格贯彻!”

    赵昕点点头,不置可否,正要和刘永年再交代一下军官方面的安排,甘昭吉忽然急急忙忙来到赵昕身边,躬身一拜后,低声奏道:“大王,这是枢府刚刚送来的密白文书……”

    说着,就将一封被蜜蜡封起来的文书,呈递到赵昕面前。

    赵昕接过来,撕开蜜蜡,拿出其中的文书一看。

    “辽人果然赖不住寂寞了!”这上面的文字,丝毫不出赵昕意料之外。

    和他的前世一样,辽人行动起来了。

    其南院大王,齐王萧惠的部队,出现在了瓦桥关外。

    这是摆明了,想来讹诈大宋。

    前世,他们的讹诈成功了,大宋被迫每年增加十万两白银的岁币。

    只是……

    现在,大宋在沿边的战事,并未连续失败。

    这辽国君臣,哪来的底气,再做这种讹诈?

    赵昕想到这里,于是就看向北方——他不得不考虑一个可能:元昊向辽人奴颜婢膝的骑愿,甚至答允辽人一些苛刻条件,以换取辽国干涉大宋的可能性。

    而这,很有可能!

    元昊虽然是个疯子,但不是傻子。

    于是,赵昕想了想,对甘昭吉问道:“阿耶知道了吗?”

    “自然已经知道了,两府大臣,如今都在延和殿……”

    “走!”赵昕立刻下令:“回延和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