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洋的馈赠(2)
    赵昕的命令下,鱼干很快就上市了。因为是唐王吩咐的事情,又有利可图,所以内侍省和开封府做这个事情格外积极!

    开封府甚至立刻就给鱼干的售卖,腾出了在汴京御街的一个官营店铺,作为销售点。

    而御街人流密集,保守估计,每天的人流量都在十万以上。

    这放在后世,都是大城市的商业街才有的人流量。

    于是,这些鱼干一被摆到货架上,立刻就引起了汴京人的注意。

    鱼干上沾着的粗盐粒,更是立刻吸引了行人的眼球。

    “这些是何物?”刚刚开门,立刻就有人进店询问。

    因为是第一天开门,所以张惟吉亲自坐镇在店铺内,当然了他是内侍省的大官,是不会出面叫卖的,所以派了他的养子张若水在外面操持。

    张若水从小就被张惟吉收养在身边,耳闻目濡,非常机警,也善于做生意,见到有客上门,立刻就笑着迎上前去:“客官,这可是广南东路刚刚运抵汴京的海鱼干……”

    “您看,其上沾满盐粒,每一条上都足有一两之多!”

    “您再看着鱼干色泽金黄,鱼肉紧实,实乃上等佳肴美味啊!”

    那人听着,有些狐疑的拿起一条放在柜台上的鱼干,凑到鼻子面前嗅了嗅,立刻皱起眉头来:“怎么如此腥臭?”

    张若水听着,立刻笑着答道:“客官,您见过没有腥味的鱼干吗?”

    这年头,市面上多数大量售卖的鱼干,都有腥味。

    毕竟,都是晒的。

    当然了,也有香味扑鼻,卖相上佳的火焙鱼,但这种鱼都是家庭手工烘焙,一般都是自用,很少有人拿到市场上售卖。

    那人却是摇摇头,道:“但是,我从未见过此类鱼干,不知道能不能吃啊……”

    张若水听着,哈哈大笑,立刻拍了拍手,吩咐下人:“去将刚刚煮好的鱼汤盛上一碗给这位客官尝尝!”

    “诺!”片刻后,就有下人端着一小碗,熬煮好的鱼汤,递到那人面前。

    那人接过来鱼汤,拿在眼前看了看,纯白的鱼汤,热气腾腾,上面还飘着几片泡菜叶子,微微闻了闻,没有太大腥味,于是他大着胆子,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他的眼睛立刻就瞪了起来,味蕾上的细胞,几乎都要欢快的歌唱。

    深海鱼肉的鲜美,混合着浓郁的咸味和泡菜的酸味,直冲大脑。

    虽然,依然有淡淡的腥味,但那是可以忽略的。

    “这鱼干多少钱一斤?”他放下勺子,终于有了购买意向。

    “两百文一斤……”张若水笑着道:“客官要不要买几斤回去?”

    “两百文!”那人迟疑起来。

    两百文的价格,要说贵,其实还好。

    州桥夜市里,最便宜的糖水,也要二十文一碗呢!

    但要说便宜,却也不尽然。

    汴京城里的茶商卖的今年新茶,一斤也就两三百文而已。

    而当前米价,一石不过八九百文,这还是受沿边战事影响上涨了三百多文的缘故,不然,在景佑年间米价一石常常只有六百甚至五百文。

    两百文都能买上一斤一般的新茶或者二十斤的粗米了。

    “不能便宜一点吗?”他想了想问道。

    “客官,这是纲货!”张若水笑着道:“这里更是官营的店铺……何况……这还是唐王殿下定的价格……”他向着皇城方向拱手恭拜:“下官哪里敢更改!”

    “唐王殿下定下的价格?”这人惊呼出声。

    而这一句话,也立刻引起了其他几个跟着进店的人的注意,他们纷纷凑过来:“唐王定的价格!?”

    如今这汴京城,可只有一位唐王。

    就是那位浑身上下,都被光环与神话围绕的大宋皇嗣。

    一个两岁,就能升座垂拱殿,代父听政,不需要皇后垂帘,就能将国事处理的条条有理的贤王。

    一位受祖宗之庇,神灵传法,大庇天下,让天下人免除痘疾之患的圣王!

    有关他的传说,汴京内外,数之不尽。

    更有那佛、道两教的高僧、大道,于其中推波助澜。

    于是,在普罗大众,凡夫俗子眼中,那位唐王已经和神圣、聪睿、明远等词汇绑定在一起。

    就连大臣勋贵的家眷,也基本都这么认为。

    送去春坊的那些勋贵子弟们,每逢朔望放假回家,他们穿过的衣服,都会被家人脱下来,借给其弟妹穿上一穿。

    原因是很多人认为,这些人身沐圣恩,有那位唐王庇护,雨露恩泽,当也有少许沾染在其衣物上,给弟弟妹妹穿上一穿,或许能借到唐王的圣恩,保护这些人健康平安。

    而在这些日子来,与此有关的许多传说,都在汴京内外流传。

    其中流传的最广的一个传说,格外深入人心。

    据说,曹皇后的胞弟曹佾之子曹宛自幼多病肥胖,家人常常担忧他活不到娶亲生子。

    然而,当曹宛从唐王殿下的春坊里回家时,曹家都惊喜的发现,这个男孩身体健康的超乎想象,体重更是减了足足二十多斤,已经能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飞奔跑步,而不用担心没跑几步就气喘吁吁。

    更紧要的是,入宫后,曹宛就再也没有得过病!

    曹家人因此特别请教过大相国寺的得道高僧法惠和尚。

    和尚闻言,微微一笑,用手指了指大相国寺供奉的药师王菩萨。

    曹家人立刻就给药师王菩萨敬献香油钱五千贯,香油一千斤。

    只是,唐王身份尊贵,只有最顶级的达官贵人,才有机会送一个儿子去这位大王身边接受教诲与无上神威庇护。

    普罗大众,则是连想都不敢想。

    如今,竟有一物,是那位殿下亲自指定的价格?

    这如何不让人激动?

    需知,这年头,哪怕是汴京城里最小的寺庙上香,请一道开光过的符咒回家,也得给大和尚一贯钱的香油供奉呢!

    于是,在得到了张若水肯定的答复后,这些立刻从自己兜里,将随手携带的铜钱全部拿出来,各自买下了一两斤的鱼干。

    而仅仅半个时辰后,张若水的店铺前,就已经排起了长队。

    于是,一百石鱼干,不过一个上午便售罄。

    张惟吉大喜,马上将这个喜讯,报告给赵昕。

    赵昕听着,高兴不已。

    因为他知道,万事开头难,只要鱼干被卖出去了,那么,汴京人就会逐渐接受这种鱼干在饮食中的存在。

    这等于打开了一个市场。

    但他那里知道,此刻,汴京城中的许多商户、官员家中,一个个孩子的面前,都摆上了一碗鱼汤。

    “这可是你阿耶好不容易从X叔那里分到的……”

    “这唐王汤,可比寺院道观求来的神符水还有效……”

    “喝了以后,感生爷爷和宣祖皇帝,就能保佑尔等健康长寿,平安祥和……”慈眉善目的老祖母们看着自己的孙儿们,极为爱怜,充满了期待。

    直到看到他们将碗中的鱼汤喝光,老祖母方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从此以后,汴京一带,就有了传统。

    每逢初一十五,十四岁以下的孩子,都要喝一碗唐王汤来驱寒辟邪。

    这主要是官宦子弟,士大夫人家,格外重视这一点,雷打不动的严格执行。

    于是,在他们的影响下,普罗大众也开始追随、效仿。

    这也是多数中国民俗的传播和形成方式。

    以至于多年后,汴京,甚至整个京畿地区的百姓,都开始用喝唐王汤来取代过去的神符水做安慰剂。

    后来的中医更是认为,用唐王鱼干(大黄鱼鱼干)熬汤,可以补气益中,养胃生津,可以预防感冒,治疗胃病,壮骨养元,总之是百搭。

    这却是赵昕怎么想都想不到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