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挑拨离间(1)
    “殿下,辽国使者,已经到澶州了……”刘永年将一份公文,送到赵昕手里:“此乃四方馆送来的,辽国正使与副使的档案……”大宋四方馆,就是大宋的cia,专门做的就是刺探敌国情报,渗透敌国内部的活。

    而通常,每有辽使前来,四方馆都要照例将辽使上下查清楚,好给朝堂如何应对使团,做些参考。

    赵昕将公文拿在手里,看了一遍,就笑了起来:“辽人这次居然派了一位翰林来……”

    “看来,去年富彦国给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啊!”

    从四方馆的报告来看,这一次辽国正使,依旧是大宋人民的老朋友,其北院宣徽使萧英,其契丹名叫萧特未。

    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辽国后族奚族的精英。

    说起来,辽国的体制是很有意思的。

    经过前一代辽主耶律隆续的改革后,如今的辽国,在正治和国家构架上,逐渐大宋化。

    譬如,他们的丞相也要挂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头衔,其掌兵的机构也叫枢密院,也用科举取士,也用差遣除授制度来升迁任免官员。

    除了辽主依然遵循着捺钵传统,四季带着他的宫帐军游走在大辽帝国辽阔的疆土上外,其他貌似都和大宋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但实际上,赵昕知道,辽国迄今,在其统治集团的最高层,依然实行着一国两制。

    南面官和北面官的平衡,辽人一直把握的很好。

    其军权,始终被契丹人和奚人握在手里,就是最佳证据。

    当然了,今天的契丹和奚族贵族,早已经彻底汉化。

    就如这位北院宣徽使萧英,就是一位纯正的儒生。

    人家甚至可以和富弼这样的大宋顶级文人,谈论经义,吟诗作赋。

    萧英和富弼的友谊,甚至在其后数十年,丝毫未减。

    两人常常书信往来,谈论诗赋,交流在文学上的心得。

    但比起萧英,赵昕更在乎那位叫刘六符的林牙。

    所谓林牙,就是翰林学士的契丹语音译,正人八经的科举进士头三甲才能做的职位。

    赵昕对此人,印象很深。

    主要是在赵昕的前世,他掌权的时候,恰逢这个如今的林牙,已经贵为辽国三司使,总领大辽内外经济、商贸。

    其在任期间,大力改革了辽国官营经济的弊端,为辽主后来的东征大业,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也算是一个经世致用之臣了。

    当然了,既然是经世致用之臣,那其同义词,就是这个人爱财。

    换而言之,是一个贪官。

    贪官好啊!

    赵昕摩挲了一下双手,就对刘永年道:“契丹副使,与爱卿还是本家呢!”

    “待契丹使团至,爱卿不妨和这位林牙多走动走动……”

    宋辽往来,互相威逼利诱,都是常规操作。

    金弹银弹侵蚀,自然也就司空见惯了。

    “这……”刘永年犹豫起来:“契丹人会给臣这个机会吗?”

    宋辽交往这么多年了,双方彼此都知道对方可能做的事情,所以,使团出发前,双方都要严肃纪律。

    任何人,只要被查出来,哪怕受了对方一个铜钱的好处,回去后不死也要拔层皮。

    “怕什么!?”赵昕笑了起来:“此文臣也,又非契丹、奚族!”

    现在的辽国,和大宋一样,对武臣贵族的防范,比文臣士大夫严重的多。

    而且,因为现实正治和历史的缘故,辽主对契丹和奚族里的顶级贵族的警惕性,比大宋还高。

    有些事情,文臣士大夫碰了,最多拍拍屁股,去地方上待几年。

    若是契丹和奚族的军事贵族碰了,那就等死吧。

    当然了,在涉及大宋的事情上,文臣也好,武臣也罢,都是一视同仁的。

    毕竟,这可关乎辽主本人的面子和形象。

    赵昕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对刘永年道:“更何况,卿,孤之臣也!”

    “而彼……辽梁王之臣也……”

    “卿代表孤去向辽梁王之臣送礼,就是孤给梁王送礼……”

    “所以,卿大可以理直气壮,光明正大的登门拜访!”

    “孤料那位林牙,也不敢拒绝!”

    这就是打着送礼的幌子,明目张胆的在辽国内政上挑拨离间,煽风点火了。

    须知,当代的这位辽主耶律宗真,可是全天下都赫赫有名的带孝子!

    当朝的辽国皇太后萧搙斤,到现在还被这位孝子囚禁在辽国的庆州,派人日夜看守,不许离开半步!

    萧搙斤被囚的原因很简单——这位皇太后根本就不喜欢耶律宗真。

    因为耶律宗真不是她养大的,和她一点都不亲。

    耶律宗真是被已故的辽国皇后萧菩萨哥从小抚养长大的。

    在法统上来说,萧菩萨哥才是辽国真正的皇太后。

    只是,耶律隆绪死后,萧搙斤趁机发动政变,自立皇太后,囚禁齐天皇后萧菩萨哥,然后命人毒死了这位正牌的皇太后。

    因此,耶律宗真深恨萧搙斤,但苦于没有权力,不能报复,只好隐忍。

    萧搙斤自然也清楚,耶律宗真对萧菩萨哥的孺慕与亲近,也明白若是耶律宗真亲政,自己恐怕难免被报复,于是打算先下手为强,废掉耶律宗真,改立其胞弟耶律宗元。

    哪成想,耶律宗元也是一个带孝子,听了自己老妈的密谋后,这位辽国亲王竟跑到了耶律宗真面前告状,将自己老妈的密谋全盘托出。

    于是,耶律宗真知道后,立刻先下手为强,发动自己的亲卫宫帐卫士,首先逮捕了萧搙斤的亲信楚王枢密使萧孝先,控制了兵权,然后立刻率部突袭萧搙斤的寝宫,将其寝宫卫士和亲信,全部诛杀,接下来就将自己的母亲,送上囚车,秘密送去庆州关押。

    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耶律宗真威名大震。

    其孝子之名,名动天下,轰传四海。

    于是,本来想毒死萧搙斤的耶律宗真,也不敢真的毒死了。

    顺带着,辽国内部,也被埋下了一个炸弹。

    耶律宗真如今的长子,叫耶律洪基,今年才九岁,但却已经被封梁王,有了行宫、军队和大臣。

    但在同时,因为当年耶律宗元告密,耶律宗真才能幸免于难,并将大权夺回。

    于是,事成之后,耶律宗真封耶律宗元为皇太弟。

    什么叫皇太弟?

    意思就是我死之后,辽国江山你来坐!

    当时,耶律宗真或许是真心实意的。

    但时间,是可以改变所有事情的。

    更何况,这种帝位传承呢?

    那个当爹的不想自己的儿子来继承自己的事业?

    汉景帝和梁王的故事,历史书上可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