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挑拨离间(2)
    辽国使团来的速度非常快,壬戌日还在澶州,丙寅日(十九)就到汴京外围了。宋庭闻讯,旋即以富弼权判礼宾院,作为迎宾使,前去迎接。

    于是,富弼得以再次与自己在异国的朋友相见,并将辽国使团,按照惯例,安置到汴京城中的都亭驿官署。

    这里,自大宋立国,有辽使以来,就是辽国使者的别馆。

    使馆之中的许多建筑、陈设,都按照辽国上京的贵族宅邸进行布设。

    使馆内甚至还配备了专门烹饪奶茶和烤肉的厨子。

    此外,使馆内甚至还专门配备了帐篷,以供那些不能适应南方屋舍居住环境的契丹贵族使用。

    在过去,这些配备,称得上是无比贴心的设计。

    但在如今,在辽国使团上下眼中,却只剩下了恶心。

    在他们眼中看来,这是宋庭君臣在提醒他们——你们是夷狄呀!

    夷你妹啊夷!

    萧英心中疯狂吐槽:“自古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

    “大唐不也有鲜卑血统?”

    “况我大辽,自太祖起,便尊孔崇文,修法明礼,文物彬彬……”

    但萧英也没有办法。

    难不成,他还能去找这南朝君臣,控诉这些‘贴心’设置?

    那他岂不是有可能要被南朝人按一个数典忘祖的帽子了?

    可若是无动于衷,也是不行。

    因为,这等于坐视了大辽乃是夷狄之国的事实。

    于是,没有办法,萧英只好发动自己在这宋国的关系,首先找到了富弼,进行控诉:“彦国兄,去年兄来我国,我国上下,待兄不薄吧?”

    “贵主及贵国上下,确实待在下颇厚!”富弼当然不会睁眼说瞎话了。

    “那彦国兄,能不能看在我主皇帝陛下以及我国上下,都待阁下不薄的情分上,帮一个小忙?”萧英趁机打起感情牌。

    “何宁兄尽管说,只要在下权限之内可以办到的事情……”富弼拍着胸脯做出保证:“一定尽量做到!”

    萧英闻言大喜,立刻就拜道:“还请彦国兄帮忙,将都亭驿中所有契丹游牧时所用的器具,尽皆撤走……”

    “嗯?”富弼好奇了起来:“是用的不舒心吗?需不需要在下找人帮忙换一套新的?”

    “不是……”萧英摇摇头:“我国上下,如今皆已经习惯了居高屋雅室,不劳贵国费心了……”

    “这样啊……”富弼笑着道:“何宁兄尽管放心,明日我便命人撤走那些器具……”

    萧英于是心满意足的拜别富弼,返回都亭驿。

    然而,当他回到都亭驿时,恰好看到了一位宋国大臣,被自己的副使刘六符亲自送出都亭驿的大门。

    “那是谁?”萧英指着那个被送出来的大宋臣子问着自己身边,宋朝派来的通译官。

    后者闻言呵呵一笑,拱手道:“此乃皇城使、知春坊事刘君锡!”

    “刘君锡?”萧英眉头皱起来:“刘从德的遗腹子刘永年?”

    对于大宋内部的情报,辽国当然不会放弃侦查。

    不止两制大臣的名单,辽国人会想方设法的搞清楚,那些重要的三衙贵族的历史,他们也会仔细盘查清楚,以方便做针对。

    “嗯!”通译官道:“如今,刘春坊受我朝陛下之命,辅佐唐王殿下,为唐王左膀右臂……”

    “大体,与贵国副使地位相当!”

    萧英听着,立刻浑身上下都出了一身冷汗。

    他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圈套、陷阱。

    宋人是故意将他引开,然后那位刘春坊就趁机上门,与刘六符相会。

    “贵国这是在玩火!”萧英冷冷的说道:“玩火者必自焚!”

    “贵使言重了!”通译笑着道:“我朝唐王殿下,久仰贵国梁王殿下,遣使修好,何来贵使玩火之说?”

    “哼!”萧英冷冷的哼了一声。

    他知道,这是宋人的阳谋。

    一旦宋人这么做,他是想防也防不了的。

    难道,他还能把刘六符捆起来,绑在自己身边不成?

    所以,萧英只能放下狠话:“贵国不要以为,这等小计,就能离间我国君臣!”

    “这是做梦!”

    但心里面,萧英却已经是忐忑不安,紧张不已。

    因为,当前辽国之所以能够长期保持稳定、和平的趋势,靠的是辽主耶律宗真与皇太弟耶律宗元两兄弟的默契与合作。

    倘若这两兄弟的关系,出现了裂缝。

    那么,恐怕辽国朝堂上的平静立刻就要被打破。

    更有可能的是,让辽国重返世宗、穆宗时的混乱与黑暗。

    弑君、谋反、叛乱者,将层出不穷。

    除非,辽国上层可以搞定皇太弟与梁王耶律洪基之间的继承权问题。

    不然,这个问题,哪怕宋朝人不碰,辽国自己也迟早会引爆这个禁忌的话题。

    于是,萧英忧心忡忡的回到都亭驿,然后他立刻就召见了刘六符。

    “林牙,我听说今日林牙收了不少礼物啊?”萧英轻声问着。

    “宣徽,那些都是宋朝唐王,赠与梁王殿下的礼物……”刘六符看着萧英,没有丝毫退步,直接承认了下来:“吾受陛下之命,辅佐梁王,代替梁王收下宋朝唐王的礼物,这是合情合理的……”

    “但宋朝唐王乃是皇嗣……”

    “按制,即使唐王要送礼,也该送给我国皇太弟……”萧英冷冷的说道:“梁王虽为陛下长子,终究不是太子,怎可逾越?”

    “自古中国,只闻父死子继,不闻有兄终弟及……”刘六符义正言辞的回怼:“陛下虽策命皇太弟,但终究还是会以梁王为嗣的!”

    “哼!”萧英冷哼一声,心里面明白,宋人的这个计策虽然简单。

    但它真的有效!

    而且,直击要害,切中关键!

    自古,天无二日,地无二主。

    特别是对辽国内部的汉人士大夫文臣来说,在这个问题上,不需要用大脑思考,就能做出选择——梁王!

    因为这不仅仅是耶律家的家事。

    倘若皇太弟未来嗣位,那就意味着其他辽国的家庭之中,叔伯也可以在自己兄弟死后,拥有继承其地位、家产的资格。

    若是那样的话,就是礼崩乐坏,国将不国。

    所以,他们必然坚决支持和拥护梁王。

    可皇太弟手握重兵啊!

    这个脓包一旦被挑破,辽国上层马上就要刀光剑影,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