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救命稻草
    “那位刘林牙把礼物都收下了?”赵昕问着回来复命的刘永年。“回禀殿下,全收下了!”刘永年躬身答道,他心中至今,依然是震撼不已。

    须知道,他这次奉命登门送礼,可是明目张胆的把黄金、珍宝和银器往辽使身上塞啊!

    而对方居然真的接下来了!

    真的敢接下来!

    这辽使的胆子,真的是好大!

    他难道就不怕回去后被秋后算账吗?

    “善!”赵昕笑了起来。

    只要那位林牙收下了礼物,这个事情就好办了。

    “那位林牙,可有提示?”赵昕问道。

    刘永年点点,答道:“臣与辽使密谈了差不多一刻钟,自其嘴中,已知辽国中枢的定策……”

    “乃是八个字……”

    “威逼利诱,有所作为……”

    “乃是欲要借西贼之事,逼迫我朝,传授其种痘法,甚至迫使我朝,增加岁币……最佳情况,则是迫使我朝与西贼议和……”

    刘永年抬起头,看着赵昕,不是很能理解:“殿下,臣总觉得,这其中或许有诈……”

    “这契丹素来奸诈……”

    这就是因为情报来的太容易,反而让人怀疑的典型案例。

    赵昕呵呵一笑,道:“刘卿想多了……”

    正治上,特别是国际关系上,其实大多数时候,并不一定存在什么阴谋诡计。

    毕竟,人人都是诸葛亮、司马懿的话,这世界早就乱套了。

    况且,就算人人都是诸葛亮、司马懿,这阴谋诡计也不是随手就能想出来的。

    这又不是后世那个智库、机构满地走,顾问不如狗的时代。

    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演义里,司马懿不也被诸葛亮空城计吓退,而算无遗策的诸葛亮,也有挥泪斩马谡的时候。

    正治上把人想的太复杂和把人想的太简单,都是大忌。

    前者会让人畏手畏脚,不敢决断,而后者则会让人莽撞。

    “再说了……’赵昕嘴角溢出一丝笑容来:“这位林牙虽是辽臣,但他未必要替辽国利益全盘考虑呀!”

    赵昕的前世,就曾经一度搞不清,国家利益、家族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分野。

    他总是天真的以为,读过书,已经懂得了道理的士大夫们,不会分不清要是国家这艘船沉了,大家就要一起在风浪里裸泳,到时候一个人都跑不掉!

    但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对多数士大夫来说,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

    纵然赵官家GG了,他们也有办法渡过难关。

    何况,这天下不好好的吗?

    所以,挖一点国家墙脚,拖一下国家后腿,给自家多多谋取福利、特权,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谁要拦着他们,不叫他们作威作福,他们就敢闹事,就敢搞破坏。

    不独是保守派如此,就连在变法里攫取了大量利益,本该和皇帝共进退的新法新贵们,也都是这样想的。

    反正,国家利益,不等于家族利益,家族利益又和个人利益不同。

    士大夫们总是嚷嚷着家国天下,要求皇帝舍小家顾大家。

    但轮到自己的时候,谁动他们的蛋糕,谁就是与民争利。

    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大宋都是如此,辽国又岂能例外?

    “他可是辽国那位梁王的侍从官出身……”赵昕呵呵的说道:“在这位林牙心中,其主君的利益,高于一切!”

    要是耶律洪基不能登基即位,辽国的所有,和这位林牙有一毛钱关系吗?

    没有!

    所以,在国家和个人之间,这位刘林牙肯定会选个人。

    更不提,这其中还有利可图。

    于是,刘林牙将辽国中枢的战略,合盘托出,毫不为奇。

    损公肥私嘛,士大夫的传统艺能。

    刘永年听着,深深的低头:“殿下圣明!”

    “走吧……”赵昕挥手道:“去将此事,告知阿耶……”

    于是,便和刘永年,一起来到延和殿的后殿,拜见赵祯。

    恰好此时,赵祯也拿到了辽国使者,通过政事堂送抵的国书。

    只是看着这封用词伶俐,夹带着威胁与恐吓的国书,赵祯就已经有些底气不稳了。

    尤其是那一句‘已举残民之伐,曾无忌器之嫌,营筑长堤,填塞隘路,开决塘水,添置边军。既潜稔于猜嫌,虑难敦于信睦。’,让这位大病初愈的官家,忌惮不已。

    毕竟,辽国铁骑的厉害,那谁不知道?

    以太宗时大宋精锐,都不能胜之。

    何况如今,连打个西贼,都需要坚壁清野,才能占据主动的大宋禁军呢?

    而辽国一旦南下,那几十万的骑兵,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直趋汴京。

    只是想想,赵祯都毛骨悚然。

    脑子里,立刻就被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一类的词汇所占领。

    “诸位爱卿,这辽主国书,卿等如何看待?”赵祯问着他的大臣们,但语气已经十分的低沉。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家都看出了赵祯的畏惧与退缩之意。

    也早已经习惯了,官家在对辽事务上的畏手畏脚。

    毕竟,如今朝堂上,可还有当年澶渊之盟时的见证者。

    赵官家们看到辽国人就腿软的事情,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了。

    真宗如此,当今亦如此。

    想要官家骨头硬起来,很多人都觉得只能期待唐王将来长大后,脊椎能直一点。

    不然,想要收复燕云十六州,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既然君王已经没有了底气,臣子能够坚持的东西,也就不多了。

    即使朝堂上下都清楚,辽国人这是在讹诈!

    也定下了卖高丽来给自己解围的定策。

    只是……

    要坚持吗?

    该坚持吗?

    没有人知道。

    但大家都知道,当年在澶州坚持的寇准后来去了雷州旅游,也死在了那里,死后,想要运回故乡安葬,都不能如愿,最后只能匆匆葬在了河南府的巩县,其名誉到现在都没有平反,以至于墓碑上只能刻大宋雷州司户参军寇准的头衔。

    而同在澶州,一点都没有原则与立场的曹利用,虽然也被剥麻,但死后当今官家却为其恢复了名誉,还了宅邸与被扣押的财产。

    正犹豫间,张惟吉走进来,轻声禀报:“陛下,唐王来了……”

    于是,所有大臣都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和救命稻草一样,纷纷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