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G2 (1)
    “阿耶……”赵昕被人抱着,放到赵祯身前,微微恭身行礼。“二郎来了……”赵祯笑着抱起自己的儿子,照例放到膝盖上:“阿耶正和宰臣谈及这次辽主国书的事情呢!”

    许是在儿子面前,这位官家的语气和神态,都从容了起来。

    毕竟,没有父亲,愿意让自己的孩子,特别是还年幼的孩子,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他微微直起身子,对赵昕道:“此番辽主,是以四个问题,欲干涉我朝与西贼的战事……”

    “其一为,周世宗当年不该擅自攻取瓦桥关以南十县之地……”

    “其二为,当年我朝太宗北伐,师出无名……”

    “其三为,元昊尊辽主为舅父,且早已称臣,被辽主赐名耶律元昊,大宋兴师讨伐,不该不先问辽主的意见……”

    “其四为,澶渊之盟约定,宋辽双方在边境,皆不设要塞、路障、城市,以示友好,我朝却决水堰塞,是为背盟……”

    赵昕听完,冷笑了一声,答道:“阿耶,这辽主的脑子,是不是昏掉了?”

    “周世宗北伐,乃是吊民伐罪,行国家之大一统伟业,太宗北伐亦然,怎么会有错?”

    群臣听到这里,纷纷抬头,震惊不已。

    实在是自太宗雍熙北伐后,大宋最高层,已经很久听不到这里掷地有声,态度坚决的语言了。

    赵昕却是无所畏惧,继续说道:“何况,澶渊之盟已经约定,宋辽约为兄弟,前嫌皆不计较,辽人如今旧事重提,只是没事找事罢了!”

    “至于元昊的事情……我朝发兵之前,就已经知会辽主了,自宝元二年迄今,整整三年,辽人不置一词,如今忽然提起不过是故意使然!”

    “阿耶……”赵昕抬起头,看着父亲,道:“二郎以为,阿耶不如回书辽主,质问其一个问题:今元昊称制,大辽难道就愿意坐视?”

    这个问题,一针见血。

    辽国,当然也是不肯见到西夏建国称制的。

    因为这不仅仅关乎面子问题——大辽皇帝,亦称天子,若元昊称制成功,于辽主而言,也是颜面无光。

    更关乎现实利益问题。

    辽人和元昊的党项族,可是在河套、河西都有利益分歧。

    在赵昕的前世,宋、夏议和后,辽夏战争立刻就开始。

    不过,结果是辽人被西夏人按在地上一顿暴揍,被打的鼻青脸肿,错非元昊这个疯子自己玩脱了,被其儿子一刀砍了脑袋,恐怕,辽夏战争还是难以收场。

    当然了,更紧要的缘故,还是如今掷弹军先期招募的两个指挥,已经初步具备了战斗力。

    而且,配备了第一代被设计出来,用于投掷的手榴弹。

    这种手榴弹,用一个铁铸的外壳包裹,里面装药一斤,铁壳内还装有一百多枚锋利的铁片作为弹片,由一根导火线,从弹体延伸而出,经过试验,引信点燃后,投掷的士兵可以有五秒钟的时间来做投掷准备。

    投掷出去后,爆炸产生的威力,会将整个弹壳以及包裹在弹体内的弹片炸碎,并在强大的动能下,产生巨大的杀伤力。

    刘永年报告说:百步之内,硝烟弥漫,片瓦不存,牛羊皆毙。

    这当然是夸张的修辞说法。

    但是,这种第一代的手榴弹的威力,显然已经足够。

    辽国人若是想南侵,那就只好拉上这两个指挥的掷弹军,去雄州请辽人品尝一下被炸个七零八落的快乐。

    正所谓,手持钢刀,自然心有猛虎。

    面对着跨时代的武器和兵器,辽军骑兵会知道,什么叫降维打击的。

    当然,如今掷弹军的人数还是太少,而且,黑火药的生产与储备也不足以维持大规模的长期战争之需。

    不然的话,那就不是辽军威胁南伐,而是大宋再兴义兵北伐,收复燕云十六州,乃至于逆推草原,重建天朝上国的秩序。

    赵祯不知道这些,但他还是被赵昕的话打动了。

    “二郎所言,不无道理……”这位官家沉吟道:“只是,倘若如此直接,难免激怒辽人……”

    “阿耶莫急……”赵昕马上就眨着眼睛,笑着道:“就在方才,二郎命皇城使刘卿去拜访了辽国副使刘六符,从这位辽国林牙口中,已知辽主底线!”

    “哦……”赵祯眼睛亮了起来。

    “与阿耶所料无差!”赵昕趁机拍起自己父亲的马屁来:“辽主此次,确实是以讹诈为主……不过是想要趁机要点好处,如今种种皆是色厉内荏而已!”

    赵祯听着,马上就笑了起来,胆子和底气也充足了起来,道:“若是如此,那就好,那就好!”

    只要辽国确实没有南下的意图和决心,那就是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

    而对大宋来说,任何能够拿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哪怕是元昊问题,若是可以用钱解决,让元昊老老实实,赵祯也就认了。

    关键是元昊那个疯子不肯哪!

    非但不肯,他还写了一篇嫚书,将大宋上下从头到尾都黑了个底朝天,狠狠的将大宋颜面踩到了脚底。

    所以,哪怕再不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打了。

    不打的话,没办法向天下交代,也没办法保全国家的颜面。

    “那阿耶,就按照和两府商量的,派富弼去辽国,面见辽主,将我朝的决心,说与辽国上下听……”赵祯道:“只是……可怜了高丽上下……却要受刀兵之灾了……”

    说着,这位陛下,就流下了两滴鳄鱼的眼泪。

    但其实,他对高丽什么的,连半分好感也没有。

    毕竟,上一次高丽朝贡大宋,还要追溯到宋太宗时代,其后至今六十年,高丽人只向辽人称臣、朝贡,并没有派一个人来大宋,向大宋天子朝贡。

    所以,卖掉高丽,给辽人吃一颗定心丸,叫高丽人来挡这个灾,自然没有丝毫心理压力。

    于是,宋庭旋即就正式答复辽国国书上的四个问题。

    第一:周世宗攻取瓦桥关以南十县之地,本来是北汉的土地,和辽国没有关系,况且,中国天子遂行大一统之业,乃是正当的,同样的理由,太宗北伐亦然。

    大一统,是中国天子不可推卸的责任。

    且,澶渊之盟,宋辽已经冰释前嫌,约定不再计较从前的所有事情。

    所以,这是辽主失礼,大宋没有任何责任。

    第二,元昊反叛,非但是叛宋,也是叛辽。

    大宋天子毅然起兵平定,也是为弟皇帝出气。

    若大辽天子愿意,大宋天子愿意与大辽天子一起镇压西贼,事成之后,宋辽平分西贼之土,若辽国愿意,大宋甚至可以答应将瓜州、沙洲,这两个元昊占据的地盘,让给辽国,方便辽人将整个河西、河套连成一片。

    第三,考虑宋辽兄弟之邦的情谊,兄皇帝大宋天子,经过慎重的考虑,与仔细的查阅历史,如今已经查明,高丽是新罗之后,与高句丽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大宋郑重宣布,承认并接受大辽天子主张的‘高句丽已为唐所灭,高丽不过新罗之后,无权对任何高句丽事务进行干预与插手’的主张,并同意且赞同,大辽天子对渤海、辽东等地的统治,乃是‘代天行政’,已经命令国史馆,修改相关的史料,为大辽天子正名,特别是为前一代大辽天子辽圣宗耶律隆绪的东征正名。

    保证中立、客观且高度评价,辽圣宗东征,乃是吊民伐罪,师出有名。

    第四,作为兄皇帝,大宋天子郑重提醒大辽天子,为人君,当为天下表率,做一个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