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G2(2)
    宋庭的答复,立刻通过辽国使团,传回辽国国内。随宋庭答复一起被送到辽主面前的,还有辽国正使萧英的一份报告。

    报告里,萧英说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他已经拜见过了宋朝那位唐王殿下,并且亲眼看到,那位年幼的皇嗣,端坐在垂拱殿上,举止、言谈,都颇有威严。

    第二件事情是,萧英已经见过了宋人种痘时的情况。

    证实了这个办法确实存在,而且真的有效。

    第三个事情,萧英状告副使,林牙刘六符,私自接受宋朝官员贿赂,而且,拒不认错,请求耶律宗真给与责罚。

    得报之后,耶律宗真立刻便召集了自己的大臣议事。

    这时,已经到了八月初。

    耶律宗真的宫帐,走到了辽国南京析津府,并入驻其中。

    于是,他召集的自然都是辽国南京方面的大臣。

    譬如辽国南京留守、晋王萧孝先和辽太师、南京统军使、南京行宫都部署、赵王萧惠等人。

    当然,还有跟随耶律宗真的宫帐,一起行走的辽国中枢大臣们。

    皇太弟,南北宰相耶律宗元,政事令、吴王萧孝友,楚王、中书令萧孝穆以及以尚父、太师、中书令、韩王张俭为首的汉臣。

    “这是宋庭的答复……”耶律宗真,将刚刚送来的宋朝国书,递给众人,说道:“此外,宋帝已经任命其右正言知谏院富弼为正使,率团来我朝,商议此事!”

    “卿等怎么看宋庭的答复?”耶律宗真问着他的大臣们。

    众人互相看了看,辽国南京留守、晋王萧孝先起身道:“陛下,以老臣愚见,此事不妨答应下来……”

    “晋王这是被宋帝的条件,挠到了痛处了吧?”南京统军使、赵王萧惠立刻就讽刺起来:“晋王就这么想将太后迎回来吗?”

    晋王萧孝先就是当年萧搙斤专权时的枢密使,替萧搙斤诛杀了许多辽圣宗和萧菩萨哥的旧臣。

    那他为什么能活下来,甚至依旧身居高位呢?

    三个原因。

    第一,耶律宗真政变的时候,萧孝先非常配合,主动交出了兵权,在第一时间表达了忠心。

    第二,萧孝先的侄女,就是耶律宗真的皇后,梁王耶律洪基的生母,而且,他的两个弟弟都是辽国的重臣——辽南京留守、楚王萧孝穆以及辽政事令、吴王萧孝友。

    其中萧孝穆就是耶律宗真的皇后萧挞里的生父。

    萧孝穆更是铁杆的帝党,而且,还是辽国高层中少有的开明正治人物,辽圣宗改革的急先锋。

    这位楚王有句名言:不能移风易俗,偷安爵位,臣子之道如是乎?

    翻译一下,就是:当官不移风易俗,改变风气,不如回家卖红薯。

    而矢志于继承父业,继续改革的耶律宗真,当然离不开萧孝穆的辅佐与支持。

    第三个原因,则是传统。

    耶律家和萧家的联姻,是辽国建立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事情。

    对耶律家来说,萧家就等于舅家。

    而且,对契丹来说,萧家其实不是一个家族。

    而是一个庞大的,足可影响到辽国根基的两个强大氏族的联合体——契丹乙室部与拨里部的高层贵族。

    那他们怎么全部姓萧了?

    答案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是汉太祖高皇帝刘邦的脑残粉。

    这位辽国太祖建国称制后,深深的认为,自己就是刘家的后代,是大汉帝国的继承人。

    于是,他命令将耶律氏的汉姓定为刘氏。

    又赐世代辅佐耶律家的乙室部与拨里部姓萧,命令这些忠心耿耿的爪牙,像汉朝的萧何家族拱卫汉帝刘氏家族一样,拱卫和保护耶律家的统治。

    所以,耶律氏读作耶律,写作刘氏。

    所以,在事实上来说,辽国皇室耶律氏和其后族萧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皇帝和外戚的关系。

    他们还是正治、军事和权力上的盟友。

    是一体两面的存在。

    皇帝可以处死那些触犯了自己的萧氏贵族,但无法消灭萧氏。

    因为萧氏被消灭了的话,耶律家也就离死不远了。

    基于这些原因与理由,耶律宗真政变成功后,也只是将萧孝先流放到南京,进行软禁,等他巩固了权力后,就解除了软禁,只是贬为晋王。

    因为他的儿子耶律洪基,需要萧孝穆兄弟的保驾护航。

    但也因此,萧孝穆兄弟,成为了萧惠的眼中钉。

    有事没事就要撩拨一下。

    道理很简单——如今的辽国皇太后是萧孝穆兄弟的姐姐,现在的辽国皇后是萧孝穆的女儿,萧孝友的侄女,若未来的辽国皇后,依旧出自这个家族。

    那其他家族还要不要混了?

    所以,哪怕萧惠家族和萧孝穆的家族,都同出淳钦皇太后述律平的弟弟阿古只,却也难免针锋相对。

    萧孝先听着自己那位远房堂弟的讽刺,他微笑着道:“难道齐王认为,陛下不应该迎回皇太后,以尽孝道吗?”

    “难道齐王想陷陛下于不孝的境地?”

    若是几年前,萧孝先还没有这个胆子,因为彼时他外甥还小,且耶律宗真的地位还未稳定。

    但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

    前年开始,辽国就在萧孝穆的主持下,进行了一次全国范围的人口普查与登记。

    如今,这项活动已经结束,辽国境内的人口被再次统计了一次。

    徭役与赋税,也都因此得以平均分配下去,耶律宗真的统治因此大大稳固。

    现在,哪怕萧搙斤被迎回,对于耶律宗真的统治也造不成任何影响了。

    “海里!”萧惠高声喊着萧孝先的契丹名字:“你不怕死吗?”

    “假如是忠于陛下而死,萧家儿郎,心甘情愿,甘愿引颈就戮!”萧孝先俯首而拜,看着耶律宗真,磕头道:“陛下,倘若您怀疑臣,那就请让臣死在您面前,再让人将臣的心肝挖出来看看是否是红色的!”

    这下子萧惠抓瞎了,他只好跟着跪下来,拜道:“陛下,老臣当年奉先帝之命,讨伐高丽,面对高丽蛮子的弓弩,始终不改其色,后来受先帝之命,三讨阻卜,受创三十余,无一在后背!”

    “若问忠心,满朝上下,除了韩王之外,谁还能与臣相比?”

    耶律宗真听着,脑瓜子都大了。

    他连忙下场,扶起这两位老臣,道:“两位爱卿,皆朕肱骨之臣,皆为大辽忠臣,朕始终不渝,坚信不疑!”

    “两位爱卿,就不要再为一些细枝末节,做口舌之争……”

    “先谈谈,南朝这个回复,我朝如何应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