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庆暦之盟(2)
    庆暦元年八月,辽主耶律宗真在其南京析津府,接见了来使的富弼、吕公著一行。为了进行恐吓,辽主甚至动用了他的宫帐亲卫,作为卫士,陈列在道路两侧。

    但富弼和吕公著面不改色,直面辽国铁骑,更在耶律宗真面前侃侃而谈,将辽国君臣提出的主张尽数驳回。

    辽人理屈词穷,只好加大军事威胁。

    于是,耶律宗真命令其南京的藩汉军队,向南调动。

    不过半个月,瓦桥关外的辽国兵马,就已经达到了五万之巨。

    大宋的边防压力,骤然增加,作为前线的大名府更是出现了士绅逃亡的事情。

    若是往常,辽人的这种恫吓是极有效果的。

    因为,大宋君臣,害怕和畏惧辽国骑兵南下,更畏惧战争带来的破坏。

    然而,现在,多了一个赵昕。

    尽管,这位大宋唐王,年仅两岁多,但却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威望与班底。

    政事堂和枢府,在赵昕的威胁下,顶住了赵祯急于达成协议的心理——大宋确实不杀士大夫,但大宋天子,却有能力也有权力,不用某些臣子。

    宰臣必须为他们的子孙着想。

    毕竟,科举考试最后的殿试,可是皇帝一言而决的地方。

    兼之,李迪为集贤相,这位次相对赵祯有着强大的影响力,更是主战派,在李迪出面后,赵祯的态度也转为强硬。

    于是,召见辽使萧英、刘六符,严厉呵斥了辽国的不义之举,更声称:倘贵主果然不顾两国盟好,一意孤行,破坏兄弟之约,那么朕将迁都大名府,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与贵主在黄河之畔,一决生死!

    于是,下诏升大名府为北京,派遣参知政事程琳,前往北京坐镇。

    更命殿前司的拱圣军抽调五个指挥,侍卫亲军步军的天武军抽调七个指挥,开赴大名府。

    一时间,宋辽两国各自在边境,陈设重兵。

    大宋禁军甚至连床子弩,都拉上了城墙,摆出一副——你有种来啊,哥射死你。

    辽国则丝毫不虚,骑兵靠近瓦桥关,然后沿河而走,做出一副:我就来了,你倒是射啊!的架势。

    这让西北的元昊政权,大喜过望,迅速派遣使团,给耶律宗真送去了礼物——数十名党项美女,更奉上党项人的许多珍宝。

    可惜,元昊的使者还没有走到辽国南京。

    辽主的态度,就忽然转变了。

    首先是在八月已亥(二十二),耶律宗真下令,撤回了皇太弟耶律宗元指挥的宫帐军。

    紧接着,在八月甲辰(二十七)又下令逐步撤回派遣到边境的藩汉部队。

    更亲自在析津府的皇宫里,举行宴会,招待大宋使团,释放出足够的善意。

    于是,作为回应,大宋开赴大名的禁军,全体留在澶州。

    于是,当元昊的使者,见到耶律宗真的时候,宋辽两国的边境军队,已经脱离了接触。

    期间,两国都保持了克制。

    宋军一箭未发,而辽军的马蹄,也从未踏入宋境。

    这就让元昊派来的正使野利旺荣愤愤不平,他对来接待他的辽国大臣萧恢说道:“我国陛下,诚心诚意,奉大辽天子为正朔,大辽就是这样回报我主的吗?”

    萧恢听了,冷笑起来:“贵国果然真心侍奉我大辽天子吗?”

    “当年,我朝先帝圣宗皇帝遣使封贵主为夏王,下嫁公主为妻……”

    “贵主又是如何报答圣宗皇帝的大恩大德的?”

    “自建国家,自号大白高国,自称兀卒……”

    “这些岂是为人臣子能够做的事情吗?”

    野利旺荣听着,理屈词穷,不能回答,只好道:“若我国被宋庭消灭,贵国能有什么好处?”

    “若我国存在,贵国就可以不用再担心宋人北伐,我国就可以帮助贵国牵制宋庭的力量……”

    萧恢听着大笑起来:“我大辽铁骑,威震天下,举世无双,何须贵国帮衬?一个指头就能吓住宋人了!”

    “更何况,如今宋帝已然同意与我国新立盟约,重申兄弟之好,共守中国祖宗之土!”

    “贵主若是识相,不如早早弃械投降,或许大辽天子可以替贵主求情,依旧为宋、辽之臣,镇守灵州!”

    自数日前,耶律宗真在皇宫招待宋使富弼之后。

    宋辽谈判就已经进入实质性的协商阶段。

    两国大臣,开始咬文爵字,进入了一字一议的精修时期。

    通常,这也意味着,两国距离最后协议达成,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

    本来,按照辽国上层的设计,进展是不会这么快的。

    最起码,辽国也是打算从宋庭那边敲上一笔浮财与军费,再掉头东下。

    然而,在半个月前,辽东京留守萧古鲁派人来报,高丽人勾结女真的五国蒲聂节度使拔乙门以及石显部落,攻陷了辽国在鸭绿江边的重镇保州城。

    这是因为,高丽人得知了宋辽盟会,并且宋朝已经承认辽国对渤海以及高句丽的所有权。

    为了防止辽国再次兴兵,高丽现在的国王王亨毅然下令,命令其西北路兵马使金中恒伺机而动。

    金中恒是已故的高丽宰相王可道的人,是死硬的反辽分子和大高句丽思想的铁杆信徒。

    于是,他立刻联络早就和他有联系的生女真各部,于八月中旬,趁辽国守军不备,突袭保州,拿下了这颗辽国的钉子。

    对耶律宗真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战争借口与理由了。

    于是,现在,辽国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和宋达成协议,然后再挥师东进,一举解决从耶律阿保机时代开始,就一直在他家后花园里诱拐那些天真无邪的渤海遗民与女真生番的高丽蛮子。

    这一次,耶律宗真要永绝后患!

    所以,他已经命令他的宫帐军,开赴东京待命,又下令留守中京的辽枢密使萧敌烈,亲率五万骑兵,在冬天前开抵东京。

    同时,辽国的粮草与辎重,也开始向渤海集结。

    大军已经磨刀霍霍,就等着明年一开春,就叫高丽人知道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于是,在这个情况下,元昊别说送妹子了。

    就算把他的姐妹全部剥光了送到耶律宗真床上,他也不会看一眼。

    这位大辽天子,已然沉浸在完成父祖之志,荡平高丽的美梦中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