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暴君
    “秦州?!”野利荣仁和野利遇乞一听这个地名,马上就来了精神。

    因为秦州是宋庭沿边最富的地方。

    那里有着堆积如山的粮草和数不清的牛羊财富。

    人口更是足有十余万,只要啃下来了,足可让他们快快活活的潇洒好几年。

    “兀卒……”野利荣仁小心翼翼的道:“秦州乃宋人重镇,历来重兵把守,我国缺乏攻坚武器,恐难撼动啊!”

    “这有何惧?”元昊冷笑着道:“宋庭知秦州的乃是叫范祥的进士……”

    “此人,朕曾遣人观察过他……”

    “虽然有些才干,但好大喜功,刚愎自用,喜欢独断……”

    “这正是朕喜欢的宋庭官员!”

    “我们可以诈降,然后突袭其城池……”元昊冷笑着说道。

    诈降,然后突袭,最后夺取城市,这是元昊家族的祖传秘诀。

    从祖父李继迁打下灵州城池开始就屡试不爽,不止是宋庭经常上当,就算是回鹘人、吐蕃人,也都栽倒在他们家的这一绝招之下。

    也是靠着这一手,元昊家族,才能从一州之地,发展到现在的三千里之国,甚至敢于和宋庭叫板。

    “但……他只是知州……”

    “秦州都钤辖和陕西路马步军都部署,才是掌握当地驻军的官员……”素来冷静的野利遇乞说道:“兀卒,这两人,您打算如何对付?”

    “简单!”元昊狞笑着道:“先在宋朝的泾原路,发动攻势,吸引宋庭的注意力……”

    “然后,遇乞你带上两千铁鹞子,一万擒生军,从侧翼迂回,直插宋朝的渭州,做出欲要直扑长安的架势!”

    “宋庭主力,全部布置在前线,其后方空虚无比,若知遇乞你有攻打长安的可能,必然从侧翼抽调兵马支援长安……”

    “急切之间,宋庭能从哪里调兵呢?”元昊狞笑着。

    答案自然只有一个——秦州的驻军。

    而秦州的禁军一旦被吸引走,当地留下的乡兵和藩部兵马,自然就只能唯那位范知州马首是瞻。

    “兀卒,您打算派谁去诈降?”野利遇乞问道。

    “当然是朕的太子宁令哥了!”元昊狂笑起来,看着野利遇乞:“怎么样,遇乞,朕的部署如何?”

    野利遇乞深深低头:“圣明不过兀卒!”

    但心中,却已经在泣血。

    野利遇乞知道,元昊是在试探他,看他是否忠诚。

    所以,他连片刻的犹豫和迟疑也没有。

    “哈哈哈……”元昊大笑着扶起野利遇乞:“朕知道你和太子都委屈,朕将来会补偿你们的……”

    “臣不敢!”野利遇乞连忙磕头:“兀卒能看得上臣和太子的妃子,这是臣和太子的荣幸!”

    在数年前,元昊的长子宁令哥大婚,娶得太子妃是没藏氏的女儿,相貌绝美,清纯动人。

    于是,在婚礼上,兀卒元昊一眼就相中了自己的儿媳妇,当场就不顾体统的代替了自己儿子大婚,将太子妃变成了皇妃。

    太子宁令哥能怎么办呢?

    只好忍泪献上自己的妻子,还得第二天乖乖的去叫母妃。

    但元昊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知道了没藏氏出美人的事情。

    于是,召集大臣们娶的没臧氏妻子,然后,他又知道了,野利遇乞的妻子貌美如花,便当场带回寝宫。

    好在,这种事情对党项人来说,虽然屈辱,但为了权力,也不是不能捏着鼻子接受。

    但问题在于,元昊的心思,没有人能猜到。

    哪怕野利家族忠心耿耿的服侍了他这么多年,野利遇乞兄弟也依然不能知道这位大白高国的兀卒下一秒的想法。

    只能是战战兢兢的小心伺候,忍耐着这位开国兀卒的种种暴虐,等待太子登基,苦尽甘来。

    “那就这样吧……”元昊大手一挥:“遇乞,你去告诉太子,说明朕需要他假装因为朕抢了他的女人,愤愤不平,从而联络宋朝的那个秦州知州范祥……”

    “诺!”野利遇乞兄弟深深俯首。

    看着野利兄弟消失在宫殿门外,元昊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养不熟的白眼狼!”他骂骂咧咧着:“朕迟早会将你们全部收拾了!”

    元昊知道,不管是宁令哥还是野利家的人,都在等着他死,都在忍耐着他。

    看上去似乎是很不错。

    但,他是谁?

    他可是元昊!

    连母亲、舅舅、外祖也能闭着眼睛全部杀掉,连亲生的儿子、女儿也能亲手勒死的人。

    反对他,哪怕只是在心里,即使只是想想,都是罪不可赦!

    “兀卒……”在元昊骂骂咧咧的时候,一个党项贵族来到他面前,跪下来,拜道:“您召见我吗?伟大的兀卒!”

    “讹宠你来的正好!”元昊看到这个人,马上就笑了起来:“刚刚碰到野利家的兄弟了吧?”

    “嗯……”

    “这些混账东西,吃干饭长大的废物,朕让旺荣去辽国,结果就给了朕这么一个结果!”

    “讹宠,你不会让朕失望的对吧?”

    来人立刻跪下来,磕头道:“兀卒放心,没臧家族永远是您的狗,您的鹰,您的牛羊……”

    “很好!”元昊点点头:“那么宋朝的事情,可查清楚了?”

    “回禀兀卒,都查清楚了……”没臧讹宠谄媚着道:“我派了许多探子,乔装打扮,混入宋朝的城市里,拿到了邸报,也询问了许多商贾……”

    “那情况到底是怎样?”元昊问道。

    自从二月末,元昊从六盘山撤军后,就不断有流言从宋境传入西夏,许多人言之凿凿,元昊杀掉的张元吴昊,根本就不是宋朝的细作、探子。

    更有人说,是汴京的宋朝皇嗣,略施手段,就让元昊杀了自己的智囊。

    这个事情,对元昊的威信打击非常大。

    许多贵族都因此开始怀疑起兀卒的英明神武来。

    兼之,宋庭联手吐蕃、回鹘封锁元昊的经济贸易,导致国内物价飞涨,民怨沸腾。

    于是,有孩子开始传唱起一首名为‘十不如’的歌谣,对元昊讽刺至极。

    这让大白高国的兀卒怒不可遏,出动铁鹞子到处捕杀那些敢传唱的人,哪怕是孩子,发现了也丢进黄河里去。

    “臣已经查明了,此事,乃是宋庭奸计,欲以此打击兀卒的威望……”没臧讹宠笑着说道:“那张元吴昊,确实乃是宋庭探子,这是臣重金收买的宋朝经略夏竦的管家亲口告诉臣的人的……”

    “朕就知道是这样!”元昊高兴的说道。

    伟大兀卒怎么可能犯错呢?

    绝对不可能的!

    于是他当即下令:“讹宠,你去传朕的命令,往后再有敢传此类谣言者,杀无赦!”

    “诺!”没臧讹宠立刻磕头再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