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藩部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十一月庚申(十四)。此时,距离高若讷和刘永年,入驻秦州,已经过去了四天。

    但秦州城的热闹与喧哗,却一丝未退。

    几乎整个秦州的藩部豪强们,都已经入城了。

    这些平素在外面,骄横不已,无法无天的豪族首领们,在这秦州城乖的和宝宝一样听话。

    就算是秦州当地的土霸王,曾经连知州面子也不肯给的大石部族的头领木横,现在也和小学生一样听话。

    “高大帅,高大帅……”五大三粗的汉子,平日里就算是被人在身上砍了一刀,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此刻却和部族里的奴隶一样,谄媚的凑到高若讷身前:“大帅,额听说,唐王爷爷下了恩典,要给咱秦州的父老种痘……”

    “是有这个事情……”高若讷笑着道:“唐王殿下派来的医官,很快就能到秦州……”

    “等他们一到,这种痘就会开始……”

    “木头领放心,唐王殿下的恩典,头领也一样能有……”

    “大帅是唐王爷爷身边的人,您说的话,额当然信得过……”木横小心翼翼的低着头:“只是,额想求大帅一个事情,种痘的时候,大帅能不能赐下唐王爷爷用过的物件,给额的小崽子们庇佑庇佑……”

    “若能得到这个恩典,额的部族,往后定然听从大帅的征调……”

    类似这样的话,高若讷这几日,已经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所以,他微笑着道:“头领放心,唐王殿下临行前,曾经赐给本官一柄宝剑,到时候,本官亲自持剑,替头领的子侄护法!”

    木横听完,立刻就跪下来磕头谢恩:“唐王爷爷恩典,额永世不忘!”

    “往后,但凡用得到额的地方,只要大帅一个招呼,额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定然赶来!”

    藩部的人,素来都是这样。

    有恩必偿,有仇必报!

    “头领言重了……”高若讷扶起木横,对他道:“眼下,倒还真有事情,需要劳烦头领帮忙……”

    “大帅请吩咐!”木横立刻就拍着胸膛说道:“只要额能做到的,就算是死,额也一定不负大帅所托……”

    “没那么严重……”高若讷笑着道:“是这样的……”

    “本官陛辞前,曾去春坊拜见唐王殿下……”

    “殿下交给了本官两个任务……”

    木横听到这里,马上就跪下来,问道:“唐王爷爷有什么吩咐?”神色已经是虔诚到像膜拜佛像。

    “殿下听说,太宗的时候,温恭肃曾知秦州……”

    “恭肃爷爷!”木横听着,马上就道:“那是个好官啊,额家里现在都还有供奉恭肃爷爷的神主牌呢!”

    在这秦州地区,有两个汉人官员的声望,比这些藩部本身民族史上的英雄还要大。

    这两个人,一个叫温仲舒,因其谥恭肃而被秦州人尊称为‘恭肃爷爷’,另外一个就是已故的大宋名将,曾在秦州戍边十余年的曹玮。

    其中,温仲舒的影响比曹玮更大。

    那个数十年前,被贬到秦州的大宋文官,是秦州本地,从混乱无序走向有序、繁荣的关键。

    在他之前,秦州的藩汉部族已经互相砍了上百年。

    这里所有的文明、秩序与组织,都已经被仇恨与野蛮取代。

    哪怕是秦州城,也不是安全的。

    当时,便是沙洲、瓜州,都比秦州安全。

    但温仲舒在他有限的任期里,改变了这一切。

    他拖着年迈的身体,不顾疾病,深入山川与峡谷,一个部族一个部族的找上门去,劝说诸部走下山区,放下武器,拿起锄头。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三次不行,那他就不是上门劝说了。

    而是带着大宋禁军来讲道理了。

    于是,一面说之以礼,一面晓之以道。

    短短两年,秦州藩部,全都被他游说说服,走下山川,走出峡谷,来到平原。

    然后温仲舒,传授他们中原耕作技术,给他们种子、耕牛,教他们建立屋舍。

    秦州迅速的恢复了秩序,文明重回这片古老的渭南之地。

    短短数十年,秦州就从蛮荒、边鄙之地,变成了大宋沿边最富裕、最繁荣的军州。

    旧日在山林之中,衣衫褴褛,连肚子都吃不饱的苦哈哈们,如今已是牛羊成群,腰缠万贯的大豪族。

    饮水思源,秦州藩部自然对那位曾经的知州,无限仰慕与崇拜,甚至奉如神明一样的祭祀。

    “是啊……”高若讷笑眯眯的道:“所以,唐王殿下交给本官的这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在秦州,为温恭肃立碑建寺纪念……”

    “为此,唐王殿下,特地拨给了本官五万贯,作为立碑建寺的经费……”

    “只是,本官以为,既然要建寺立碑,不如尽量建大……”

    “所以,本官希望,各部,特别是像大石部这样的大部,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木横听着,立刻就拜道:“启禀大帅,若大帅要为恭肃爷爷立碑建寺,额的大石部愿意奉献两千贯,此外还愿出壮丁两百人,供大帅差遣!”

    建寺庙这种事情,藩部是最喜欢的了。

    因为,有了寺庙,就意味着有和尚,而和尚可以为部族上下祈福、诵经、讲法。

    是藩部最重要的精神寄托来源。

    只要是建寺庙的事情,这些藩部,别无二话。

    更何况是给他们仰慕和崇拜的恭肃爷爷建寺庙?

    那更是没话说!

    “善!”高若讷笑着扶起木横,心中对唐王殿下的敬畏,又深了一些——远在汴京的唐王,就已经对数千里外的秦州藩部的性子,了如指掌,洞若观火,真不愧幼年圣王!

    “此外,唐王殿下听说秦州本地,荒地颇多……”高若讷笑着从怀里取出一包种子,递给木横,道:“所以,殿下特地命人,找来此物,希望本官将此物赐给诸部……”

    “叫诸部头领,开垦荒地,种植此物,收获之日,唐王会亲自遣人来此收购……绝不会让各部头领吃亏……”

    木横听着,立刻受宠若惊的磕头:“唐王爷爷恩典,唐王爷爷恩典!”

    高若讷则在心中长出一口气,到木横为止,这秦州大小藩部,基本都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

    接下来,自然是按照唐王的要求,认真推进这两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