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三十章 入寇(1)
    延州,大宋环庆路的核心与边防重地所在。随着一声鼓响,大宋陕西经略安抚副使、知延州范仲淹便走入了府衙都堂之内。

    “经略……”

    “大府……”

    早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的环庆路的文武官员,立刻上前问好。

    从称呼就能将他们区分出来。

    若是称经略的,必是武将,而若是称大府的则必是文官。

    “诸公不必多礼!”范仲淹拱手道:“如今军情紧急,些许俗礼,也就不必再计较了!”

    范仲淹身材壮硕,看上去颇为高大,面容坚毅,双手甚至长满了老茧,两鬓也开始有些斑白之色。

    要是不知道的人,恐怕多半会以为,这是一个大宋赫赫有名的戍边武臣,而非曾经在汴京城里呼风唤雨,甚至敢和宰相掰手腕,与天子唱对台戏的谏官文臣清流。

    事实上,当代的清流文臣,没有丝毫他们后世徒子徒孙们的样子。

    大部分谏官,都是寒门出生。

    像范仲淹、余婧、富弼,都是苦哈哈,知道人情世故,也懂茶米油盐。

    特别是范仲淹,他小时候,父亲早亡,母亲改嫁给了同乡的朱文瀚,那时候他才两岁,不知世事,于是一度连名字都是叫朱说——直到后来,他中了进士,当了官,方才改回本姓,将老母接到身边侍奉。

    而在那之前,深感寄人篱下之耻的朱说,很久就离家出走,来到应天府,拜在了大儒戚同文门下读书。

    老师虽然给了他一张书桌和一个求学的机会。

    但,生活和一日三餐,却需要自己去挣。

    所以,这位大宋重臣的经历和生活,远比历史书上的三言两语,更加刺激和丰富。

    “西贼已经入寇!”范仲淹走到都堂上坐下来,对众人道:“昨日,清涧城方向就已经发现了西贼大队主力……”

    “故而,种崇班如今正在清涧城,严防贼寇破关侵扰!”

    所有人都是严肃以待。

    因为,这一次元昊入寇的规模,空前盛大。

    几乎能和去年,元昊大军侵袭环庆路相比了。

    仅仅是目前所能发现和探查到的元昊在横山的兵力,就起码有五万之巨!

    其中,甚至还有铁鹞子这样的元昊亲军。

    既然铁鹞子来了,那么元昊还会远吗?

    元昊若亲至,那么,这对整个环庆路,都是考验!

    须知,元昊用兵,素来疯狂、大胆,能人所不能!

    就像是三川口之役,其实就在延州城外数十里发生。

    元昊用的是标准的围点打援,以逸待劳,以消灭有生力量为主的战术。

    而刘平立功心切,骄傲轻敌,则是大败的主因。

    现在,元昊大军再次迫近,他会用什么战术?又会采取何等大胆的战略?

    没有人能知道。

    但大家都明白,一旦元昊开始进攻,必是狂风骤雨一般的猛烈攻击!

    “清涧城有种仲平,仲平治军素来用心,其部果敢,倒是不用忧虑太多……”范仲淹说道:“吾只担心一件事情……”

    “麟州!”

    麟州在延州东南,卡在环庆路与泾原路之间,是大宋沿边这两个军事重镇的联系节点,亦是自古以来三辅的屏障,自唐季以来,西北的敌人入寇,都必取麟州。

    麟州若失,不止环庆路与泾原路的铁壁封锁线将出现一个巨大的缺口。

    更可怕的是,元昊的骑兵可以长驱直入,攻略大宋陕西腹地。

    而大宋边军主力都在前线,后方空虚至极,仅有京兆府的永兴军有三千兵力可用。

    但,永兴军的情况,谁不知晓?

    那三千兵额,如今究竟有几个是实兵呢?

    怕是一千人也未必有。

    故而,若给元昊的骑兵攻破了麟州,那么元昊就可以直趋京兆。

    到时候,哪怕只有一个西贼的骑兵,到了长安城下,整个陕西上下,恐怕人人都得考虑如何向汴京解释的问题了。

    “狄指挥!”范仲淹点将道:“指挥持我将令,速速引兵,移防至临真,协防麟州侧翼,不得有误!”

    “末将谨遵经略将令!”和往常一样戴着青铜面具的狄青,立刻起身领命:“使末将在,西贼必不能越临真而侵麟州!”

    临真县是延州的边陲,在延州东南一百五十里,与麟州只有一程(北宋军队一日的行军距离)之隔。

    此县汉为高奴,其境内有著名的库里川,地势平坦,最是适合骑兵穿过。

    故而,麟州的威胁,主要来自临真方向。

    欲守备麟州,则临真不能不防。

    换而言之,临真若失,则麟州也就无险可守。

    而狄青如今本官为正七品的东上閤门使,差遣除为延州指挥,实际上担任延州兵马钤辖,麾下四千敢战之士,足可屏卫临真——当然,若元昊全军来攻,还是不能坚守的。

    但那样的话,大宋环庆路和泾原路两路的数万大军就可以从左右包抄,把元昊留在沿边过年了。

    假如用一个狄青就可以换一个元昊。

    这买卖,范仲淹闭着眼睛都会做。

    将本路的防御事情交代下去,范仲淹就腾出手,关心起自己邻居韩琦的事情来。

    “郭节推……”范仲淹对自己的副手,延州节度判官郭爽道:“节推素与泾州韩稚圭交好,可待代本府去泾州走一遭……”

    “务必叮嘱韩稚圭,勿要轻信任福、葛怀敏的大言,切勿轻举妄动,只消稳守镇戎军及原州,将西贼挡在门外即可!”

    “千万不要出击!”

    泾原路是范仲淹最担心的地方。

    因为,那边都是被范仲淹从环庆路赶走的将领。

    特别是葛怀敏,这位曾经的环庆路兵马副总管,在范仲淹眼里就是一个手高眼低,偏偏还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人。

    范仲淹对其极为不满,于是便在一个月内弹劾了他十七次,终于将这个家伙赶走。

    但葛怀敏是官家身边的人,所以,他拍拍屁股,去了泾原路,就任泾原路兵马都总管——还升官了!

    而泾原路方向的大宋最高军政负责人韩琦韩稚圭,虽然做官是一把好手。

    但带兵打仗,真的让人为他捏一把汗。

    范仲淹也是没有办法,不得不冒着官场大忌,派自己身边和韩琦交好的郭爽去提醒一下——虽然这可能会让韩琦觉得他范仲淹不识好歹,但总好过,再次中了元昊的奸计,和刘平一样兵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