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女帝成神指南 > 第113章 斗宴大比(四)
    段兴昌话一出口,身后的男人们全都哈哈大笑起来,纷纷跟着起哄。

    他们这边闹出的动静有点大,其他宾客全都往这边看过来。

    豪迈耳朵尖,段兴昌开口一提沈煜云和炎颜的名儿他就听见了,心里又震惊又难受。

    原来连五爷他们都知道唐棠姑娘跟煜云好了……

    看来人家俩个早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

    一起了……

    难受,想哭。

    豪迈默默暗自神伤,豪蕊生却一下就猜到了段兴昌这说的缘故。

    他一定也是因为那日清晨,在沈先生院子里见过唐棠,也生了误会。

    豪蕊生多聪明的人,看自家老爹这失魂落魄的样儿,就猜到了老爹这多半也是跟段兴昌一样,全误会了唐棠跟沈先生。

    面对段兴昌不怀好意的挑衅,炎颜理了理身上的裙衫,抬眸对他晏晏一笑:“五爷这块牌子矜贵得很,还是您自己留着吧。”

    想让本姑娘求你,梦去吧!

    尤其还是为了那只直男狗,想的美!

    段兴昌冷冷一笑,扬手就把木牌远远投进了灏元楼的彩篮里。

    他这一记远投中间隔着好几张桌子,又准又漂亮,引来众宾客的一阵喝彩声。

    炎颜连眼神儿都欠奉,就连旁边的毕承也很有骨气地把脸扭向旁边,一副老子不稀罕的表情。

    这矬子为难他师父,就算输掉大比也不稀罕他的破牌子。

    段兴昌刚投完木牌,旁边有人嗤一声笑了。

    “方才我看得清楚,五爷连闻都没闻灏元楼的菜,一直坐在这边吃,见东家把票投给了灏元楼,你也跟着投那边。这马屁拍的是不是忒明显了啊?”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段五爷测目哂笑:“三爷帮这小厨娘说话,还不是想巴结大爷。呵呵,三爷心思没少用,也没见大爷怎么抬举你。”

    商队三爷被讥笑也不恼,反而笑意更深:“华某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我能做多大的买卖,走多远的道儿。不像有些人,自己没本事开辟新商道,就想法儿算计别人的,够出息啊!”

    开口的正是商队的三爷,华畅。

    段兴昌被当众揭短,又有豪迈在场,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冲着华三爷一瞪眼:“华三儿,你少多嘴,别以为有大爷罩着,你就口无遮拦!”

    眼见段兴昌急眼了,华畅知道他这是怕被东家知道谛听石那事,笑道:“五爷扯远了不是,我只不过就事论事,就投个票而已,五爷至于这么着急上火?”

    说完,华畅也学着段兴昌,抬手一道漂亮的弧线,远远地把木牌投进了毕承的彩篮里。

    华畅投完票,目光转向毕承身边的炎颜,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好漂亮的小厨娘喔!”

    旁边洪玉修起身过来给华畅敬酒,赔着笑说了句:“这位唐姑娘大爷认得,三爷若想结识,回头等我们大爷回来,让大爷为您引荐。”

    华畅能坐上商队的首领,脑子自然反应极快,一听洪玉修这话就明白了,这是暗示他这小娘子是大爷的人了。

    华畅哈哈大笑:“既是大哥看上了,我当然不能与大哥争,不过小厨娘这边的饭菜做得着实不错,甚和我的胃口,牌子理当投给这边!”

    说完,华畅举起酒杯,遥遥向毕家班的众人敬了敬。

    毕承听见这位三爷替他们说话,还把木牌投给了他们,对华畅甚是感激,邃颔首还了一礼。

    炎颜却向华畅那一桌走了过去。

    走到跟前,炎颜拿起桌上的酒壶,给华畅添满,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举起酒杯,炎颜往华畅酒杯上一碰:“感谢三爷秉公投票,唐棠只承三爷的情,却与旁人无关!”

    说完,炎颜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华畅愣了愣,继而大笑:“好生豪爽的小娘子,甚对华某脾气,这三场大比,华某力挺你家!”

    “唐棠替我毕家班多谢三爷!”说完,炎颜一口气连干三杯。

    华畅抚掌大笑,对炎颜颇为赞赏。

    旁边的红玉修却是无奈一笑。

    得,他这边想给大哥把人看住,人家小娘子还不稀罕沾他家大哥的光呢,一句话就把俩人的关系当众撇了个干净。

    豪蕊生望着那边,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老爹。

    豪蕊生突然发现豪迈竟然一扫刚才的黯然神伤,此刻正皱着眉,似若有所思。

    她爹一听也听见刚才唐棠的那番话了。

    唐棠过去跟华畅喝酒,明摆是想当众跟沈先生撇清关系,她家老爹那么聪明的人,怎会听不出来?

    嗯哼,误会人家姑娘了,她倒要看看老爹怎么收场!

    豪蕊生一副幸灾乐祸表情。

    华畅投完票后,有些觉得毕承菜烧确实不错的客人,也秉公把木牌投给毕家班。

    可是被刚才豪老板一煽动,毕家班的木牌仍远远不及灏元楼的多。

    眼见宾客手里的木牌越来越少了,邓江邓海等人也开始有些着急了,所有人的眼睛都开始盯着剩余不多的牌子。

    今天这场酒席,毕承尽了他所能做的最大的努力,几乎每道菜式他私底下都试手好多遍,就连昨晚上,他还在脑子里过了无数遍……

    为了能更出彩,这几日他跟炎颜反复商讨斟酌每一道菜的配料,火候,甚至细致到烹饪手法的每一个细节……

    虽然炎颜早就说过,头一场他们必输,根本不可能赢。

    可毕承其实内心却一直不信。

    他不信会凭自己的手艺,会输给瞿平春!

    之前在灏元楼输掉的掌厨位置,是因为瞿平春耍手脚,毕承当时就觉得特别憋屈。

    他想趁着这个跟瞿平春正面较量的机会,赢回当初失掉的颜面,让鹿吴城的人知道,谁才是货真价实的掌厨手艺。

    可是,斗宴大比进行到这一刻,毕承彻底绝望了。

    他明明看见有很多客人更喜欢他烧的菜,亲眼看着那些人根本就一筷子都没动过灏元楼的菜,最终,这些人却把木牌都投给了灏元楼。

    尤其当他看见豪老板在尝过灏元楼的菜式之后,一口都没吃自己烧的菜,直接就把木牌投给了对方。

    这就是明摆着偏心!

    毕承开始怀疑。

    或许今天这场大比,原本就是豪老板觉得好玩儿,搞来闹着玩儿的有钱人的游戏。

    他们这些人都是被牵出来当猴儿耍的。

    毕承的心情沮丧极了,整个人的精气神全懈了,看上去特别颓。

    果然师父她说的没错,这个世界本就不存在绝对的公平,除非你坐上那个让人无法忽视的位置,才能享受所谓的公平,还有可能享受到特殊优待。

    否则,老老实实做事的下场,就只有被最终埋没,甚至还会被人狠狠踩进烂泥里,一辈子休想冒头!

    随着宾客手里的最后一块木牌投进灏元楼的彩篮,“哐哐哐……”豪怀安大管家敲响了铜锣。

    豪临操着洪亮的嗓门高声喊道:“斗宴大比第一场结束,开始唱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