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柯南之肥宅侦探 > 第一百九十章 歌剧院的亡灵
    “可是如果是杀人案,那凶手是谁呢?日高被杀的时候,我们所有都在餐厅里啊。”绪方老师一脸疑惑地问道。

    “该不会这座岛上藏着什么恐怖的杀人狂魔吧?!”早乙女害怕地叫道。

    “当然,不排除那种可能,但如果是杀人狂魔,那凶手是怎么把日高叫到这里来的呢?那时候可是饭点,大家都应该在房间里换戏服,解决个人问题,然后准备去餐厅吃饭才对。”

    堂哉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认识的熟人,是不可能能把日高在那时候叫到舞台上的。

    “嘿嘿,一定是月岛冬子的亡灵啊!”

    原本外貌憨厚的仙道丰突然发出一声怪笑。

    布施顿时脸色难看地呵斥道:“闭嘴仙道!月岛死了,就在我们大家面前跳楼的……”

    “跳楼自杀?”

    堂哉严肃地看向布施。

    既然发生了命案,那么堂哉自然要问个究竟。

    因为很明显,日高织绘的死法就是模仿剧院魅影。既然凶手特意这么杀人,那这个“跳楼自杀”的月岛冬子,自然就最可能成为杀人动机。

    听到汤汁的疑问,绪方老师开始解释道:“月岛之前是我们话剧社的王牌演员,本次的剧院魅影也是想要用她作为女主角的。”

    “但是在一个月前,她在化学实验室被硫酸泼到脸上导致毁容了,虽然经过了治疗,但她的演员生涯也结束了,于是心情绝望的她,在半个月前选择了自杀,就在我们一起去探望她的那一天。”

    绪方老师不胜唏嘘地说道。

    “原来如此,所以才说是亡灵吗?”

    堂哉恍然。

    浓硫酸这种东西,在任何理科实验室都应该是严格保存的东西,除了老师和上课前被老师委派的学生,根本不可能让普通学生接触到。

    而且如果只是摆在桌上,就算不小心碰翻了,也不可能撒到脸上啊。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本身就是某人设计的圈套。

    至于为什么会是月岛冬子,那就很简单了。

    她毁容了,女主角不就空出来了?

    很明显,在这个巧合的时间,又是以那样过于巧合的方式被毁容,那么作案的只可能是话剧社的成员,也就是那三名女演员中的某人。

    但是,为什么先杀了动机最浅的日高织绘呢?按理说这种情况,不应该先杀抢到女主角的早乙女吗?

    只有一种解释。

    通过某种途径,凶手知道了日高就是凶手。

    而且从刻意使用和《剧院魅影》中相同作案手法这一点,以及系统对案件名称的使用来看,应该是有同伙的,日高织绘只是第一个而已。

    “那么话剧社的各位,在发生尖叫到发现尸体的这段时间里,有谁是和别人一起行动的吗?”堂哉问道。

    快斗最先反应过来,“你这算是问我们不在场证明吗?”

    “没错,很明显这是人为的,而且凶手是她的熟人,各位之中应该不会有人真的认为,是亡灵作祟吧?”

    堂哉冷笑地看着最先提出这一点的仙道丰。

    闻言他顿时讪讪地闭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和红子一直在餐厅里,这一点幸平厨师和岸谷医生都可以作证。”

    黑河美穗最先说道。

    随后,一直在餐厅的厨师和医生都说出了同样的证言。

    “我跟黑泽院长一直在一起。”快斗这么说道。

    “当时黑羽君建议去仓库看看,所以我们就去拿钥匙,结果到了仓库,才发现锁已经被撬开了。”

    这样,黑泽院长和快斗也有了不在场证明。

    而其他人,那段时间都在单独行动。

    众人之间怀疑的目光,终于有人感到受不了了。

    神失率先跳出来,直接质疑堂哉,“你为什么认为凶手是在这段时间里作案的?明明我们听到日高惨叫声的时候,是在那之前,大家都有不在场证明!”

    然而堂哉却笑着摇头道:“听到惨叫,不代表人被杀了。剧院是有扩音喇叭的,只要设置一下定时,那么就能在所有人都在餐厅里的时间来发出惨叫,制造不在场证明。”

    “可是这样的话,日高当时在哪里,在干什么?她当时也应该听到了声音,如果她想要呼救或者从其他什么地方出来,总有人会看到她的吧!”有森也疑惑地问道

    “不会的,她那时候不可能移动,甚至都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站在舞台中央,等待着凶手将吊灯落下。”堂哉沉声说道。

    “怎么可能,我们可是一边找一边大喊的啊!”

    话剧社的众人纷纷表示不信。

    但是,也有人已经明白了,凶手的手段。

    比如,作为打工者来调试音响设备的快斗。

    “是因为幕布吧,如果当时幕布降下来,站在舞台上的日高织绘,是不可能听到幕布外面的声音的。”

    堂哉点了点头,不愧是“智商400”的怪盗基德。

    “没错,正式舞台的幕布,都有非常好的隔音功能,这是为了防止在演出幕间,工作人员清理或替换舞台上道具时,发出太明显的声音影响前排观众的观感,当然有时候也能给观众一些意外的惊喜。”

    而这间有着最先进设备的剧院,自然也有这样的幕布功能。

    “凶手应该是先通过外面的扩音喇叭,定时放出事先录好的日高织绘的惨叫声,然后趁着大家分头出来找的时候,偷偷溜回剧院,用钢丝绳剪刀剪断钢丝绳,让吃饭前就替换好的吊灯落下,砸死日高……

    接着按下幕布升起的开关,开启磁带的录音,这样在他逃离剧院之后,幕布升起,磁带录音被洗掉。

    他只要从后台的紧急出入口逃走,那么现场就会自动变成我们现在见到的这样。”

    闻言,众人立即前往控制室,果然看到了还在开着录音的播放器。

    堂哉顺手按了幕布的开关,下面负责验尸的岸谷医生,很快就找到了幕布下边沾上的血迹。

    “是谁?是谁杀了织绘!”桐生春美发疯一样地质问道。

    然而从她的眼神中,堂哉不仅看到了悲愤,还有一丝惶恐不安。

    “凶手既然是从紧急出入口逃出去又绕回来的,那么一定淋过雨!”快斗立即说道。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除了堂哉,几乎所有男生身上都有淋湿的痕迹。

    于是不甘心地他又说道:“那就是道具!这些东西只有道具组的人知道放在哪,怎么使用,而且要吊起吊灯,也需要对那台小型便携式威亚机很熟练,所以凶手一定是道具组的人!”

    然而紧接着他就发现,神失、有森、仙道虽然负责的不同,但其实都是道具组的,熟练使用各种道具完全没问题。

    而唯一例外的布施,作为导演,他其实也得懂道具的运用。

    虽然快斗说了一堆废话,但至少,嫌疑人已经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