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这个大佬是凡人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沈招月的感谢
    逍遥居,沈逸在发现玉佩亮了以后,便准备两坛酒,往灵台镇走去。

    不过,在半路的时候,便遇到了沈招月。

    “公子!”沈招月上前,浅笑打了声招呼,同时,也将脸上的面具摘下。

    “不去风铃楼了?”沈逸道。

    “我们直接去公子的桃林吧!”沈招月道。

    “行!”沈逸也没什么意见,两人往回,前往九亭山走去。

    在经过逍遥居的时候,沈逸再一次邀请沈招月进去。但她如以前那般,拒绝了。

    他们走上九亭山,来到了百寿蟠桃树下。

    如今百寿蟠桃的桃花已经盛开了,一百株形成的桃林,美不胜收。

    站在这桃林之下,沈招月也不免感慨道:“好美!”

    “月儿若是喜欢,不放留下来多住几天。”沈逸道。

    “公子好意,不过我不能在这里住。”沈招月有些可惜地道。

    沈逸将两坛酒放下,对沈招月道:“一坛是之前给你尝过的千日醉,一坛是焚心酒。月儿你要喝哪一坛?”

    “焚心酒?新酿的?”

    “不是,酿了许久。只是以前很少有拿出来,上次你来,带了新的酒。所以,我这才想起它来。”

    沈逸发誓,他绝对不是想要让焚心酒灌醉沈招月。

    毕竟上次他喝醉以后,被沈招月咬了。

    这一次他们再喝醉,会不会被沈招月吃了。

    “之前没喝过的,那就尝一尝公子的这焚心酒是如何焚心的。”沈招月道。

    沈逸揭开坛塞,倒了两杯。

    两人举杯,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沈招月的脸上升起一片绯红,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她将酒杯放下,称赞道:“焚心酒,果然是名副其实。烈火焚心,这酒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喝的。”

    “这酒是酿来冬天喝的,所以烈了点。”沈逸道。

    “怪不得!”沈招月似乎了然了。

    这时候,沈招月看向山顶,她惊讶地道:“公子这里的山上,居然还有一条龙。”

    她所说的,不是孟鸢,而是在山中修炼的敖玉。

    “一头还不成熟的小龙罢了!”沈逸轻描淡写地道。

    “公子,你有教过萧仲剑法吗?”沈招月这时候突然画风突变,谈起了正事。

    “算是教过一点,月儿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沈逸问。

    “那公子知道他现在在跟什么人修炼吗?”沈招月又道。

    “他在剑宗跟随剑宗的宗曜修炼,有什么问题吗?”

    沈逸其实猜到沈招月说的,估计是个仙岚帝君相关的事,但他不打算先说。

    对于沈逸的这个回答,沈招月反问道:“萧仲每次回灵台镇时,你没有注意到,跟在他身边的那人吗?那可不是剑宗的人。”

    “月儿突然说起这个,是因为什么?”沈逸问。

    “公子,我就直说了,我与那个传剑给萧仲的人,有些仇怨。”沈招月直言道。

    “你和那人有仇,你不会将这仇怨牵连到萧仲身上吧!”沈逸显得十分惊讶的样子。

    当然,这都是佯装出来的。

    之前在不朽剑王那里,他就知道沈招月与仙岚帝君有仇了。

    只是,沈招月究竟是什么身份,他都还不知道。

    所以,他不愿意说出自己知道仙岚帝君这些事不想让自己陷入被动之中。

    “我是不会牵连到他,但是,就怕他将来想要替传他剑法的恩人报仇。”沈招月叹息道。

    “月儿你和那人是什么样的仇?”沈逸将萧仲相关的事撇在一旁。

    “不死不休的仇,他想要我的命,我也是如此。”沈招月模棱两可地道。

    “月儿你现在是在找他?”沈逸又问。

    “算是吧!公子你应该知道他的,可惜你信不过我,不愿意和我说。”沈招月幽怨地道。

    “月儿你这话可就是冤枉我了,我确实见了不少神秘客。但这些人中,月儿你就是其中一个。我有知道月儿你是住在什么地方吗?或者说,月儿到底叫什么?我都尚不清楚。”沈逸道。

    沈逸的这番话,让沈招月顿时沉默了。

    半晌之后,她这才说道:“原来公子是在恼我,我在这里先向公子你赔不是了。”

    沈招月虽说赔不是,但她并未说自己是不是真叫沈招月,也没说自己家住那里。

    “这些也暂且不谈了,我们还是喝喝酒,谈谈别的。至于你们仇怨的事,你不要动萧仲,关于你的那个仇家的,我也不会在意的。”沈逸道。

    “嗯,不谈这事了,我们饮酒。”沈招月也点了点头。

    接下来喝酒时,沈招月的选择出乎沈逸意料。她还是继续选择了焚心酒。

    不过,千日醉也没有浪费。

    在喝完焚心酒之后,继续千日醉。

    喝的微醺,她起身,手里拿出一个竹篮,将风吹飘下的百寿蟠桃桃花接在竹篮之中。

    她手上捻了一个法诀,但见那些飘落下来的桃花都往竹篮这里飞来。

    片刻之后,竹篮之中,便完全装满了。

    她提着竹篮走向沈逸面前,说道:“公子,等下次我再来时,让你尝一尝这桃花酿。”

    “好,我等着。”沈逸道。

    “公子,你还记得上一次我们喝醉后的事吗?”沈招月突然问。

    “喝醉后的事吗?那事不是你我都不记得吗?”沈逸道。

    他这还真不是装的,当时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唯一算是知道的,那就是他可能被沈招月“咬”了一口。

    “那一次公子不知道,这一次就让你知道吧!”沈招月说罢,快速凑近沈逸,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然后迅速退开。

    “你这是在挑衅我,你完了。”沈逸说罢,直接向沈招月冲了过去。

    他不是太监,这时候,岂能忍。

    沈逸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她想要挣扎,但在沈逸面前,却显得有些无力。

    ……

    在这桃林之中,九亭山山上还住着敖玉。

    不然,沈逸怕是要在百寿蟠桃桃林立打响第一炮了。

    不过,虽然没打响,但吻的有些凌乱,甚至衣衫都有些不正。

    毕竟他不是柳下惠,咸猪手是控制不住的。

    最后他两躺在桃花树下,他此时已经只是轻轻拦住沈招月。她只要愿意,随时就可以松开。

    但沈招月并未挣开,而是靠在沈逸身上,说道:“我原以为公子是个不错的人,想不到也是一个禽兽。”

    “你这可真是愿望好人,不是你先撩拨我的吗?”沈逸大呼愿望。

    “我那是感谢你!”沈招月道。

    “我觉得感谢的不够强烈。”沈逸道。

    “淫棍的借口。”她不屑地道。

    “你感谢我什么?不是这些花瓣吧!”沈逸转移话题道,继续那话题下去,他肯定是没话说的。

    “因为上次的事。”沈招月道。

    “什么事?”沈逸自己有些糊涂,难道上一次自己醉酒之后,给了她什么好处?

    难不成,是自己酒后念诗三百篇,让沈招月顿悟天地大道,成了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的女帝了?

    “公子你慢慢猜。”沈招月难得俏皮地道。

    “懒得猜,我可不想头疼。”沈逸道。

    两人在百寿蟠桃这里躺了一会,两人离开了这里。

    下山之后,沈招月也没有停留。

    一如往常,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

    当然,沈招月离开九亭山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去了一趟星湖。

    星湖之上,不朽剑王依旧是在上面漂着。

    沈招月飞到他的小船之上,说道:“剑王真是好生惬意。”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你说南天来过灵台镇,今后也回来。但是,这么久了,可没有看到他来。”不朽剑王有些不悦地道。

    因为一直不见人来,这让他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耍了。

    “他确实来过,现在不来了,也很正常。因为仙岚帝君注意到了我们在找他。”沈招月道。

    “他知道?”不朽剑王眉头一皱,如果是这样,事就不好办了。

    毕竟以仙岚帝君的实力,要一心躲藏起来,这天底下还真没有谁能找到他。

    “在他让萧仲去剑王墓的时候,他应该就知道你会找他了。至于我找他,他应该是最近才知道的。”沈招月道。

    赵奚在她面前自爆,仙岚帝君肯定知道这事了。

    “你这么说,那就是我在这里,等不到南天了。”不朽剑王道。

    “这也不一定,说不定那一天有他们很想要得到的好处,他们肯定会现身。另外,他们如果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也会来主动找你。”沈招月道。

    “一个是不确定的机会,一个是对我不利的。这样看来,我在这里等着,完全是在浪费时间。”不朽剑王道。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你在这里修炼和在别处修炼都是一样的,在这里也许更好。而且,还能看到不少的神迹,比如这里的龙门。”沈招月道。

    鱼跃龙门的事,她并不知道。

    但在来星湖时,发现了龙门。

    她找这里的人随口一问,那人便滔滔不绝地将鱼跃龙门的事说了。

    “那个沈逸到底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吗?”不朽剑王严肃地问。

    “现在不知道,但将来会知道的。”沈招月自信地道。

    “希望吧!”不朽剑王显然是不看好,因为沈逸太过神秘强大,他觉得,没人能够窥探到他的秘密。

    沈招月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她心中可是很自信的,就算是最后也不清楚沈逸的身份,她至少可以给沈逸一个身份。

    “这东西,给你。”沈招月手中召出一个锦盒,扔给不朽剑王。

    不朽剑王接过这锦盒,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枚红色丹药,丹药之上,闪烁着金光。

    “灵魂金丹?看这品相,是丹元帝君炼制的?”不朽剑王惊骇地道。

    “你眼光不错,确实是出自他之手。这丹药能够让你尽快恢复实力,我希望,在对付仙岚帝君这方面,你能够听我调度。”沈招月道。

    “放心,我会配合好你的。”不朽剑王爽快地答应了。

    他答应得这么爽快,一是沈招月自身实力就在他之上,调度他,他也不会有什么耻辱的。

    二是这灵魂金丹实在是太诱人了,这还是出自于丹元帝君之手,那就更加诱人了。

    “那我就打扰你修养了,告辞!”沈招月说罢,便飞身离开了。

    ……

    数日之后,昭云国,皇城。

    皇宫之中,萧仲他顺利的来见到了皇帝、公主赵丹晨。

    赵丹晨知道现在自己的兄长现在效忠于萧仲,所以,她们对萧仲都很客气。

    结果,在他们万万没想到,萧仲一开口,就是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噩耗。

    “皇帝陛下、公主,我这次来,是有一个消息要和你们说。几天前,剑宗来了一个神秘高手。那神秘高手要审问我们一些秘密,赵奚他不愿意透露秘密,他自爆而亡了。”萧仲沉声道。

    “什么?我二哥他死了?还是自爆?”赵丹晨感觉有些恍惚,仿佛失去了一个支柱。

    如今天下人都知道,昭云国迟早是柯云的。

    他们赵家下台,不过是迟早的事。

    他们赵家下台以后,肯定有不少敌人来找他们麻烦。

    赵奚若在,肯定能够保证他们的安全。让他们赵家可以安心做一个修仙家族。

    没有赵奚的庇佑,赵家什么也不是。

    “是的。”萧仲低声道。

    “我儿子是不愿意透露秘密,所以自爆而亡。你呢?你为了苟活,说了秘密吗?”皇帝怒视着萧仲,质问道。

    “不,我不知道那人要问的秘密。”萧仲道。

    “你不知道,我儿却知道?”皇帝有些不太相信。

    “确实是如此!”萧仲道。

    “他是死在哪里?带我去看看。”赵丹晨有些难过地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是自爆了,她也要去见到。不然,她心有不甘。

    “公主如果要去看的花,我可以带你去。”萧仲道。

    “不用去了,因为我来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一个人径直走进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赵奚。

    赵奚是太子,而且,还是目前皇室最强的人。

    他进来,自然没有任何人敢阻拦。

    “二哥?”赵丹晨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走进来的这人,可谓是又惊又喜。

    皇帝也是差不多的心情。

    萧仲则是十分困惑地道:“赵奚,你怎么还活着?不是明明已经自爆了?”

    “少主,我虽然自爆了。但是,那是帝君所为。帝君让我死而复生,再次来你的身边。也是他告诉我你在这里的。”赵奚最先回答萧仲的问题,谁叫赵奚是仙岚帝君的传承者呢?

    “原来这样,你没事就好了。”萧仲也是很高兴,毕竟他是真不希望赵奚出事。

    “父皇,小妹,让你们担心了。”赵奚此时再向皇帝和赵丹晨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皇帝此时也没了对萧仲的怨气,只要见到赵奚还活着,那就一切都好。

    赵奚与萧仲在皇城待了一天,第二天,出发前往剑宗。

    本来萧仲还提议说去灵台镇躲避一下的,但赵奚直接说不必了。

    因为他笃定,沈招月不会再来了。

    就算是沈招月知道他还活着,也不会来。

    因为她若是知道赵奚自爆之后,还能够死而复生,那她就没必要来这里做无意义的事。如果她不知道赵奚活过来了,那也不可能来剑宗找萧仲他们的麻烦。

    毕竟要找,当初她就不会在赵奚死了之后放过萧仲了。

    赵奚与萧仲回到剑宗的时候,也同样给剑宗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不过来好在对于修仙者而言,死而复生这种事还是很好接受的。

    后来,沈招月果然没有再来过剑宗找他们的麻烦。

    ……

    童相和叶笑尘在见了柯云之后,在江南郡待了一天,便迅速回横断山脉了。

    在离开之前,柯云与他们达成协议,让他们在横断山脉等待时机。

    一旦时机成熟,柯云会传令给他们,让他们出兵,配合柯云对付其他势力。

    一路急行,赶到横断山脉以后,童相便开始参悟沈逸给的那张字帖。

    至于神鹰,它先去镇守横断山脉了。

    李御开道横断山脉,离开时,留下的屏障,如今差不多要消散了。

    屏障一旦消散,凤祥国说没有任何异动,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比起凤祥国可能会发生的异动,有更大的麻烦提前到来。

    童相回来后的一段时间,在横断山脉的关口内,有五个修士潜入。

    五个修士,四男一女,都是五旬以上的年纪,年纪最大的一个,看上去已经是年近七旬了。

    这五人径直前往童府,来到童府外面时,五人直接走进府内,因为门外的守卫在他们到来时,立刻昏睡过去了。

    五人大摇大摆走进屋内,童相自然是发现了,他迅速走出来。

    最终,在院内,他、叶笑尘、以及府上合体以上的修士,全都来了这里。与来的这五个人对峙起来。

    这五人看到童相和叶笑尘,其中一人冷呵道:“你们果然回来了,叶笑尘,你这个叛徒,背叛东木门,该当死罪。”

    “背叛东木门?东木门有把我们当人吗?我们在外面的一举一动都是被监视的,我们这不是人,只是苍神豢养的家禽罢了。你们自己也清楚这个,却还甘愿当狗,真是可悲。”叶笑尘反击道。

    “你现在转投他人,你就不是他人的狗了吗?”其中一人讥讽道。

    “同样是做他人下属,但一个把你当人,一个把你当狗。你是要做人,还是要做狗?”叶笑尘反问道。

    还未等对方回答,他就先说道:“哦,你们应该是选择狗,因为选择做狗,你们的实力能够提升更快。”

    “伶牙俐齿,只可惜,这帮不到你。”一人恼羞成怒,他瞬间调动灵气,闪身向叶笑尘杀来。

    “退后!”这时候童相大喝一声,然后自身来到前面,抬手一掌迎了上去。

    童相与对方拳掌对抗,童相被震退了十数步。但那个人却只是后退了三步。

    “开天的实力?”童相惊骇地道。

    他没想到,这东木门的人,尽然有开天的高手。

    东木门的人一样心中骇然,童相是渡劫后期的实力,却能够力挡他的攻击。

    虽说童相是被震退得更远,但他并未受伤。

    以渡劫的实力,抵挡开天的攻击,可怜他的强大。

    然而,这东木门的人自己不自知。

    童相虽然实力有提升,但他如果单靠自己的灵气和开天高手比拼,那肯定会重伤。

    之所以能够对挡住东木门这人的攻击,只不过是东木门的这些人的修为太虚。

    他们是靠苍神所赐的丹药成长起来的,基础极差。与正常修炼到开天的修士,根本没法比。

    “告诉我们,那一节灵木交给了什么人?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又一人说道。

    在东木门那里,他们一开始对叶笑尘有监视。

    可是,监视的画面,在到了灵台镇之后,便消失了。

    后来,就再也没有恢复过。

    所以,他们现在真不知道童相他们是将锁灵木给了什么人。

    东木门的人等了许久,发现叶笑尘已经摆脱了监视,他们只好直接来了横断山脉。

    这里是童相的地盘,只要他不放弃这里,肯定是会回来的。

    他们也确实来对了,童相确实回来了。

    只是,如今的童相也不再是当初那个童相了。

    “虽说告诉给了什么人,以你们这些庸才,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抢夺。但是,老子就不想告诉你。”童相不屑地道。

    说是给了沈逸,东木门的这些人,能够去灵台镇逍遥居抢夺锁灵木吗?

    童相觉得,他们也许可以在梦里试试,最好是白天入梦。

    童相嚣张的态度,让五人很不爽。

    因为东木门的人知道童相身边还有一个开天圆满的神鹰,所以这次派来五个开天高手。

    其中有两个开天圆满,两个开天后期,一个开天中期。

    刚刚与童相交手的,正是最弱的一个,开天中期。

    区区渡劫修士,敢如此嚣张,他们岂能忍受。

    “刚才没有用尽全力,你真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开天中期那人恼怒,手中召出了他的武器,也是一根木杖。

    “神鹰,辛苦你给我拖住一下。”童相对着天空说道。

    这时,天空一头神鹰俯冲而下,神鹰这一会,已经从横断山脉赶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