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三十五章废柴垫底的玉柱真人(第三更)
    焚天火境,任鸿和玉柱真人站在一起,对面是六位魔教嫡传真人。

    自三清大教主镇压乾坤,还人世太平,已有数百载。魔教余孽被迫在八荒苦寒之地苟延。但苦恶之地也是磨砺,从八荒走出来的五大魔道嫡传真人,一个个神通超绝,犹胜玄门羽仙。

    任鸿看着对面六人,飞快盘算:“这些魔教嫡系的真人,每一个战力都不逊色师兄。若放在几百年前,我跟师兄二人难以自保。但黄符体系下,我们至少能斗一个旗鼓相当。”

    黄符体系对玄门加成太强了,哪怕玉柱真人只有四品玉清道箓,也能拉出一群护法灵官保二人安然离开。

    “再加上钧天道兄在,我二人说不定还能斩杀对面几人。”

    任鸿握紧钧天玉尺,低声传音仙灵找机会动手。

    对面,离离子率先出击:“是玉柱这个废柴,大家不用怕,一起上!”

    谁不知道,玉柱真人乃昆仑一代弟子最废之人?

    但能杀了他,亦可弘扬自己圣教声势。

    想到这,离离子抑制不住杀意,身后剑匣内飞出三口魔剑。

    这是魔戮剑经记载的“三才杀龙剑”,逆转天地人三才格局,断天龙、地龙以及龙兽命脉。

    屠龙之剑,亦可斩仙。

    赤黄蓝三色剑光同时暴起,作飞凤状,展翅而动。

    但剑意刚刚亮起,离离子忽然感到一阵柔风吹过。他旁边的天魔宫魔女被风拂过,化作尘埃散尽。

    “什么?”他扭头一看,除却鬼书生外,其他几位同门也在这一阵清风中化作灰灰。

    “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玉柱真人看着眼前这六位魔教元神级别的大魔。

    他将虚按下的手轻轻翻转,莫名巨力从四面八方碾压,离离子脸憋得通红,渐渐支撑不住。

    在昏迷前,他依稀听到对面道人的叹息:“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没有跨入道君境啊。”

    嘭——

    离离子昏倒在地,在场只剩鬼书生一人。

    他脸色苍白,再也没有方才的风度,手指着玉柱真人颤抖道:“这……这不可能!你是什么时候晋升的!”

    自三清大教主飞升后,魔君们一直关注着三清玄门的情况,根本没有玉柱真人证道的异象!

    “大道不显,你怎么可能晋升道君?”

    “对了,幻术!这是幻术!你这是用仙家法宝制造幻术!离离子他们怎么可能被你一击打倒?”

    鬼书生想到这,拿起折扇不断对玉柱真人攻击。

    真人看着他,一手立在面前,将所有罡风烈火收下。

    道君?

    任鸿也蒙了!

    这位在传闻中,老师最废柴的弟子——竟然是道君?

    玉柱道人面色平静,轻轻对癫狂而难以置信的鬼书生说:“所以,外人才说贫道是废物,连证道异象都不能被外人察觉,简直太废了。”

    钧天仙灵见玉柱真人晋升道君,整个人也傻了,陷入怀疑尺生的沉思中。

    他……他居然是道君?他竟然赶在我前面晋升了?

    玉柱道人面色平静,一掌轻轻拍下,将鬼书生拍死。

    收起六魔精魄残魂后,道人施施然回到自己的座位,问任鸿:“你既叫我一声师兄,那就把前因后果说说。老师飞天之前收徒四十八人,我都认识,你可不是哪人的转世。”

    “我是在钧天道兄帮助下,得到莲花山传承。”任鸿大大方方将自己上昆仑山,被撵下山,然后继承莲花山别府的经历全说了。

    他心态坦然,反正自己不是魔门埋伏进来的奸细。自己虽然有一段被昆仑撵下山的经历,但自己行得正,坐得直,根本不用心虚。

    仙灵变作童子态,时不时在旁补充,还顺带抹黑一下九仙峰。

    “《紫极天书》?天书传法的确是老师的风格。”玉柱道人颔首:“我等四十八人,皆有老师传承天书。莲花山藏有一卷天书并不稀奇。”

    “至于记名弟子……既然老师点头恩准,我等自然不会多言什么。”

    对钧天仙灵抹黑九仙峰的话,他一个字都没信,反倒是对任鸿问:

    “那这些魔人为何追你?仅仅为钧天道友?”

    任鸿想了想,将自己二人谋算善莱菩萨,引碧灵道君出山的事说了。

    玉柱凝眉思道:“让碧灵出山没错。我昆仑不露面,事后难免被同道质疑。作为玄门魁首,岂能怕事?但碧灵师侄他……”

    道人施展手段,将九天之上的战斗投影出来。

    碧灵道君面对血海中的魔君,斗法极为艰难。若非九条火龙形成宝罩扣在他头顶,帮他护法防御,恐怕早被血浪拍入血海溺死。

    玉柱道人摇头:“纵然有青玄师兄宝炼的乾青九龙大仙术,还有掌教师兄的护法紫霞衣,可那老魔跟徐师兄是死敌,神通难测,如今怕是故意折腾碧灵师侄。”

    “那师兄能不能拉他一把?至少不能让碧灵道君丢了我昆仑的脸面。”而且碧灵是自己找出来的,万一出事,任鸿心里过不去。

    玉柱看了任鸿一眼:“我昆仑尊师重道,最注重法度。既是老师点头,你便是碧灵的师叔,直接称呼他名字即可。”

    钧天仙灵插嘴:“那让任鸿叫碧灵小名‘大东子’?”

    “……”玉柱道人望着童子,幽幽道:“你不怕把他惹急,找你们追着打就无所谓。”

    再看看天空中的战斗,玉柱道人说:“拉一把?直接把对面的文南北打退,难道不好吗?”

    说着,玉柱道人抬手从火海升起八根火柱。

    每一根火柱浮现亿万符篆,有人面蛇身、鸟首人身、赤发人相、背生火翼等八尊火神形象刻于柱上。

    “这是通天神火柱。老师和祝师叔命我打造的炼魔至宝。”他轻轻一推,八根火柱化作炎龙冲出九地,直入天空血海,以八方之势困住血海。

    轰——

    熊熊烈火爆发,无边地焰真火点燃血水,碧灵只听到血海深处的一声怒吼。

    血海蓦然剧变,天空再度出现阴云,无边黑雾魔意涌出,一位面目扭曲的老者从血海走出,他抓狂道:“谁,是谁在炼化我的万邪魔血?青玄?徐阴阳?广法?还是妙玉贱婢!”

    “不好意思,并非诸位师兄师姐。”火焰中,玉柱道人将一尊元灵化身显现,对老者遥遥稽首:“贫道玉柱,在终南山修行,只是老师座下一不成器的小弟子。哦,现在也不算是最小的弟子了。”

    “玉柱师叔?”碧灵道君看到仙风道骨的玉柱真人,一脸错愕讶异:“您什么时候证道君了?而且——”

    这道元灵化身引动大道之力,形成专属于玉柱道人的大道灵相,可这种灵相很眼熟……

    “我在老师飞升时证道,可惜我根基太弱,道相不得自主,只能沿着老师的道而行。因此在老师飞升异象中,根本显露不出我的道相。”

    “而且我也着实废物,只能模仿老师的道相。”说着,玉柱道君一招手,玉清大道尊法相成型,八根火柱喷出冲天烈焰,将血海崩碎焚灭。

    那老者见情况不对,卷起残破的血水,带起一条血河匆忙逃离。

    “玉柱,我还会回来的!”

    望着老者离去的背影,玉柱道君轻轻摇头:“果然,我还是太废,连一个血海老魔头都杀不死。”

    旋即,这一道元灵散开,化作玉清道尊法相垂世而显,震慑八荒魔头。

    仙光布满九天,玉清道韵响彻云霄,惊得天外仙天中的伊道人都直接跳起来。

    “玉柱师弟什么时候道入玉清的?”

    ……

    “玉清大道尊?”焚天火境,站在玉柱真身跟前的任鸿露出复杂的表情。

    旁边仙灵指着玉柱道君骂道:“我呸——就你还喊弱?这可是玉清大道尊,我们昆仑的至高道相。除却徐阴阳和青玄子那少数几个妖孽外,谁能修炼出来?”

    炼出这种道相的那几个一代弟子,大多跟着玉虚上人飞升。

    玉柱道人喊自己弱?

    回头被昆仑道派知道,怕不是一群道君提着仙器围殴他!

    当然,也肯定打不过他就是了。

    这可是玉清大道尊,任鸿未来的终极目标。

    紫极帝君——天皇大帝——玉清大道尊。

    如今任鸿都还没起步呢!

    炼就这等大道相,居然口口声声说自己资质差,说自己是庸才?

    那昆仑上下所有门人都可以一头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