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四十五章剑女云嘉(第二更)
    在父亲的灵堂,自己的未婚夫护着一个哭泣的女子,指着自己骂道:“贱人,她穿红戴绿怎么了?就算今天是你父亲的丧礼,可她好心过来帮忙,你怎么还能说她?”

    “你说她差点害你走火入魔?但你也不想想,你损失的仅仅是功力,但她损失的,可是最珍贵的爱情!”

    “就算现在我跟你成亲,也不准你随便欺负她!”

    想到自己未婚夫维护那女子,气得女子喷出一口血,悠悠醒来。

    醒来后,看到自己躺在一颗大树下,旁边有位老者正在熬药。

    女子忽然间感觉身后有点毛茸茸的,还有些刺人。她伸手摸了摸,听到身边“嗷呜”一声,立刻挣扎起来。

    “别怕,我家虎儿不会吃人。”老者端着药碗过来:“你伤势严重,经脉损毁。老朽手中并无灵药,只能化几枚飞霞丹作汤,勉强帮你吊命。”

    看到老者,面色苍白的女子嘴角扯出一丝笑容:“无须老人家费心,我的情况自己清楚。”

    经脉损毁也就罢了,更关键的是气海丹田被剑气击破,本命剑胎已毁,再无修行可能。

    可老者摇着头,还是把药汁灌下去:“姑娘如何称呼?”

    汤水下肚,灵气还没聚拢便自动散开。

    女子沉默一会儿,良久才道:“云嘉。”

    “云嘉?倒是个好名字。”老者将药碗放下,出手帮女子修复经脉。

    暗中,钧天仙灵:“任鸿,这名字绝对是假的。”

    “嗯,猜得出来。但她碰到陌生人,不敢说真名,也能理解。只是——”

    女子从水中捞起,神态狼狈不已。但从她的脸庞以及身材,可以想象是一位美女。

    不过玄门仙子一个个青春常驻,很难看出她们的具体年龄。

    但正常来说,肯定都比自己这个十八岁的帅小伙年纪要大吧?

    任鸿手掌贴在女子肩头,无名指运转木灵剑气,配合青龙幻灵的生机为女子修复经脉。

    而当察觉女子身上残存的真元属性后,仙灵忽然传音:“任鸿,你问问她,跟华山派是什么关系?”

    华山,西岳华山?

    华山位处太华山脉,亦是五岳派之一,西岳道派所在。

    任鸿眯着眼,用老者沙哑的声音问:“姑娘修为被废,可从残留真元痕迹上看……你是华山派的人?”

    云嘉神情一惊,稍后又带着些许释然。她语气平静,甚至带着些许呆板:“如果老丈将我送至华山派,那些畜生可肯定会对你酬谢。”

    心中,她哀叹想:如果真难逃一劫,或许也算是天意吧?只可恨那对奸夫**,没能提剑杀了他们!

    老者摇头含笑:“如果你在华山派有家人,老朽多走几步路,奔波去华山送你回家,好有人照料你。如果你不想回去,那就算了,老朽还不至于拿一重伤之人讨人情。”

    听到老者的话,云嘉鼻子一酸,眼眶溢出泪水。

    深吸一口气,她对老者说:“我被仇家追杀,老丈无须帮我疗伤。我剑胎被破,此生再无仙缘。老丈便留我在此,了却残生吧。”

    剑胎?

    老者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任鸿暗中跟仙灵交流:“道兄,你瞧她剑道修为如何?”

    “华山派有个屁的剑道!”

    “千余年前,太华帝君在时,还能称作绝顶剑仙。可他飞升后,八大神将一个比一个不争气。”

    “是这样吗?”

    可任鸿心中的念头仍未打消。不论如何,修行剑道的人战斗经验都比他丰富。培养成本上,不知降低了多少。

    见老者沉思,云嘉又开口:“老丈可知太华玉剑的传说?”

    “太华玉剑,天下九剑之一,当然听过。”

    西岳华山一脉和南岳、北岳传承都有不同。

    华山派尊早年飞升的太华帝君为祖师。这位祖师飞升前,曾留下一口太华玉剑。凡元神真人执掌此剑,即可获取道君之力。

    因帝君飞升前,并无亲传弟子,只有一些玉华府神将。这些遗部遂建立世家,将太华玉剑在八大家族轮流执掌。

    这些事,是任鸿从玉虚上人推测的大衍算盘中得知。

    “他们追杀我,倒不仅仅是为了太华玉剑,更是为了帝君昔年的玉华密藏。”

    太华帝君本是一介散仙,后来建立西岳玉华神府,自封帝君神祇执掌一方。彼时还是北斗派执掌玄门,立北极神庭执掌中土。

    太华帝君能以山神之尊执掌香火,抗衡北极神庭,足见其威势。

    可惜太华帝君飞升早,在魔教开始跟北斗派争斗时,便飞升离开。玉华神府八大神将各建世家,成为西岳华山派前身。

    历经魔劫后,华山派上只剩五大世家。

    “姑娘是华山派世家弟子?”

    云嘉姑娘幽幽一叹,并未提及自己到底出自哪一家,只道:“破家之人,如何还是华山弟子?”

    她不愿多言,闭口不语。

    但钧天仙灵暗中推算,对任鸿说:“嘿,我算出来了。她是澹台家的人。”

    “如今五大世家,唯澹台家气运衰败,恐怕再过几天,便只有四大世家。”

    “澹台遗孤吗?”

    看着女子,任鸿更动了心思,打算拉拢她加入莲花山,当自己仙府中的打手。

    一个现成的剑修,肯定有丰富的剑道经验。自己只要帮她疗伤恢复修为,并规划修行路线即可。

    他再度检查云嘉身体情况:“你气海丹田被剑罡击穿,下手之人极为果断。”

    听到这话,云嘉面带恨意:“那是我未婚夫。他本是世家少主,和我从小定亲。结果爱上旁人,更在我父丧礼上大闹,害我走火入魔,废我剑胎道行。”

    云嘉全盛期,是金丹大圆满层次的剑胎,只要一步就可跨入灵胎境。

    想到那对贱人,云嘉心如火烧。恨不得立刻回去将这对奸夫**杀死。

    任鸿听后,思索一会儿:“虽然丹田被毁,但并非不能修炼。”

    “我还能修炼?”云嘉猛地抬头,直直看向老者。

    “没有丹田,只是无法储蓄剑罡,凝聚剑胎。可人体百窍各有玄妙,不用丹田亦可修行。”

    “姑娘,你听过‘指剑’吗?”

    “指剑?以指代剑——您的意思是让我以十指为剑,储蓄剑罡?”

    “十指连心,以指为剑,拟化丹田,必痛苦万分……”

    云嘉干脆果断:“既然他们未断我十指,就是老天开眼,给我这复仇机会,区区痛楚算得什么?”

    她挣扎着打算爬起来,背靠的白虎抬起头,拿尾巴帮她推了推。

    云嘉跪在任鸿面前,行大礼:“弟子拜见师——”

    “不忙不忙!”老者赶紧挥袖将她挪开:“老朽眼下不能收徒,你姑且老朽的养猫侍女。”

    他指着云嘉背后的白虎:“稍后老朽要上京城,这小猫需要有人照顾。你随老朽行走,帮忙照顾小猫。”

    “小猫?”

    看着眼前凶猛的大虎,云嘉神情古怪。而白虎也颇为人性化地拿虎爪遮住耳朵。

    成为任鸿坐骑后,任鸿拍板取名为“猫猫”,想到这名字,白虎自己都有点受不住。

    可惜它横骨未曾炼化,尚不能言语。至于写字,作为一只文盲虎,它也无法写字反对。

    于是,在任鸿的民主征询下,视作其同意。

    “嗯,的确是一只小猫。”到头来,云嘉违心按照任鸿的说法,将眼前大虎称作小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