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四十六章入京(第三更)
    京城是朝廷龙气最浓郁之地。

    刚来到京城范围,还没真正进入这座千年古都,任鸿便察觉澎湃而厚重的龙气扑面而来。

    抬头眺望,天朝气运凝如赤柱,耸入云霄。天空中,盘着金龙的赤柱吞吐丹霞,形成一片辽阔云海。

    “人道龙气炽烈如此,难怪能凝聚八尊道君之位。”

    他坐在牛车前眺望,身后的云嘉露出忧色:“前辈,您确定要入京吗?”

    “京城龙气霸道,我们修士入京就如同进入道君领域,再无半点仙家法力。”

    为了避讳道君皇帝,玄都宫在京城驻扎的道观都建在郊外二十里。

    “当然,此行目的就是入京。或许还要跟道君皇帝见一见。”

    提及道君皇帝,任鸿脸上带着些许凝重。

    人间道君皇帝秉承天命,号“天皇帝子”,承载万民愿力,执掌江山。那幽世龙庭的昭穆六帝远远比不得这位在世皇帝。唯有本朝开国祖皇帝才能在功德气运上略胜一筹。

    任鸿隐约有感,自己结丹的最后一步,恐怕绕不过这位道君皇帝。

    相较之下,那九尾狐算什么?

    “当年炼化琵琶精,掺和一场南疆纷争。对付雉鸡精间接引出善莱鬼王证道。这次对付九尾狐,恐怕少不了跟道君皇帝交锋。”

    想到这,任鸿心中沉甸甸的。

    “走吧,我们入城。”老翁赶牛车,云嘉扮作他的小孙女,怀中抱着小白猫,静静坐在牛车上。

    拿着前几天花钱伪造的文书,二人顺利入城。

    走入城门,一股龙气碾压而下,两人身上的仙家法力尽数被封。

    幸好任鸿手持钧天仙器,这仙器表面荡漾一层流光,把任鸿的易容伪装维系下来。

    仙灵嘀咕道:“哼!区区道君龙气领域。我本体完整时可不在乎这区区一个道君。”

    要不是纯阳钧天尺的一半本源融入神州伏魔禁法,钧天仙灵何止元神大圆满层次。他只需操控本体仙器,就能对战道君。

    法力失去,这是六年以来的头一遭。

    任鸿面色微变,很快镇定下来:“走,我们去天外楼。”

    玄都宫不方便在城内建道观,便由弟子在城内置办产业,开了好几座茶楼。这些茶楼除却平常生意外,专供修士们落脚交流,被称作“天外楼”。

    来到茶楼歇息,云嘉立刻将怀中小猫放下,研究任鸿写给她的《天元剑诀》。

    这篇剑诀是改良版的《天元剑指诀》。原本剑指诀是紫极书附带的剑诀,有剑气运行路线,但本质依托紫极书中的法力真元。

    云嘉修行《太华经》,乃西岳华山派的根本功法。但这门功法凝聚的真元擅消金断玉,却不适合修炼《天元剑指诀》,无法分化五行。

    所幸,云嘉剑胎已毁,散功重来。任鸿专门为她量身定做改良版的《天元剑指诀》。这篇指诀融合《紫极书》中的五行筑基篇。要在双手十指间打通灵窍,以指骨代替丹田。

    如此一来,云嘉可借助双手重演剑道。

    唯一的弊端在于真元无法运行全身,虽然可以重修法力,但无法延续寿命,无法滋养肉身。

    不过对一心报仇的云嘉而言,提炼剑气已经足够。

    只是目前龙气封印下,她不方便修行,只是暗暗把指诀背下,并仔细推演里面的每一处窍门。

    小白猫被放到桌子上,慢慢爬到任鸿跟前。他轻拍脑袋,以作安慰:“莫急,莫急。回头到了地界,再把你变回来。”

    带一只白虎入城,纵然帝都每日接纳八荒之客,有诸般奇异人士,但也会引出不小的动静。

    “喂,你真打算收留她?”仙灵趁休息时,嘀咕道:“我重新推算过,此女被西岳派追杀,咱们救下她,恐怕又要惹一群人。”

    “这丫头怪可怜的,而且值得投资,这是合则两利的买卖。至于那些追兵,无所谓——区区一个华山派罢了。”

    钧天仙灵整日在任鸿耳畔宣扬昆仑威名,夸赞三清正宗,连带任鸿也瞧不起五岳派这等二流道派。

    在钧天仙灵口中,天底下除却三清道宫外,唯有七大派的其他四个以及魔教、龙族值得注意。

    五岳算什么?在意度还不如玉传观这类三清法外别传。

    “道兄,你要知道。隐藏一个更大的秘密,我们首先要用一个小秘密来转移视线。”

    比如,云嘉华山派弟子的身份。

    外人见到这对祖孙,首先注意的会是这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吗?

    不,是这个美貌如花的女孩。

    然后他们会关心探究她的来历,最后查到西岳派。根本联想不到,旁边的老者也有问题。

    “既然你有决定,那就这样吧。不过这丫头也挺惨,未婚夫为了她家家业,承认这份婚约,在她爹临终前答应娶她。可回头又跟其他女孩勾勾搭搭,如今害了云嘉,恐怕不仅她家基业易主,那‘真爱’也能名正言顺在一起。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对云嘉那未婚夫,仙灵十分鄙夷。

    仙灵:“所以说,你们人类就是麻烦。早早定下婚约未必是好事。不是早早悔婚,就是事到临头懊悔。”

    作为从小定下婚约,然后婚约解除的任鸿无辜中了一枪。

    不过他那对象,纪家姑娘早就不知踪迹,而且是和平解除。

    “说来,倒忘问吕师妹,她表姐妹现下如何。”

    但转念一想,自己已入仙道,而纪家姑娘还是凡人,仙凡隔绝,又何必去问她的下落?

    倒是云嘉这件事……

    “回头再看看,如果真是对方有错,那我们就帮一下云嘉。毕竟——”

    “毕竟你打算把她培养成仙府第一剑仙打手?”钧天仙灵吐槽道:“一个几乎残废的剑修,你倒不挑。”

    不过仙灵暗中检查过云嘉的身体,虽然丹田被破无法修行。但如果有顶级仙药疗伤,仍有可能治愈。而且云嘉根骨着实不错,适合炼剑。

    “回头要是去骊山,或许可以把她带上,在造人池中换一身剑骨。”

    “喂——你们听说了吗?吕相千金这几日病了,各路人士过去诊治都不见好。”

    不远处,有两个修士开始聊天。

    “听说了。据说最开始就找太医,但太医查不出病症,后来又寻修士帮忙。但许多道友去过,根本治不好。外头还有风声,说是她故意装病,要躲这次入宫。”

    张清兰借着婚事,逃过入宫这一劫。但吕清媛不行,且不论她自身凤命,单单相府千金这重身份,就值得皇帝好生思量了。

    这次吕清媛抱病,明眼人都能猜到是为了躲避入宫。

    不过皇后抱病已久,据说寿数不久。眼下后宫是贵妃并德妃、惠妃打理。以吕清媛身份入宫,怕不是一入宫就是九嫔起步,然后步步登天,入主坤宫。那后宫的几位娘娘如何能忍?

    吕清媛称病,她们乐得推波助澜。索性把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更主动请人帮吕清媛诊治,然后弄出一个治不好的“怪病”。

    任鸿心思飞转:“师妹称病,怕是为了等我。而后面宫里人插手,打算借这场大病阻拦她入宫。眼下恐怕除却道君皇帝有几分真心帮她诊治下,其他人巴不得师妹就此暴毙!”

    “不过师妹已经铺路,我顺着走就是。”

    喝完茶,任鸿带云嘉、小猫前往相府。

    相府热热闹闹聚集不少能人异士,见一老翁带一抱猫少女也不稀奇,端看他入内治病……

    一天后,相府传出好消息。有一位老道治好相府千金,不会拖延入宫时间。

    为此,宫中几位娘娘不知摔碎多少杯盏。

    而任鸿在相府亭中与吕清媛下棋:“师妹这步棋有点险,万一道君皇帝心思不对,迁怒你父,又当如何?”

    “所以才要引几位娘娘下手,并弄出一场真病。”吕清媛穿着一身霓裳,缠着青披,执白棋落子:“前几日,我随诸命妇入宫为皇后娘娘侍疾,回来之后一场大病。”

    “陛下清楚皇后娘娘病重,不会对我下手,只会想到那几位娘娘。而后面她们推波助澜,更会减轻我家嫌疑。”

    吕清媛这次放出装病消息,就是为给任鸿一个名正言顺进入相府,甚至入宫的机会。

    而任鸿也很聪明,刻意扮作老人家,而非英俊帅气的年轻人。

    世人注重皮相,英俊潇洒固然得女孩子喜欢。可人间女子多有男女大防,若不变化姿态,吕相哪肯让一个美少年住在自家后院?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相国府养的小白脸。

    就连道君皇帝看到一个年轻的仙人道士,恐怕心中都会反感。

    相反,弄一个老人家姿态。不仅相国大人不会怀疑,就连道君皇帝见了,也会天然觉得这老年人比年轻人的医术高明。

    “不过师兄从哪弄来一妙龄女子?这次也多亏她,才让我顺利找到请师兄久留相府的借口。”

    吕清媛美眸转动流光,笑吟吟看向任鸿。

    任鸿扮作老翁,扶着胡须说:“路上偶遇。”他大略讲了一下云嘉遭遇。

    吕清媛微微蹙眉:“夫家悔婚?好惨!”

    “是啊。她遭遇可怜,我便带在身边。几日下来,我瞧她并无太多生念。你既以‘和她投缘’为借口,把我们留下来。就不妨多跟她接触接触。不仅可以讨教仙术修行,也能帮她排解郁闷。”

    吕清媛若有所思:“师妹晓得了。这几日我请她来我阁中小住,师兄没意见吧?”

    “你们女孩子家自己耍弄,我正好专心修行。”

    任鸿盘算搜寻情报,寻找当年齐王残部和魔道人士的踪迹,也没时间照顾吕清媛和云嘉,就让她们彼此照顾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