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十八章指剑隐患
    “任鸿,不可!”

    钧天仙灵在外闲逛,突然接到耿真人传信。他深感事情不妙,赶紧来找任鸿。

    但任鸿顺着孟真人留下的破绽,顺藤摸瓜寻到地魔封印,仙灵在岸边根本看不到人。

    这下,仙灵惊怒交加,骂道:“这小子在岸边悼念也不老实,难不成我要拿铁链把他锁起来不成?”

    想到任鸿可能跑去斩杀地魔,仙灵赶忙跑到地下封印。

    当他以纯阳禁法压制玉虚封印,冲入封印时,正好看到任鸿举起右手。

    冲进来后,仙童风风火火抓住任鸿手腕,急忙道:“千万不能杀他!”

    这时,他看向任鸿右手。掌心聚拢的勾陈幻灵被他打断,正缓缓散去。

    “咦?你在召唤勾陈幻灵?”仙灵一怔,勾陈之灵有攻击杀伐之术吗?

    任鸿被钧天仙灵这一吼,整个人被吓了一跳,没好气道:“我要召唤勾陈幻灵出去,你以为我在做什么?动手杀他吗?”

    钧天仙灵这才看向地魔。

    被玉虚神链束缚的地魔奄奄一息,身上伤势严重,但却仍保留一口气。

    仙灵讪讪道:“我还以为你要杀他。对了,你可千万不能杀他,他身上有问题。”

    他赶紧把自己得知的消息告知任鸿。

    “昆仑有人来过这?看来他们也不蠢,猜到你我在一起。”

    “所以你万万不能杀他,万一引发咒术,你我就会被定位。”

    “哦,我知道了。”

    任鸿默默观察地魔。

    刚才他的确打算用混元剑诀斩了地魔。但在最后一刻,剧烈痛楚从右手传到心脏,让他不得不放弃御使剑气。

    “咦,你手怎么回事?”仙灵抓起任鸿的右手,少年右手五指指尖紫红,正缓缓往外渗血。

    任鸿面色淡淡道:“天元剑指诀的后遗症,刚才我有点托大。”

    怒气略略消散,任鸿心中有点后怕。自己冲动下来,万一中了陷阱,恐怕就立刻暴露在昆仑群仙的视野下。

    “后遗症?”仙灵略做检查,了然道:“是使用过度了。”

    剑诀,被视作仙家杀伐前三的手段。剑气刚猛狠厉,普通修士难以承受,才需要飞剑进行配合。

    一位拥有飞剑的剑修和一位没有飞剑的剑修,战斗力能差出十万八千里。

    但《天元剑指诀》不假外物,以自身指骨为剑,将法力凝成剑气,通过指骨射出。

    这是内家炼气之法,辅佐配套心法后威能莫大。但同样的,以指骨充当飞剑,对自身指骨负担极大。

    按照当年创造剑指法门的前辈预想,需要慢慢以真元滋润指骨,待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将剑气灌入指骨射出。即便如此,也无法和真正的飞剑媲美。

    因此,指法剑诀不被修士们所喜。宁可外寻一口飞剑,也不乐意内修指法剑诀,费时费力。

    更别提剑气伤及五指,那痛楚、那酸爽,绝非一般人能忍。

    刚才任鸿就没忍住。从小到大,他是第一次感受到那么剧烈的疼痛。

    而纵然忍过最初这一步。未来别人驾驭飞剑御敌,而你用指剑内炼之术。万一飞剑斩来,直接削了你五根手指,那画面不忍直视,哭都没地方哭。

    久而久之,剑指法门在玄门渐渐没落。虽然“剑指之术”被列为剑道十二门之一,和剑、刀、戈、戟、轮、尺、枪、棍、叉、钩、针并列,但却是比戟、针更加小众的一门。

    今日,任鸿得知自家仇敌消息,哪里还能想到其他。

    刚一进来,就频发驾驭五灵剑气。最后更打算施展“混元合一”的手段,一口气轰杀地魔。

    这么超负荷御使剑气,他右手负担极大。不仅指骨表面浮现细小的裂痕,就连血管经络也受到损伤,开始对外渗血。

    十指连心,在凡间就有通过手指来针对凡人的刑罚。任鸿右手五指全伤,那瞬间而来的痛楚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哪里还能把混元剑气射出。

    看着自己受伤的右手,任鸿盘算暂时退去,和仙灵汇合后再谈复仇之事。

    “可我还没出去,结果你却进来。”

    钧天仙灵听到这,心中暗暗庆幸:老爷保佑,幸好这小子剑诀修为不够,才没有斩杀地魔。

    随后,他以纯阳真元帮任鸿疗伤,治愈指骨。

    “你也正该庆幸。若非这一年来,我用真元帮你温养,恐怕你右手就彻底废了!”

    天元剑指诀修行,本应该慢慢以紫极真元分划五行,炼五指为剑骨。这需要至少三年火候,才能激发最初一道剑气。

    可架不住任鸿最初修行《天凰炼神诀》,身体本就比一般修士坚固。加上钧天仙灵为任鸿洗经伐髓一年。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他的道体强度可以跟修成三昧真火的真火境高手媲美。

    钧天仙灵一边疗伤,一边问:“按理说,老爷的天书里会有提及,难道没有修行告诫吗?”

    “没看到。”

    的确没有。

    他二人不知,创造《天元剑指诀》的女前辈在剑诀创出不久,就因魔难而死。

    玉虚上人将功法整合后,也没仔细研究,直接录入天书留在仙岩,根本没有提及里面的各种修行忌讳。

    不止《天元剑指诀》的修炼忌讳没提。就连六合元灵大咒可能存在的破绽和危险,天书也没半点提及。

    可以说,这部天书虽有核心功法,辅佐道术。但同样因为未经推演印证,而充满危机。

    疗伤后,任鸿右手渐渐好了几分,他对仙灵道:“眼下你我该如何?不能杀了之后,再想办法遮掩?”

    “不好弄。那些人又不蠢,杀了地魔之后再跑,肯定麻烦更大。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你我从没来过,让他们找不到我们。至于这地魔……”

    钧天仙灵似有所觉,伸手从旁边的锁链一抓。

    一条锁链轻轻震动,有锦帛飞到二人面前。看到上面的留言,任鸿神情颇有些复杂。

    这是昆仑弟子张丰的留书。

    张丰作为昆仑下山行道的弟子,有金丹修为,区区一头地魔对他而言不算困难。

    之所以仅仅封印地魔而并非斩杀,是他考虑自己带上山的五个遗孤可能会因家乡惨案而产生心结魔障。刻意将地魔留在灵阳县,等这五人修行有成后,让他们亲手报仇。

    “张丰师兄,正是一片苦心了。”

    任鸿这声“师兄”,的确是真心实意。

    沉思半响,少年对钧天仙灵说:“你来善后扫尾,我上去把烧尾宴收起来。这宴席摆在这,不是明晃晃告诉别人,我们来过吗?”

    “至于这地魔,待我修行有成后,再自行斩杀。”

    的确,目前的任鸿无法独力斩杀地魔。如果假钧天仙灵之手报仇,自己心中也不畅快。

    倒不如回莲花山苦修,回头修炼有成再来为父母乡亲们报仇。

    “也好,来日方长,反正这地魔跑不了,不急在这一时。”

    钧天仙灵手一抓,将地魔打晕,然后抹掉今日二人到来封印中的记忆。

    让任鸿先上去后,他在玉虚封印中鼓捣。尽可能扫除自己二人的踪迹,顺带还帮地魔疗伤,免得三日后被孟真人察觉不对劲。

    “你这孽障也算好运气。”一边说,仙灵一边嘀咕:“先让你多活几年,等任鸿回头修成金丹,在亲手斩你来报仇。”

    而仙灵没有告诉任鸿的是,地魔是十地特有的一种魔头,乃大地浊气所生邪怪,杀而不绝,只能以真火炼死。

    “张丰留下这头地魔,恐怕不是打算让任鸿一个人杀,而是让五个人都杀一遍,然后再摧毁玉虚封印,直接烧死他。”

    钧天仙灵可是看到了。在玉虚封印的最深处,埋着张丰预留的一枚玉清神火雷。

    若是地魔被斩杀五次,封印自毁,那枚神火雷珠爆炸,会将地魔彻底炸死。

    “那小子,是真正费了一番心思。一个张丰,一个罗钰,还有那个手持万霞扇的小姑娘。难怪乾元峰信心十足,敢在外头另开道统,跟九仙峰硬怼。”

    在地窟折腾小半个时辰,仙灵返还地表。

    此刻,任鸿已经把酒席收拾完毕。

    本来,任鸿对这顿饭报以莫大期待。可地下一行后,他彻底歇了吃饭的心思。让钧天仙灵将酒席一卷,直接返还莲花山。

    云空中,俯览下方茫茫白雾,任鸿下定决心:“又是一次狼狈逃离,连祭祀父母都不敢光明正大。说到底,还是实力不足。若是我有真人道行,道君神通,纵是光明正大拿了钧天尺,又有谁敢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