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十九章九天十地
    任鸿和仙灵返回莲花山,此刻已入深夜。

    皎月高悬夜空,寒潭水面挥洒着点点银辉。

    任鸿径自往石屋走,身后仙灵喊道:“任鸿,咱们带回来的烧尾宴怎么处置?”

    “你既那么喜欢吃,就全给你了。”

    给我?

    我一个器灵也吃不完这么多啊。放到明天,恐怕菜都坏了。

    仙灵摸摸脑袋,屁颠屁颠跑进石屋,见任鸿沉思不语,他试着开解:“其实你该庆幸,至少你跟父母有十二年相处的安生日子,这挺好的。”

    任鸿扭头看向仙童模样的器灵,面无表情:“知道的,清楚你这是安慰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故意恶心我。”

    十二年朝夕相处,然后成为父母双亡的孤儿,这还算好?

    仙灵见任鸿开口搭话,连忙顺着话题往下说:“当然,你生活在和平年代,不知道这份生活何其可贵。”

    “换到千年之前的乱世,那可是真正人吃人的日子。”

    纯阳钧天尺是玉虚上人在一千七百年前制作的法宝。千年之前便诞生灵智。

    他诞生时所见到的世界,是乌云滚滚,煞气冲霄的魔道乱世。

    彼时,北斗派为玄门魁首,正渐入下坡。北斗神庭以及北斗派确立的人间王朝遥遥欲坠,魔道昌盛。

    “十八路魔主,上百位魔君横行人间。那时候的凡人,不过是魔主们桌子上的一盘菜。”

    “我记得有一位魔主最喜吃小孩。出生刚满三年的小孩,是他最喜欢的前菜。”

    “你在凡间或许听过种牛种马,但你听过种人吗?”

    “在那个时代,魔主们会专门挑选优质凡人,一日三餐喂食灵药甘露。据魔主们说法,这样培养出来的凡人肉质最鲜美。”

    “在那个年代,凡人能顺利活到天命之年,都是得天眷顾。你父母若在那个年代,几乎可以说是最长寿的凡人。”

    依魔主们的看法,三十岁之后的凡人肉质已经失去灵气,没有嚼头。为了不让肉质老化变质,他们会选择在三十岁之前吃掉。

    那个年代在天灾之外,更多是人祸。

    仙灵款款而谈,为任鸿讲述玉虚上人的事迹。

    “后来老爷联手两位玄门大圣,联手封印十八魔主,将魔教高人一一斩落,才有当今盛世。”

    “你那些师兄师姐,都是那个年代活下来的。有不少人是从魔主们餐桌逃出,顺利证道长生。至于他们的亲友……徐阴阳、文长生他们几个,根本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更别提什么父母照拂。”

    “这么惨?”

    “在那个年代,能活下来就是运气。灵阳县号称千年古县,实质上就是昆仑在那个年代保护下来的人族城镇。”

    那个年代,王朝动荡不安,御旨难出京城,各地频繁有魔头作乱。北斗神庭受十八魔主打压,难抗大局。是玉虚上人伙同玄都宫和碧游宫联手,重塑玄门秩序,将魔头一一镇压。

    关于这一点,寒潭之下的老魔头很有话说。

    人的本性就是对比,听了几位师兄师姐的事迹,任鸿神情变化:“那他们后来报仇了?”

    “当然。他们修成大道后一一报复回去,配合老爷将那些魔主封印镇压。”

    说到这,仙灵往寒潭方向看了看:“你若不信,可以去寒潭问问那魔头。”

    是啊,这老魔也是当初那个年代的人。

    不过让任鸿去揭短?就不怕这老魔恼羞成怒?

    任鸿很聪明的没有过去。

    仙灵意味深长说:“你今天不甘心自己家乡的遭遇,那就把这份不甘心牢牢记在心里,等他朝修行有成再去斩了那头地魔。”

    “要知道,你面临的仇家可比你那些师兄师姐简单多了。十八魔主都是从十地尽头,地心第九重跑出来的魔王邪怪,而你面临的地魔才仅仅出自第四层地壳。”

    “第四地层?”任鸿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第四层地壳,对应天宇第四重元气潮汐,也就是金丹那一重?”

    “对。如果我没看错,这头地魔就是从地下第四层冒出来的邪怪。比那些九幽十地的魔主大能,弱了何止百倍。”

    当今九州八荒以仙佛魔三道为尊。仙道求真,佛宗作空,魔门问己。

    但九幽十地的地魔另有不同,他们并非人族修炼而成的魔头,而是大地浊气在地下九重天然孕育的邪怪。

    于此类似的,是清霄九重孕育的神祇、神兽。任鸿持有的六合神兽便从九天元气中孕育。

    朱雀是南明离火之精,玄武是玄冥真武之精,青龙白虎以及腾蛇勾陈也都是天地元气孕育的神兽。

    上古时代,这些天神、神兽本也是人族大敌。可随着玄门大昌,仙家练气修行,渐渐染指九霄天宇后,九天之灵增长速度已大不如前。

    如今的天神、神兽不是被人族祭祀供奉,就是被玄门抓到洞府效力。更有甚者,仙家炼气时会把这些元气所化的神兽炼入自身道体,修成化身。

    种种措施下,九天之灵再无威胁。

    可九地邪魔不同。九天清灵,十地重浊,仙家擅御空青冥,鲜少有人潜入地下修行。久而久之,大地浊气孕育的阴浊邪魔在地下九重生息,数量规模极大。

    “这些邪魔如蝉蛹一般,在地下修行有成后便开始上潜,骚扰攻击人间界。此乃玄门大敌,也是九阴绝日来源。”

    九阴绝日,天地阴气上抬,冲散玄门禁法,无边邪魔从地下涌出,堪称寰宇第一大劫。

    钧天仙灵唠唠叨叨,在旁边给任鸿塞了一大堆话。说了九天十地的神兽邪魔后,又扯出佛宗、魔教的不少见闻。

    “魔教和邪魔们关系诡秘,有竞争也有合作。魔教有一门《九天十地阴魔策》,里面讲述勾引九地魔头进行炼化的秘术。修至最后,可以取十八魔主而代之,化身九幽阴魔主。”

    “而九地魔头也期待魔教施展通幽之术,将他们从地下召唤到人间,以肆虐人间作乐。”

    渐渐地,任鸿抑郁心情暂作缓解。

    趁此机会,钧天仙灵说:“咱们执掌莲花山,那些花精未来都是咱们的人。不如咱们把她们请过,一起吃一顿烧尾宴?”

    “请她们?”

    “你今日筑基,本就应该庆祝。不如把她们拉来热闹热闹。”

    “这倒是……”任鸿有些意动。

    在龙首岩,每当一位弟子修成筑基,准备跨入十二天门时。龙首岩上的同门都会帮着张罗一场宴席,为同门进行恭贺,祝福他未来得道长生。

    任鸿参与过几次,原本也寻思在自己筑基后,找同门庆一次。

    谁知自己逐出昆仑,竟是在外筑基成功。

    “只是眼下已入亥时,找她们来会不会太晚?”

    钧天仙灵不以为然:“大家都是修行之人,她们这些花精吐纳日精月华,需要晚上歇息睡觉?”

    “再说,庆典连续举行好几天的都用。你今天还没过去呢!”

    “你大可放心,今天你这庆典只管交给我来操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