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二十八章虎啸关前斩魔修
    虎啸关有“铁牢”之称,位处荆梁和南蛮交界,是天朝镇压南蛮百夷的十二神关之一。

    在这里,每年不知有多少将士血染沙场、魂留此地。

    常武侯为虎啸关镇守将领,这日携诸修来到城下,观看前方不远处升起的黑雾迷阵。黑雾秘阵后是一片阴沉沉的起伏山峦。

    “诸位上师前辈,你们神通广大,不知这怪石阵能破否?”

    常武侯骑着一匹龙马,询问身边的玄门修士。

    几位修士或乘云光,或踏莲花,还有两位道人骑着羚羊和火牛。

    诸修面色为难,其中一鹤氅老者手挥拂尘,指着远方黑雾中的几根怪石柱:“君侯,非我等不尽力。只是这迷雾来自九幽,是魔门邪修采九幽之气混着上百婴儿心头血祭炼而成。而那几根石柱更是南蛮百夷部落祭祀多年的图腾,上面蕴藏大灵鬼怪不下万数。换言之,这就是一位魔修携带上万魔兵进行阻拦。我和卢道友虽有金丹法力,与这魔修不相伯仲。但想要在应对魔修纠缠时破阵,着实力有不逮。”

    旁边消瘦老者也道:“欲破此阵,需先破邪气,再斩魔兵,最后还要有同道出手击杀主阵魔修。”

    常武侯沉默。

    本朝因玄都宫大力扶植的原因,虽然没有如北斗神庭那般直接化身神朝,以官员为神祇,治理山河、牧养苍生。但修士下山扶龙庭,协助朝廷对抗南蛮魔教,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南蛮十二关,他们这些将领侯爷身边,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客卿修士。

    随着他们立功,化南蛮诸山为九州边野,这些客卿修士也能谋取功德气运,得玄都宫馈赠的灵丹妙药。

    常武侯身边的孙、卢两位金丹大修士,跟他有十数年交情,关系甚笃。他自然不会怀疑两位大修士的话。

    想了想,常武侯说:“我施展武道秘术,结合三军气血形成军魂,不知可否相助?”

    卢道人苦笑:“君侯,你的武道炼体虽已大成,但想要面对这九幽邪阵,还是差了些。”

    朝廷武将们身上或多或少带着修为,但他们纵有灵丹妙药辅助,也只能达到筑基层次。

    本朝五百载,以武道跨入金丹境的武道大宗师屈指可数。后来不是加入昆仑,就是去玄都宫进修。就目前而言,已知朝廷最后一位武道大宗师死在五年前。

    孙道人:“卢道友言之有理,九幽邪气入体,反而损伤君侯根基。”

    看了看常武侯,孙道人欲言又止。旁边卢道人明白他的意思,微微摇头。

    武道将领因为常年征战,寿岁不长。若常武侯真沾染邪气,反而损伤本源,有害子嗣。不过这种事,他们私底下可以说,现在总要给常武侯留些面子。

    想了想,卢道人询问常武侯:“君侯,除却这座大阵阻路外,我们不能另寻其他路线?我等施展五鬼搬运之术,将大军从其他方向杀入黑云山?”

    黑云山绵延八百里,有蛮族山寨百数,挡住三关进军之地。

    “做不到,黑云山入口只有三个。除却小侯外,还有两位同僚从另外两个方向进军。据说,那边也有邪修阻拦,封住入山口。”

    常武侯叹息道:“如今已入寒冬。虽然南蛮气候与中原不同。但再过几日,恐怕今年我们便无法动兵清剿黑云山了。”

    孙道人盯着腾腾黑雾,忽然灵机一动,问道:“君侯能否再等十日?”

    常武侯眼睛一亮:“道长有办法?”

    “如果我们这些同道联手祭炼雷咒,或许能直接破去大阵……只是祭炼雷咒需要时间。”

    没等卢道人说话,其他几位修士纷纷开口。

    一人道:“孙前辈,你不会是动了那个主意吧?虽然我们可以帮忙,但施展此法需要符印,您身上带着哪位雷君的符印?”

    另一人忧心忡忡:“祭炼雷咒需要时间,现在来得及吗?”

    “先声明,我对雷咒一窍不通。”

    “咱们几个修行的雷咒差异很大,孙道兄是打算让我们帮你祭炼你那一脉雷咒?”

    众人议论纷纷,但在常武侯眼中显然是众人已有对策。

    他忙道:“十日时间有些长了,不易和其他两方会师。能不能再短些?”

    “这……”

    孙道人面带迟疑,旁边卢翼开口说:“这几日,虎啸关来了不少散修同道。听说他们要去玄姥峰捉妖。眼下黑云山阻拦,他们也受其阻,不如找他们帮忙?”

    祭炼雷咒不过举手之劳,外加方便他们前往玄姥峰,相信他们不会反对。

    众人一阵合计,孙道人正要去请人,忽然北方飞来一道虹光。

    赤色虹光携着燎燃焰火,直直冲向黑云山。

    “不好,又是一位同道往南蛮去。”孙道人脸色一变,赶紧对卢道人说:“快,咱们去救人!”

    这几日,有不少玄门同道因为捉妖之事赶来南蛮。但因为这些人不知深浅,被黑云山中的魔头所伤,如今都在虎啸关内疗伤。

    虹光飞至黑云山,阴沉沉的乌云层陡然探出云气大手罩向虹光。

    可虹光灵巧多变,轻轻一转,火光焰尾将乌云大手扫灭。

    见此,孙道人心中一喜:竟是一位金丹同道?

    他一边和卢道人联手帮忙,一边高呼:“道友,黑云山有魔教修士镇守。他们设阵阻拦我军前行,可否请道友入虎啸关相见,商讨破魔之策?”

    两位金丹大修士相助,帮虹光挡住黑云山内冲出来的几道魔光。

    但虹光在空中微作停顿,绕黑云山转了一圈后,复又钻入九幽迷石阵。

    瞧见这一幕,卢道人面皮发黑:“这位道友好生心急,他一个人就敢往九幽邪雾闯?这不是找死吗!他这么莽撞,怎么修成金丹的?”

    孙道人一边击退魔光,一面冲他怒吼:“说这些作甚?赶紧下去救人啊!”

    这几日,因玄姥峰玉音大王的事,有不少修士赶来捉妖。其中一些人仗着秘术道法冲入黑云山,结果被魔修们一顿乱揍。

    两位道人念着同道情谊,这几日光顾着救人灭火了。

    如今看到一位金丹同道也这么莽撞,二人心塞不已,但还是飞向九幽迷石阵。

    这时,黑雾内忽然传出惨叫声,紧接着赤黄色火焰在黑雾中点燃。

    “这……”两位道人面色迟疑:“听声音,似乎是那主阵邪修?”

    二人心中犯嘀咕,彼此对视:这位道友不会真在破阵吧?

    他俩落在阵外,仔细观察。

    没多久,迷石阵内传来一阵轰鸣,迷雾中的火焰纷纷合拢升腾,在天空中火焰形成一只巨大火鸦,复又冲入黑雾。

    这一击,彻底将九幽中的邪雾冲散。

    随后,灰袍道人手中提着一颗狰狞人头,缓缓从怪石中走出。

    瞧见迷阵破灭,常武侯骑着龙马,不顾亲兵们阻拦,匆忙赶到孙卢二人身边。

    “两位上师,这是……”

    孙道人干巴巴说:“这位道友似乎已经破阵。”

    焚灭九幽邪雾,他跟卢道人全力施为并非做不到。单独对抗魔兵邪灵也不是不行。一对一和魔修斗法,同样能做到。

    但三件事一起干,这就抓瞎了。

    可这位同道独力破掉一座魔阵,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有余力?

    “这是哪里的同道?不会是那些名门大派出身吧?”

    这时,灰袍道人走到众人身边:“你们要攻伐黑云山?谁是守关将领?这人头就算我的见面礼,咱们议一议如何破敌。”

    常武侯回过神,连忙道:“小侯是本关镇守,不知大仙名讳?在何处仙山洞府修行?”

    他目光偷偷打量道人,这道人面似中年,声音沙哑。

    “贫道陆压,区区一介散人,九州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