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二十九章布罗网以待黄雀
    随着迷阵被破,常武侯立刻派人驻扎入山口,准备明日就带人杀入黑云山,扫灭百寨。

    而今夜,他为刚刚到来的陆压道人接风洗尘。

    不仅是陆压道人,这几日赶来虎啸关的修士也纷纷被他请来,一起商量扫灭黑云山事宜。

    大堂里,常武侯坐在主位,两侧各有一位亲兵相随,而客席左右坐满仙门诸修。

    孙道人、卢道人这些加入军队,辅佐常武侯征伐南蛮的修士在左侧。陆压道人这些新来的人在右侧,无疑陆压道人坐在右侧第一席,正对孙道人。

    在陆压下手,几位散修面带喜色,扬眉吐气一般看向对面。

    他们这群人兴冲冲赶来南蛮捉妖,结果在黑云山吃了亏,一群人狼狈躲在虎啸关养伤。

    几日来,没少被军中修士嘲讽不知深浅、蛮勇逞强。

    可最后,不还是他们这些从中原来的修士,帮忙解围破阵吗?

    想到这,几位散修对“陆压道人”更加热情,连连举杯敬酒。

    陆压道人面色不改,将众人敬酒一一饮下。

    可暗里,钧天仙灵将酒水一一蒸发:“你未成年,少喝酒。”

    陆压道人是任鸿准备的新身份。他让仙灵施展拟化之术,暂时改变容貌,变成一位三十岁面相的修士。然后由钧天仙灵进行腹语传音,而他在一旁进行指示。

    看着满席山珍,任鸿毫无食欲。

    杀人和杀畜生不同。

    前不久任鸿冲入魔阵斩杀魔头,更提着人头装模作样来到常武侯跟前。至今仍觉得手掌有些血腥气,纵是素斋也毫无胃口。

    不过他们这等修士常有辟谷习惯,常武侯见他不动筷子,也不以为然。

    酒过三巡,常武侯试探问:“陆压大仙法驾南蛮,不知所为何事?”

    “为玄姥峰玉音大王。”

    又是玉音大王?

    孙卢二人对视,这女妖到底什么来头,竟惹得这么多人来捉她?

    “道兄也是为玉音大王?”右侧一位红衣男子吃惊问:“道友是受南岳道派之邀,还是……”

    “我在玄都观见到一个单子,求一件古乐器炼器。正巧听闻玉音女妖躲在南蛮,便顺路来了。”

    几个月前,钧天仙灵在玄都观挂了一个单子,冒充东海修士求取九州同道帮忙寻找一件古乐器以作法宝胚胎,其报酬是一本记录内丹修行的道书。

    “是那个单子啊。”男子闻言,神色有些恍然。

    玄都宫势力遍布九州,各地皆立有玄都观,接待八方修士。

    而当修士需要帮忙时就会在玄都观挂一个单,然后传达九州各地,请其他修士相助。这跟朝廷告示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更加针对于修士。

    陆压道人目光看向男子:“听起来,南岳道派也跟这女妖有关?”

    这点,任鸿和钧天仙灵着实不知情。他二人为避免被昆仑追兵发觉,又为给自己找一个正大光明对付女妖的借口,才鼓捣出这个单子,好名正言顺来南疆。

    道人双目隐现火光,红衣男子感到“金丹级数”的威压,连忙扭开头,他说:“听说女妖从南岳道派卷走一件宝物,惹得南岳道派大怒,广邀同道追杀。”

    宝物?

    陆压道人挑挑眉,并没有说话。有钧天仙灵在手,他着实瞧不上非仙器之流的东西。

    但他身边那些散修却道:“道友铸就金丹,想必下一步是为‘结灵胎,孕元神’吧?玄都观那篇《灵宝小还丹章》止步金丹,纵有一些缔结灵胎的口诀经验,也没甚大用。不妨去跟南岳道派做个交易,从他们这借几本道书参详。”

    陆压颔首:“我会考虑。怎么,南岳道派也来人了?”

    “他们不在虎啸关,在另外一处边关。据说来了几个亲传弟子,相信在他们帮助下那边也能破阵。几日内,就能拿下黑云山。”

    “原来如此。”

    仙灵以秘法假扮任鸿张嘴应对外头这些人,暗里早就跟任鸿嘲笑开了:“到底是散修,南岳道派这点芝麻大的势力,也被他们当做名门大派。”

    任鸿右手藏在袖子里,默默捏着玉尺,在上面写字:南岳派好歹是定神相、立道君的门派。自然跟这些散修不同。

    环视一周,大堂上除却孙卢二人修成金丹外,其余修士源根、真火层次不等。

    用浮黎镜魄偷偷观察他们体内流动的法力……

    嗯,除却孙卢两位金丹大修士外,任鸿法力能碾压在场所有人。

    用钧天仙灵的话说:对付这些散修,你根本不用剑诀。一拳打过去,他们立刻爆头。

    “切,南岳算什么大派?那道君都是机缘巧合证道,若非得南岳地灵龙脉机缘,哪能化身南岳帝君道相?原本,南岳道派也是散修出身,无非是凭借半部天书才有如今的地位。就这点底蕴,也敢嫌弃我的《丹章》?”

    听那些散修推崇南岳道法,鄙夷自家道书,让仙灵恼怒不已。

    《灵宝小还丹章》是玉虚上人和碧游宫主闲暇论道时,由钧天仙灵记录的一些修行心得。放在昆仑藏书,勉强归入中等道书一列,能修至元神。里头有玉清和上清两脉道法,仙灵删减为残章后拿来交易。纵然昆仑追兵见了,也会误以为这篇道书出自碧游宫,想不到仙灵头上。

    任鸿笑了笑,默默写字安慰仙灵。

    这时,常武侯邀请众人一起攻伐黑云山。

    “诸位仙长要前往玄姥峰,必从黑云山路过。如今黑云山魔修肆虐,正需要各位仙真助拳。”

    “当然,诸位仙长放心,不论诸位意图如何。只要肯参与这一战,小侯定会为诸位上仙表功。”

    孙道人也说:“诸位道友清闲自在,瞧不上人间金银爵位。但扶龙教化自有功德,还有玄都宫仙丹酬谢,岂非美哉?”

    陆压道人沉吟不语,旁边有位散修问:“黑云山剿灭后,朝廷是开山设府还是移山化田?”

    “尚未定下,但地气勃发转移,诸位道友可来相助。”

    以圣道教化九州,以王道镇压百夷,这就是本朝数百年的传统。

    每扩张一块版图,就会将新国土的地脉灵气掠夺,纳入九州之内。

    之所以赤县神州人杰地灵,也跟龙脉转移,夺取西北大荒的地脉气数有关。

    上古时代,西北天柱有神人对战,导致天倾西北,地陷东南,西北大洲化作死域的同时,无量地气灵脉融入中州,成就大昆仑山以及赤县九州的浑厚气运。

    由此尝到甜头,赤县神州积极对外扩张,以八荒地灵供养九州龙脉。

    若黑云山被拿下,百寨夷民会强制送到中原内地重新安顿。而整座黑云山归入荆梁两州。或打散山麓,化作地灵之气滋润两州大山,再开平地耕田。又或者净化黑云山,由玄都宫再开一座仙家福地。

    在这一系列过程中,修士若能参与其中,就能分润地灵之气。

    仙灵暗中传音:地灵之气可是好东西。能改造山麓,充盈灵脉。如果咱们能将黑云山的地灵之气收取一部分滋润莲花山,对你未来打造仙府福地有好处。

    任鸿面色不改,在玉尺写道:日后再说。

    他来这边只为琵琶精,按照他的规划只有十几日行程。杀了琵琶精就回莲花山继续当“宅仙”。

    不过因为黑云山挡住去路,他们这些人要去玄姥峰,必须从黑云山上空走。

    仙灵虽然能以遁光带他独自前往玄姥峰。但那样一来,深陷南蛮魔域孤掌难鸣,很容易被魔门老怪物围攻。也会被昆仑追兵惊觉他们二人的踪迹。

    所以,最佳方案就是通过黑云山。利用黑云山转移魔门焦点,趁此机会任鸿混迹在一群修士中,联袂赶赴玄姥峰。

    道兄,你稍后跟散修们串联。告诉他们,如果得到道书,可以大家一起参读。

    区区一本《小还丹章》,钧天仙灵不在乎,手持天书的任鸿更不在乎。

    昆仑道书典籍无数,被列为上等仙书的,必然是金阙紫府传下的大道赤文天书。只不过任鸿的天书在昆仑天书内部排名,可能有点靠后。

    关于破黑云山,任鸿没有含糊,和其他散修一起答应下来。

    是夜,他和其他散修一起,在常武侯府邸歇息,准备次日破魔行动。

    ……

    夜深人静,常武侯府邸忽有一道人影悄然离去,飞遁至三百里外一座小山。

    山巅冷风习习,有位着青色常服的修士在闭目养神。

    “师兄,我回来了。”

    修士睁开眼:“有劳宋师弟,情况如何?”

    “这次因琵琶精而来的修士共计十二人。”红衣男子席地而坐:“但并未发现任鸿和钧天前辈。”

    “没有?”曲师道面露异色:“哪有几人擅长雷火亦或纯阳一类法术?”

    曲师道和宋涵乃碧灵道君门人,下山寻找纯阳钧天尺。且他俩不愿跟孟耿二人一起行动,便找了个借口离开。

    曲师道几个月前找到玉面琵琶下落,因此动了心思。在钧天仙灵于玄都观挂单出任务后,他主动把玉面琵琶的消息送出,故意引任鸿和钧天仙灵现身。

    至于宋涵更直接化名散修,打着捉妖名义混入人群中。

    “擅长雷火纯阳一类的修士,共有五人。”

    “有一对常家兄弟,他们是双胞胎,心意相通,虽是筑基境界,但凭借一手雷火合击之术,可媲美真火境高手。”

    “有一位炎炎子,擅长火咒,身上还带着一头地精火灵。”

    “一位名叫贾昱的雷法修士。他用的雷咒是火雷,但看上去似五雷派路数。”

    “至于今天还来了一位金丹境界的陆压道人。他用的应该是火鸦之术。”

    “除此之外,就没其他人了?”

    “没了。”

    曲师道陷入沉思。

    任鸿修行不久,若跑过来捉拿琵琶精,肯定是钧天前辈设法假扮,因此一定是和纯阳大道有关的法术路线。

    “师兄,纵然如我们猜测一般,钧天前辈带着一位龙首岩弟子下山。可任鸿小子法力浅薄,会主动过来?这时候不应该躲在某处大山,老实修炼筑基吗?”

    “你说的不无道理。但假若他们遁入某处大山修行,几十年内没有消息,我们又如何去找?”

    所以,曲师道才和孟真人一样,顺着任鸿这条线索摸寻。一个守在任鸿老家,一个则按照当年三妖逃跑路线守株待兔。

    “当然,我之所以这时候来找玉面琵琶,还有另一个目的。”

    “另一个目的?”

    “那琵琶精盗走南岳一件宝物,你可知道?”

    “听说了。”宋涵一脸不屑:“若非南岳弟子心性浅薄,被玉面琵琶勾引盗宝,也不会在南边闹得沸沸扬扬,让一群散修闻风过来。”

    原本按照他们师兄弟的盘算,玉面琵琶是金丹大妖。纵然他们放出消息,也只会来几个金丹修士捉妖。届时他俩上前一一攀谈检查,定可寻出钧天仙灵所在。

    但南岳道派广邀同道南下捉妖,这件事闹得纷纷扬扬。有些散修为讨好南岳道派而来,也有些散修为了那所谓的“宝物”。

    黑云山三路大军都汇聚散修,再算上南岳道派的人,这里已经集聚上百人。

    “师兄,你不会也看上那件宝物了吧?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南岳道派那小地方,能有什么宝贝?”

    在这一点,宋涵和钧天仙灵态度一致,根本瞧不起南岳道派。

    “若是南岳道派自家炼制的法宝,纵是南岳镇派仙器衡山杖,我都不屑一顾。但这件宝物不同……”曲师道忽然笑了:“南极鼎,师弟应该不陌生吧?”

    “南极鼎在南岳道派?”顿时,宋涵表情古怪起来:“这……这怎么可能?”

    “这你要问白洛师弟。行了,南极鼎机缘你我只是随便碰碰,碰到了自然好,碰不到也无妨。眼下最主要的,还是钧天前辈。你那边五个修士着重注意,或许任鸿和钧天前辈就藏在其中。我再去其他两处地界看看,希望他们在这里吧。”

    被差遣下山,虽然是师尊信任的秘密行动。但迟迟完不成任务,他们难道一直蹉跎在人间吗?

    “那有关黑云山之事……”

    曲师道漫不经心道:“一群魔崽子罢了,师弟混迹这群散修中,正好帮一帮他们。”

    “咱们昆仑是玄门魁首,既碰到同道有难,怎么也要拉一把。若是可能,尽量保全这些散修性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