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五十七章紫阳岛
    碧游宫又称东海仙盟,麾下有三十六仙岛,七十二灵屿。紫阳岛便是一座灵屿,占地不大,仅有数十里。

    东方兰月昔年和道侣崔白在此经营爱巢,繁衍崔氏一族。

    在两位上仙照拂下,崔氏作为修行世家,经营海船生意,在东海小有名气,曾一度归入仙岛之列。

    只是随着这对道侣双双转世,他们后人经营紫阳岛越发没落,哪怕在灵屿中也归入最次一档。

    这日,紫阳岛迎来一位自称“灵音法师”的年轻男子。

    “你这身份到底成不成?会不会被人察觉?”

    “放心,这就是我当初去玄都宫挂单玉琵琶的假身份。只是一个东海散修,偶然得了一部丹书《灵宝小还丹章》修行,碧游宫这边没人管。”

    任鸿稍稍放心,以这“灵音法师”的身份从港口上岛。

    港口边上,有一座高有五丈的花岗巨岩,刻有“紫阳岛”三个大字。在这三个字上,任鸿明确感知紫阳一脉特有的法力真元。

    “而且这三个道字可在岩石上,还会每日摄取星光,使这块岩石经岁月而不坏。”

    忽然,任鸿想到一事,传音怀中玉尺:“仙家岛屿和朝廷定义的岛屿有区别吗?”

    本朝对岛屿的定义,两千亩以下为“屿”,两千亩以上称“岛”,但又细细分为诸多等级。

    按照朝廷的划分,紫阳岛已经算是一个正常的岛,超过海屿级别。可在东海仙门这边,紫阳岛仍是七十二灵屿之一。

    仙灵不屑道:“朝廷势力依托大陆,对海外鞭长莫及。那一套岛屿划分,顶多在沿海地带定义一些礁岛。哪能管东海深处的仙家岛屿?你要知道,东海仙人最肆意逍遥,有些仙人甚至在自家岛上建立王国,自成一体,根本不理会中土王朝的命令。”

    “碧游宫为东海修行界之首,定义仙岛、灵屿两重等级。其实也简单,有元神真人便是仙岛,有金丹修士就是灵屿。而三十六岛、七十二屿,是碧游宫从千岛万屿中挑选的名额。入了这些名额,便有资格每年朝贺碧游,聆听道君讲法。”

    “因此,这些名额竞争激烈。紫阳岛曾位列三十六仙岛之列,但现在嘛……”

    任鸿微微点头,他也从玉虚上人遗留的天网命盘中窥见有关紫阳岛信息。

    当年东方兰月夫妇在时,作为紫阳夫人的记名弟子。她师兄是紫阳道派之主紫玄上人,自己又跟碧游宫诸位女仙交好,紫阳岛自然无忧。

    但随着她转世,紫阳岛待遇就不同了。也幸亏她当年在东海有些人脉,碧游宫看在她的面子上,才没为难她的后人,勉强维系一个灵屿的名额。不然以紫阳岛如今的水平,恐怕连灵屿名额都站不住。

    “碧游宫以一百零八排位搅动风浪,是动中求静之道。”任鸿略一琢磨,明白东海碧游宫的打算。

    东海修士不受王化,逍遥度日,半点凝聚力都没有。碧游宫统合这些修士,可是操碎了心。用道君讲法的噱头,加上丹药功法等福利,定一百零八岛屿,才把这些修士团结在自家身边。

    仙灵:“不仅如此,东海修士安逸享乐,这座次排位正是给他们一些争斗刺激,让他们进入物竞天择的良性循环。”

    “这跟老爷主张的‘静中求动’完全相反。”

    昆仑为首的山派和碧游为首的海派,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理念。

    碧游一脉平日利用座次排位引发岛屿间的争斗,磨砺修士战力。

    而昆仑一脉提倡居山隐修,常年静坐山林,唯有劫数到来时才会下山应劫,以辨金玉砂石之分。

    二人嘀咕一阵,任鸿道:“其实我们如果在中土混不下去,来海外也可以。”

    “咱们玉清正宗,跑到上清一脉的势力范围算什么——啊!”仙灵一声惊叫:“遭了,我想起一件事!老爷在东海有一座别府。”

    “小点声成么!”虽然是“传音秘术”,但在任鸿耳畔炸开,仍吓了他一跳:“老师留有九大别府,东海有一处,你不是早就说过。”

    “但我忘了一件事,那处别府有昆仑道君坐镇。”

    “道君?”

    “算来是你一位师兄吧?”仙灵不确定说:“昆仑十八道君,除却金庭峰主飞升外,其他十一人都强留人世,尊为道君。”

    任鸿:“剩下七个道君中,排除二代弟子的四人,我还有三位师兄师姐是道君?”

    “不错,这三人皆是记名弟子,其中一人可能就在东海。”仙灵想到这,忙催促任鸿:“本以为东海安全,但仔细想想这边有一位昆仑道君,我们行踪也成问题。还是早早返还中土比较安全。”

    “不急的,等我在紫阳岛转一圈再说。”

    紫阳岛崔家经营海船生意,这种大海船跟中土神州的飞辇天舟类似,都是仙家一流的代步工具。

    只是崔氏一脉许多技术失传,目前他们打造的海船着实说不上好,仍在法器层次打转。

    但——

    “好贵啊!”

    任鸿走到店铺,看到架子上的一只只模型,不仅感叹起来。

    崔氏船行的海船并不多,只有舰船、画舫、飞艖等几种船型。

    其中战舰楼船最为昂贵,“七宝碧玉楼船”标价五千五百玉珠,长三十丈,高九丈,有七重宝楼。另一艘“碧磷惊涛舰”,标价五千玉珠,上有三门碧磷玄光炮,可杀筑基境海兽。

    旁边的五彩离鸳画舫,飞霞彩舫等,标价仅在两千到三千玉珠之间。这些模型精巧秀美,颇得女仙们喜欢。

    至于飞艖、帆船这类小型灵舟,价格更低了一等。但饶是如此,也从五百玉珠起步。

    看到这价格,任鸿眼皮猛跳:“道兄,咱们身价加起来,能值多少玉珠?”

    玉珠是东海特有的货币单位,由碧游宫联合各岛修士,取美玉菁英所凝。一枚玉珠的价值并不比中土玄门所用的丹药要低。

    “咱们身上的飞云丹合在一起也就五百出头,勉强在这买一艘小帆船。不过这等帆船经不起大浪,几次拍打就会散架。除非把斩仙剑又或者玉琵琶的本体卖了。哦,对了,玉琵琶是千年玉石造化的器形,从她身上凝取玉珠,怎么也能弄出五千颗吧。”

    但任鸿只是过来闲逛,又没打算在东海久住,买海船有什么用?

    比起海船,他更喜欢飞辇这类轻便些的座驾。

    “那琵琶就算要卖,也要回中土卖。说不定能趁机找到线索,去弄死其他二妖。”

    在店铺转悠了一会儿,一边观看海船模型,一边通过紫阳夫人在他身上留下的“诅咒”,感知紫阳道统的真元气息。

    但任鸿搜索半天,在岛上找到好多修炼水法的修士。他们气息接近,想必都是崔家修士。甚至还有一个金丹修士。但并未察觉紫阳嫡传的真元波动。

    “想来,东方兰月此刻不在此地,转世身应该还没回归家族。”

    至于坎元道体,他也没瞧见一个。倒是感应到两三个拥有水灵之体的修士。

    听任鸿这一说,仙灵道:“水灵道体虽然能自发聚拢水汽,方便水属道法修行,但并不限制男女性别。拥有这种道体的人,男女相貌皆美。”

    “哦?比我如何?”

    任鸿摸了下自己的脸:“水灵之体偏向于阴柔,想来比我少了几分阳刚之气?”

    “水灵之体的男子的确不如你帅。”在这一点上,仙灵很诚实。

    “但水灵之体肌肤温润白嫩,这一点你比不上。”

    “我又不是女孩,要那么白的皮肤干嘛?脸帅就可以了。”任鸿轻轻一叹:“没办法,谁让这脸是家传的?虽然我不想自夸,但如果不承认自己帅,岂非愧对父母赐的这张脸?”

    “……”仙灵不接话茬,又道:“说起来水灵之体因为聚拢水汽,出水量也大,尤其擅长……”

    突然,仙灵想到任鸿目前尚未满十八岁,果断闭嘴。

    “擅长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仙灵含糊几句,设法糊弄过去:“我记得水灵之体能觉醒一种天赋神通——天哭。也就是他们掉眼泪的时候,会引发天空下雨。”

    “这种水灵道体算是坎元道体的下位替代。当初东方兰月可能就是水灵道体。因此她的后人能觉醒这种道体。”

    “哦?这种道体还能遗传?”任鸿果然没有深究刚才仙灵提及的话题。

    “不仅可以遗传,更可以人造。”

    提及人造,任鸿面色一变,又想到那个诅咒,眼中闪过惊恐之色。

    人造坎元道体什么的,他可不想填进去。

    “这位仙友,不知你可有钟意的海船?”

    任鸿在这边嘀嘀咕咕说话,看守店铺的一位崔家子弟忍不住了。他过来打招呼:“如果仙友属意,价格我们慢慢谈。如果合适,我可以马上带你去库房看真正的海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