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五十八章在商言商
    任鸿家中经商,面对崔家子弟的询问,自然了解对方意图,遂笑说:“这些海船虽好,但旁人制作的东西总有几分不称手。”

    “不知贵船行是否贩卖材料?我想去船坞瞧瞧木材或者铜料。”

    “去船坞?”崔家子弟立刻警觉,上下打量眼前的青衣男子。

    “船坞是我家重地,我这小小旁支可没办法带人去。如果仙友要买材料,可以列出一个单子,瞧瞧我们船行有没有。当然,价格跟市面差不多,不会坑你。如果你要我们加工或者帮忙打造海船,也可以订制。”

    虽然崔家的海船技术大不如前,但这种制造海船的重地岂能让外人随便进入?

    “那就劳烦船行取来三条云楼木心吧。至于加工,放心,我可以自己来。”

    “云楼木心?”崔家子弟仔细回忆,没听说过这种木材。

    但看了看任鸿有意无意散发出来的气息,明白此人修为深不可测,便跑回去找主事询问。

    船行崔家主事是一位真火境修士,名叫崔万钱。他倒是见识多一些,听到客人要求后无语看着自家后辈:“云楼木心又称北岳木,是恒山派的特有灵木。咱们在东海混生意,跟赤县神州没半点关系,从哪弄这玩意?去去去,直接告诉那位客人,咱们没有。”

    崔纯文想了想:“叔公,要不还是您亲自去?我瞧那人穿着华贵,且法力深不可测,恐怕不好惹。”

    “哼,要你何用!”主事瞪了崔纯文一眼,起身去找“灵音法师”。

    但当他跨入大厅,看到那站在画舫前的男子后,嘴角一阵抽搐,心里把崔纯文骂了个半死:“这哪里是深不可测,摆明是一位金丹大修士!”

    崔万钱赶紧招呼任鸿往内堂走:“前辈勿怪,底下人不懂事,若有怠慢。鄙人在这里赔罪。”

    任鸿大大方方跟崔万钱入内厅。

    这内厅和大厅布置截然不同,在这里也摆放了几艘海船模型,但更多是古董玉器,俨然是一座招待贵宾的会客厅。

    请“灵音法师”入座后,几个鲛人女婢过来奉茶。

    看到和中土截然不同的异种海族,任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些鲛女身披贝服,也就是用贝壳串起来的衣服。在她们脸颊两侧,还能看到一些淡淡发光的鳞片。

    不过要说长相……

    不如我们家的那些花仙。

    任鸿心思转了几转,目光看向崔万钱:“关于我要的东西……”

    崔万钱谄笑道:“听纯文说,前辈要云楼木心?这是恒山仙木,我们船行着实拿不出。不过前辈若需要其他材料,我们可勉力一试。纯文,还不赶紧把材料清单拿来!”

    听到这,仙灵坐不住了。

    “喂,你难道真想买啊。咱们没钱!”仙灵暗中传音:“到时候他把单子拿过来,恐怕不好收场。”

    “怕什么。”任鸿满不在乎,安心在椅子上喝茶。

    晃着茶盏,里面那几片茶叶形如烈火,在水中燃烧。

    崔万钱:“这是我们紫阳岛特有的火山茶。原是一颗长在火山边上的火树银花,被我家先祖挪移回紫阳岛。”

    茶水入口,犹如烈火灼烧五脏。但随后任鸿察觉法力受到烈火精炼,竟多了一份精纯。

    “好茶。”他眼中闪过精芒,暗中有了盘算。若有机会,可以考虑弄一些茶叶回去。

    崔纯文捧着一本红纹册子过来。

    看到装饰精美的册子,任鸿会心一笑。他家当年的商行行径跟此差不过。同一份材料清单,因为包装装裱不同,就能分出三六九等来。

    接过单子一笑,任鸿面带得色,传音仙灵:“现在你看出来,我的用意了吗?”

    他手指掐着其中一页的某一行:“地心赤铜,出自东海地肺火窟,有千年火候,价值一千玉珠。”

    “赤铜?啊——你在寻找浮黎镜的载体?”

    当初任鸿从莲花山跑去北天云墟,就有这个念头。可惜后来状况频发,云墟封闭修整,这个念头无疾而终。

    但来到东海,他又想起这件事,打算把浮黎宝镜真正制作出来。有这洞彻三界十方的仙家宝物,才好寻找坎元道体。

    轰——

    就在任鸿准备就赤铜跟崔万钱协商时,忽然整座紫阳岛地动山摇,他眼前的茶盏摔落在地。

    “太爷爷,太爷爷,不好了!”外头又有一位穿着红袄的小孩跑进来:“乌金屿那群人又来了!”

    任鸿手指一勾,落在地上的茶盏重新飞到桌子上。旁边侍奉的鲛女们赶紧跪下收拾茶汤。

    “乌金屿?”崔万钱面色一沉:“那群家伙没完了?老祖宗呢?”

    “老祖宗已经去应付,但您也知道……”

    是啊,他们家老祖宗目前伤势未愈,又去跟乌金邪道对抗,恐怕情况不妙。

    “乌金屿?就是外头那几个皂巾蒙头的大汉?”任鸿悠悠开口:“我瞧见一个手拿黑幡的老道士跟一位白衣老者对战。嗯……那白衣老者身上的法力真元似乎跟你们一路。”

    崔万钱想到身边这位金丹大修士,唯恐他趁机动了什么歪心思。便道:“正是,前辈所见的白衣老者恐怕是我家老祖宗。那乌金屿妄图霸占我们紫阳岛,这些日子多番骚扰。不过前辈放心,不碍事。我家位列七十二灵屿,和碧游宫有渊源。”

    任鸿清楚那白衣老者的身份,东方兰月的小孙子,不久前在岛上感应到的金丹修士。

    “不过这家伙身上的伤……似乎是地肺毒火烧的?”仙灵跟任鸿暗里嘀咕:“他这水道法门的修士,跑去海底地窟干嘛?”

    “莫非是寻找材料?别忘了,赤铜不就是那里弄来的?”

    “不像。这种材料一般都是底下人去收集,需要他这‘镇岛柱’动身?”仙灵:“我觉得,他可能另有目的。”

    “那目的跟我们有关系吗?咱们只管看戏,而且还能从这件事中弄点好处。”

    任鸿轻轻一咳:“看起来,你家老祖宗情况不妙……啊——被打落水了。”

    “什么?”

    崔万钱大惊失色,连上前几步。但随后又后退回去,拱手道:“前辈,今天我家有事。如前辈有意购买材料,可否他日再来?”

    这显然是逐客了。

    可眼前这位大修士似笑非笑:“确定要我离开?”

    崔万钱面色一沉:“前辈看上何物,大可直言。若在下能做主,便直接赠予前辈。”

    以紫阳岛目前的情况,决计无法同时应对两位金丹大修士。

    如果眼前这“灵音法师”动了歹心。恐怕他们今天都难逃一劫。

    “你这家伙,怎么老把人往坏处想?”任鸿歪着头:“瞧见我这金丹修士,第一反应不该是请我援手救人?”

    “请金丹大修士的钱,我们出不起。而且……那邪道功法诡秘,恐怕……”

    怕你打不过!

    你要是打不过,回头找我们讨要疗伤费,那不是更麻烦?

    所以,崔万钱打算早早将眼前这客人送走。反正乌金屿知晓分寸,不会真杀死他们家老祖宗。就是一番羞辱以及割让部分利益,再把灵屿的名额让出去。

    “是吗?我还以为,你怀疑我跟乌金屿是一伙的。”

    主事尴尬一笑,他当然不会怀疑灵音法师是乌金屿派来的。

    他们请不起一位大修士,对方也请不起。

    不然,乌金屿若能请来一位金丹大修士帮手,早就把他们打服,把七十二灵屿的名额抢走。

    最大可能就是如这位大修士所言,他适逢其会。当然,小部分概率是对方听闻紫阳岛实力不足,打算过来占便宜。

    不过眼下能把乌金屿应付过去,一切都好说。

    只要任鸿所需材料不是太珍贵的东西,他都打算免费赠送,只为请这位大修士赶紧离开。

    “不知前辈看上何物?”

    “不忙,不忙。你们这里有琴吗?”

    “琴?”崔万钱愣了愣:“前辈要这个干嘛?”

    难道送你一把名琴,你就会离开了?

    “如你所言,我不会正面对上一位金丹大修士。但略微帮一点小忙,还是可以的。”

    崔万钱不知任鸿葫芦卖什么药,但还是命人取来一把名琴。只是此琴仍属凡物,不在法器之列。

    “不过勉强也够了。”任鸿抚摸琴弦,暗中对仙灵说:“你准备下,待会儿就靠你了。”

    “晓得,但你确定怎么做?咱们直接出手不好吗?”

    “原因有三。”

    “第一,我打算趁此机会把灵音法师这个身份落实,跟紫阳岛结交。”

    现在结交,等未来大家各凭手段争夺紫阳洞天时,说不得这个身份能派过来做卧底。

    而灵音法师的斗法方式是什么?

    用火鸦自爆,那不就太蠢了吗?

    所以,任鸿要换一种战斗方式。

    “第二,我不欲真正跟一位金丹大修士对上。虽然咱们不会久留东海,但多一个惦记,可不是好事。”

    除非能弄死那个乌金老道,不然任鸿不会轻易暴露身份,哪怕假身份也不行。

    “让崔家老祖去打头阵,咱们暗中敲敲边鼓即可。”

    “至于第三……”

    “第三是什么?”

    “因为穷啊!”

    是啊,太穷了。买不起东西,又舍不得拿法宝来换,所以只好用这种办法,帮人家干个活,收取一点佣金费用。

    “但直接帮崔家撵走对头,这价格怎么算?一开始帮忙太多,不方便咱们要价,他们也未必肯出价,甚至还会怀疑咱们的用心。”

    所以要先帮一个小忙,给他们一点甜头,然后再慢慢引诱对方主动请自己帮更多的忙,付更多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