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五十九章灵音回潮,琴乐传神
    崔家老祖掌御飞剑,水浪混着剑罡凝成七条凶猛翻腾的蛟龙。

    只是这些以水汽凝成的蛟龙虽然蛮横,将对面的乌金屿主牢牢缠住,却总有一种后继无力之感,无法将其斩杀。

    乌金屿主瞧见这一幕,心中有谱。以魔光乌云护全周身,他哈哈大笑:“老家伙,看来你在地窟受的伤势不轻啊。连你们的‘灵蛟覆海剑诀’都用不出来了!”

    崔家老祖听乌金屿主的话,气得七窍生烟,破口大骂:“老牛鼻子,有本事你等本座伤势痊愈!到时候,看本座一剑斩你狗头!”

    崔玉秀是紫阳岛仅存的金丹修士,作为东方兰月的小孙儿,他早年也曾得祖母指点剑法。只可惜那时候他贪图安逸享乐,没有好好修行。

    随着紫阳岛一场大祸,祖父祖母双双转世,自己父母兄弟们一一战死后,他这金丹修士反而成为紫阳岛最强的一柱。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他每当午夜醒来都暗暗后悔,若自己早年肯好好修行,哪至于连灵胎境都过不去?

    眼睁睁看着紫阳岛从三十六仙岛跌至灵屿层次,如今又被一个普通金丹修士欺辱,心中悲怒不足为外人道。

    “若大堂兄在世,这等金丹修士怕不是一剑即毙。”崔玉秀心中哀叹,又一次被乌云射出的魔光打入水中。

    幸好他这一脉传承功法擅长水战,很快又再度重整旗鼓。

    可重新上来时,他体内被覆海真元镇压的火毒蠢蠢欲动,已然镇压不住。

    “糟糕!”

    不仅火毒蔓延,连带他召唤的水灵海蛟也开始崩散。

    “好机会!”乌金屿主面露寒光,掌心盘旋一枚乌金神刀,牢牢锁定崔家老祖的气机。

    “崔老头,你崔家后继无人,纵然你一力支撑。强占‘七十二屿’的名头又有何用?不如乖乖让贤,我还能看在咱们多年交情份上,从你崔家收两个弟子。说不得这俩弟子未来有缘,能重振家族。”

    听到这话,气得崔玉秀真元暴走,火毒透体而出,在身边形成一朵朵黑色焰火。

    “牛鼻子好不要脸,夺我名额还不甘心,竟然妄图抢我崔家基业!”

    崔玉秀见火毒难制,心忖道:“火毒爆发,回天无术。不如拼命施展禁术,赚他一个人头——”

    “至于身后事,便交给儿孙们拼搏吧!”

    崔玉秀鼓动全力,正欲施展覆海剑法的禁招时,突然耳畔响起悦耳缠绵的琴声。

    琴声如潺潺流水、清凉甘泉化入崔玉秀心田,将那躁动的火毒纷纷压下。

    身边黑焰一一散去,崔玉秀暗暗惊讶:好奇妙的琴声,竟然还能疗伤?

    蓦地——

    琴声陡然一变,自绵绵细雨变作瓢泼大雨。嘈嘈急雨打萍荷,促使崔玉秀体内真元快速运行,竟不逊色他即将施展的禁术。

    “这琴声到底是谁?”崔玉秀一边吃惊,一边借真元上涌,施展覆海剑法对战乌金屿主。

    在琴声帮助下,他再无后顾之忧,反而战力提升三成,越战越勇。

    而对面乌金屿主察觉不妙:“这老家伙怎么突然攻势这么猛?难不成在准备禁术?”

    他当机立断,乌金神刀携无匹锋锐斩向崔玉秀脖颈。

    崔玉秀瞧见对方闪现的金光,明白对方杀招到了。到底痴活数百年,老祖经验丰富。剑式轻轻一转,覆海剑法的条条海蛟在身边纠缠,形成一枚丹珠轻轻撞向乌金神刀。

    “哈哈……老牛鼻子,你这点左道法术也妄图跟我紫阳岛覆海玄功媲美?”

    对自家后人,东方兰月不敢私授紫阳真传。于是她和夫君观东海浪涛,创下一门《覆海经》,亦是能通达元神层次的道法玄功。

    放眼昆仑,《覆海经》勉强能送入经阁,位列中下等道书。

    崔玉秀以“覆海玄珠咒”挡下乌金神刀,心中抑郁之气顿时吐出。

    “这一战打得好畅快!在琴声加持下,我竟然发挥出百年前巅峰时期的功力。”

    乌金神刀被玄珠裹住,渐渐沉入海浪。

    崔玉秀瞧见乌金屿主失去一大法宝,心中动了杀机:“趁此机会,不如直接把他斩了,将乌金屿一口气拿下!”

    可就在他准备行动时,琴声戛然而止。随着琴声消失,他体内澎湃法力犹如海潮般顿时回落。

    “这……这是怎么回事?”崔玉秀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船行内的崔纯文则着急了:“大师,琴声怎么停下来了?”

    眼看自家老祖即将获胜,怎么就没了?

    任鸿扫了他一眼,手从琴弦离开,慢悠悠端起茶盏。

    “还不赶紧退下!”崔万钱明白世情,呵斥自家子弟后,连忙对“灵音法师”道谢:“多谢大法师相助。”

    一曲灵音琴乐,助自家老祖战平对手,已然是灵音法师的恩情,他们哪能要求太多?

    “我只是不想被人坏了今日心情。”任鸿扮作乐师姿态,从容儒雅,拿朱笔在材料清单轻勾:“掌柜,你们家的赤铜我全要了,你算一个价。”

    “哪里需要前辈付账?”崔万钱瞧了一眼外头的战斗,连连摆手:“前辈奏乐助阵,我们崔家愿出三枚铜珠作为酬谢。”

    按照清单上的价格标注,一枚铜珠标价一千玉珠。而这些所谓的铜珠,就是精炼过的千年赤铜,其目的就是防止掺假。

    这并非没有前例。

    在几百年前,仙家矿石材料交易,都以原矿材料为主。

    需要购买者自己回去提纯精炼,因此就有掺水弄假的余地。

    先把一块赤铜提纯,然后掺杂砂砾、荒石重新扮作原矿,增加大小重量,以贩卖高价。

    为此,买卖两家纷争不断。

    后来修行界有了定论,矿石类交易只要加工过的半成品。

    在神州大陆,论“方”。将各种原矿提纯精炼后,凝成一个个等大的正方体,按每一方论价。

    至于东海,则将矿石提纯后的原液凝成“球体”,以珠论价。

    崔万钱出手阔绰,直接让人前来锦盒。里面便有三枚拳头大小,外相几乎一模一样的赤铜珠,足足价值三千玉珠,抵得上一艘画舫。

    仙灵顿时大喜,快速传音:“任鸿,快收下!三颗赤铜珠,不仅可以打造浮黎镜,甚至我们自己还能用南极鼎提纯一次,将浮黎镜升华至法宝级数。”

    但任鸿不慌不忙,仅仅从里面挑了两枚赤铜珠,他淡淡道:“这一曲,只值这个价。”

    崔万钱眉头一皱,心下苦笑:果然这位前辈不好糊弄啊。

    他望着外头的战斗,陷入沉思。

    过了一会儿,看战况又开始胶着,崔万钱再度开口:“前辈,能否请您再奏一曲,这价格——”

    他叹了口气:“随前辈开价。”

    显然,他瞧出灵音法师的意图,摆出一副任凭宰割的低姿态。

    这时,任鸿才施施然拿起第三枚赤铜珠,并在清单锦册再度勾选了一种材料。

    “我要一块雷击木。”

    雷击木?

    崔万钱看到任鸿勾选的那一块雷击木,内心不住滴血。

    但不得不承认这位法师眼力毒,且刀刀砍在底线上。

    那是一条有一千三百年火候的桃树雷击木。

    是东海某位桃仙渡劫失败,被天雷轰杀后仅存的精华,仅仅这根雷击木就价值一千五百玉珠。若非雷击木体积太小,恐怕价格还会更高。

    单凭一根雷击木,显然无法换取对方援手,因此需要加上一颗赤铜珠。

    但加上赤铜珠后,反倒是己方有点亏,不过仍在接受范围内。

    “那就请前辈出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