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七十八章三个傻小子
    在金庭峰傅书宝指点下,昆仑二人很快将对方底牌一一挑翻。

    眼看其中一人要被飞剑斩落,另一道士大叫:“你二人毁我法宝,断我道途,今日必跟你们拼一个玉石俱焚。”

    他把雷霆损毁的法印一扔,转而拿出一口玉质法剑。

    金庭峰弟子面色一肃:“师兄速退!这是《玉楼经》中的碎玉剑式!”

    闻言,空中那位御使神雷的昆仑弟子远远躲开。

    走之前,还不忘用雷光卷起自家师弟傅书宝。

    傅书宝被雷凌子提到云空,随风晃荡,口中不忘继续描述这一剑式:“《玉楼经》出自玄都一脉,是《小楼飞仙剑》的法外别传。其中有一招‘碎玉焚石’,可斩不超自身两境的敌人。师兄,切不可让他们近身。只要等他们这一剑招的力道自行散去即可。”

    雷凌子瞥了一眼施展剑招的人:“放心,他们的剑速再快,也快不过我的雷光。”

    玉传观另一位道士见同门拼命,心一横,也施展碎玉剑式。

    但就在这时,天空忽然有一片金霞垂落。

    茫茫金霞带着雷凌子和傅书宝熟悉的气息,很快裹住对方二人。轻轻一震,把玉传观二人击昏。

    傅书宝面色疑惑:“这金霞似是我昆仑一脉?好像是用真元催生焰火,凝练仙霞。纯阳一脉……嗯,法力好雄厚……应该跨入灵胎境?可能出自太华、紫阳、元阳、乾元、九仙五峰。”

    雷凌子一听,立刻上前行礼:“玉泉峰雷凌子,金庭峰傅书宝见过师兄。”

    任鸿眼珠一转,故意用云雾遮掩身形:“愚兄乃乾元峰一脉三代弟子。如今修炼正在要紧关头,不便见人。两位师弟是刚下山?可知乾元峰如今情况?”

    他跟乾元峰关系最熟,于是假扮乾元峰弟子过来问话。

    因为他跟玉尺仙灵的确都是昆仑一脉,且钧天仙灵出手打昏玉传观二人,两个弟子并未怀疑。

    傅书宝在云朵上站好,乖巧行礼:“师兄好。”

    雷凌子听闻这位师兄出自乾元峰,顿时亲切不少。

    玉泉峰和乾元峰关系不错,雷凌子虽然性情冷淡,但也恭谨的打了个招呼,并道:“师祖们还在闭关演练紫极神图,山上是诸位师尊师叔们掌事。乾元峰一切无忧,师兄勿须挂念。”

    任鸿本来没打算出手,是仙灵察觉不对,让他出面拦住玉传观二人施展禁招。

    如今见了面,任鸿有心询问自己在昆仑上的朋友。未免二人怀疑,他最先询问罗钰的情况。

    “我当年下山时,罗钰师弟还没结丹。不知他如今情况如何?”

    罗钰是乾元峰弟子,在龙首岩时对任鸿多有照拂。不过为了不引起怀疑,他故意称呼罗钰为“师弟”。

    “罗钰师兄?”雷凌子显然知晓这位师兄,心中暗想:称呼罗钰师兄为师弟,这位师兄的年纪似乎有些大啊。

    他老实回复:“听人说,罗钰师兄几年前出了点事,主动要求出山捉妖,此刻似乎也在人间。”

    听到这,任鸿心中一突。自然联想到当年逃出来的三女妖。

    罗钰师兄,莫非是被我连累?

    “几年前的事?”任鸿故作疑惑询问。

    傅书宝:“听说是龙首岩那边惹出来的乱子。好像是一个弟子放出三妖,牵连到罗钰师兄。不过后来又听长辈们谈及,似乎这件事另有隐秘,好像跟九仙峰那边有关……”

    “师弟!”雷凌子一声大喝,打断傅书宝的话。

    傅书宝猛然想到眼前这位“师兄”出自乾元峰,赶紧闭嘴。

    “想来是罗钰师弟在龙首岩看重一个弟子,然后被九仙峰陷害吧?”任鸿忍着情绪,故作平静:“两位师弟无需如此。九仙峰那边跟我们的纷争,大家心知肚明。只要自家行得正,无愧祖师便可。”

    两位昆仑弟子支支吾吾,不敢接这位师兄的话茬。

    似乎觉得有些尴尬,雷凌子生硬转移话题:“师兄未曾露面,莫非是参悟灵胎之境,施展阴神出窍之法?不知本体可安全,是否需要我们帮忙护法?”

    “我出自乾元峰,你觉得会没有修行之地?”

    “清微仙府?”雷凌子顿时了然。但仙府之事看破不说破,他不再询问有关这位“师兄”的事情,而是问及有关玉传观二人的处置。

    “你四人斗法争执可以,但闹出人命着实不该。回头真出事,玄都观追究不说,还会让对方师门跑去我们昆仑讨公道。”

    “想我昆仑赫赫大派,哪有功夫跟他们扯皮?”

    “你二人把他俩送去玄都观,交给玄都观主处置。”

    金霞一动,将玉传观二人甩给雷凌子:“你们若是刚下山,记得顺带去玄都观讨要玉牒文书。”

    傅书宝拍拍腰间口袋:“师兄放心,我二人上午才从玄都观出来,已经把玉牒金册备好。只是没想到……”

    他看了一眼昏迷的两个道士,眼神带着嫌弃。

    只是没想到,上午刚去拜访玄都观,下午又要去。

    任鸿没有停留太久,直接撤去金霞,而二人则扛起两个昏迷道士前往玄都观。

    没有外人,任鸿才问:“你非要我横插一手,这是为何?难道担心这俩小子吃亏?”

    仙灵:“你要不出手,他俩已经吃亏。”

    “吃亏?”任鸿不以为然,刚才自己若不出手,那俩玉传观弟子恐怕已经死了,雷凌子他们哪能吃亏?

    “当然,我不是指那俩玉传观弟子斗法获胜,而是指他们故意用自己的死来坑这俩傻小子。”仙灵又是一叹:“他俩加上你,三个傻小子。历练经验太浅,连玄门最著名的‘兵解骗局’都不知道。”

    “兵解骗局?”

    任鸿知道“兵解”,以兵器利刃解脱灵神,从而借灵神得道或转世。

    但玄门崇尚天仙大道,哪瞧得上兵解飞升这种次等手段?

    这等“尸解仙”不入正道,连元神真人都不如。

    一般用“兵解”法,都是修士为转世而准备的手段。

    “兵解不都是为了转世?这哪里有什么骗局?”

    玉尺摇身一变,化作人形,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发笑。

    任鸿皱眉:“你若不说,稍后我们不去酒楼吃饭,直接餐风饮露!”

    钧天仙灵神情一顿,才老实说:“若是你刚才不出手,这俩门徒拿出师长赐下的法宝斩杀对方这俩招摇撞骗之辈。等对方师长找来,你觉得该如何?”

    这俩道士虽然招摇撞骗,但罪不至死。可这俩昆仑门徒杀性重,又刚刚修成金丹不久,初次下山历练。如果不知轻重害死对方,惹出对方师门人物,反倒是这边理亏。

    任鸿眼睛一瞪:“这俩玉传观弟子是自己施展禁招自杀的!”

    “如果不是被逼,谁会傻傻用禁招?”仙灵:“你说出去,旁人是相信两位昆仑大派弟子手段高超,逼得玉传观二弟子施展禁招。还是这俩玉传观弟子只知敌不过对方,却又不肯离开,主动施展禁招?”

    “……”

    “所以到头来,是雷凌子二人害得他俩死亡。”

    “……”

    明明是对方犯事在前,昆仑弟子仗义执言,帮凡人出头。可到头来,这件事领罪的人必然是昆仑弟子。

    “你若不出手,他们二人杀了人家弟子。要么还人家两个弟子,要么去人家师门干苦工百年,又或者把这俩人的转世身度回来。”

    任鸿顿时不悦道:“这二道士仗着修为欺辱凡人,他们师门不管,反倒是昆仑这边要赔罪?这是哪里的道理?”

    “这就是死人的道理。”仙灵摇头晃脑:“天大地大,人死最大。”

    “正所谓‘一死解百愁’。只要你人死了,甭管是不是过错方,都要让生者赔偿。”

    “用某些人的话说,这就是‘道义’。人家都死了,你还追究过错,是不是太计较?人家死了,就算是人家有错,你在情理上是不是要赔偿一下?”

    玉尺仙灵嘲讽道:“那些旁观的人可不管你当事人什么想法,不管你是不是受委屈。人家作为旁观者,自诩‘中立立场’,自然要对你们当事人指手画脚一番,以彰显他们的公正。”

    “而且,你当对面这俩修士,是真不知道昆仑难对付,还是故意找上来的?”

    “你什么意思?”

    钧天仙灵又不说话了,他站在云空对东峣城内一指:“眼下就有一桩,你不妨亲眼瞧一瞧。”

    “这兵解诳局是我们仙家的说法,在凡间还有另一个称呼,叫‘碰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