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九十一章独角鬼王
    坟山,阴气冲霄。

    那浓厚的阴冥气柱已经冲开四重元气潮汐,向第五重元气潮汐激荡。黑云和彩霞相互对轰,形成龙蛇异象。

    “阳间——本王终于回来了!”坟山中央的一处坟冢突然炸裂,阴风呼啸而出。

    丈许高的独角鬼王率先跨入阳间。那一瞬间,日光神火从天空泼下。

    独角鬼王双目一瞪,充斥在外的阴气化作乌云层,将整个峣山地界裹住,然后无数厉鬼从阴阳通道冒出,形成一列列秩序井然的大军。

    鬼王将手中鬼哭杖往地上一砸,大喝:“小的们,今天你们随本王返还阳世,还不速速去夺舍肉身,求一个人间自在!”

    万鬼桀桀怪笑,裹着阴风乌云冲向坟山,瞄准今日上山祭祖、下葬的凡人扑去。

    看着自家部下们包围凡人,着手夺舍后,独角鬼王扭头看向不远处。

    在坟冢阴宅不远,有两位瑟瑟发抖的美女。

    鬼王粗鲁问:“你们俩是胭脂那边的人?”

    二女手拉着手,勉强维系镇定,娇滴滴说:“我二人乃胭脂鬼王座下,奉命迎接大人还阳。”

    “哼!免了吧!无非借我转移玄都观视线,好方便你们行事。不过你们放心,既然答应下来,本王自然办到。只是……嘿嘿……”

    独角鬼王用隐晦目光扫视二女。

    二人虽是鬼身,但还是感到遍体冰冷,内心一阵腻歪。可想到自家鬼王的命令,仍乖乖应下。

    “大人有命,遣我二人侍奉您一月。”

    “仅仅一月?”独角鬼王似有不满,但坟冢内有一位书生模样的鬼灵走出:“大人,事不宜迟,咱们先按照齐王殿下的吩咐,将地魔招出。”

    提及自家那位新主子,独角鬼王面色一正,把色心收敛,沉声道:“你去安排,记得多找几个地魔。玄都观的人可不好对付。”

    “书生明白。”鬼灵下去安排,很快不远处的地面开始震动。

    两女站在一起,看到地面冒出黑漆漆的魔阵,然后有两尊金丹地魔从九地召唤至地表。

    随着二魔行动,地动山摇,峣山灵脉受地魔翻覆而暴动,引得气脉紊乱,进一步从阴阳屏障撕开口子,释放更多的恶鬼。

    今日上山的凡人因为地面裂开,近乎全部被困,只有一二奴仆逃回东峣城报信。

    不久,天空阴霾被灵光击穿,一群修士冲入坟山。

    独角鬼王对此早有预料,咧嘴对部下们大笑:“小的们,拿起家伙动手!”

    ……

    许观主率众赶来坟山救援,他和雷凌子作为金丹修士当先来到坟山。

    瞧见远处两尊推山倒岳的地魔,雷凌子剑眉一皱:“竟然是九地阴魔?许师兄,我来对付他们,你用太清道兵对付阴兵。”

    剑光一闪,雷凌子冲向地魔。

    “好。”许观主拿出一枚符印,轻轻对天空叩祈:“太上祖师急急如律令,火车天兵速来!”

    十二道赤光从虚空乍现,没入云空元气潮汐内凝聚道体,形成十二列红霞裹身的道兵天军。

    许观主是经年的金丹道真,瞧见下方鬼军阴兵后立刻明白该如何克制,专门从太清道兵中挑选一路火兵。

    十二列赤霞天军驾驭神火飞轮,在一位灵官道神的带领下杀向下方独角鬼王。

    任鸿随燕离等散修到来时,正看到太清天兵跟阴兵大战。他眼神流露几分好奇:“这就是太清一脉道兵?不知比我玉清七十二路护法和上清六十四路护法神如何?”

    仙灵:“三清道神各有千秋,难以比较。只是这些玄都观主得玄都宫符诏,司掌教化一方,道箓品级皆在六品以上。”

    换言之,对方能召唤六品灵官功曹,实力堪比金丹。

    在玄门内部斗法,这点手段没用。可面对外敌……

    火灵官手持宝策神幡,操控烈焰冲杀到阴兵。仅火光一照,附近鬼兵纷纷化作青烟。

    身后十二列天兵再一番冲杀,很快阴兵溃散,再难成阵。

    独角鬼王眼瞅着不行,扛起鬼哭杖亲自杀过去:“臭道士,有本事跟本王打一场!”

    火灵官的神火靠近鬼王阴气,立刻被阴风扑灭。但许观主不慌不忙,又召唤三尊火灵官围住独角鬼王,给其他人争取时间。

    傅书宝赶来后,索性也用玉清敕命招来一群护法。

    “我帮两位师兄掠阵,你们速速去救人!”

    到底傅书宝也是一位金丹大修士,燕离等人放心他压阵,一个个赶向坟山救人。

    而任鸿也以长青子身份,召出一条青龙幻灵裹着自己,施展飞行之法寻觅下方幸存者。

    他跟燕离走的是同一个方向。

    二人看到地上散乱的贡品,而旁边坟茔不住耸动。然后一具埋葬数月的尸体带着恶臭爬出来。

    燕离勃然色变:“这些混账东西竟然要借尸还阳?”

    阴灵之体受日光克制,除非筑基圆满跨入金丹三境,炼成一枚阴丹后,才能勉强承受日火。因此鬼兵入阳间需要依凭之物。

    若能寻得尸体依附,可借尸体避开日光照射。虽法力仍有削减,但可自由行动。而且把尸体炼成走僵,反可当做武器。

    看到阴鬼借尸还魂,燕离黑着脸,捏起一道符箓将阴鬼打出,然后用真火烧死。

    但远处更多的坟头冒出黑烟,还有不少早就化作白骨的骷髅从坟地钻出。

    “幽世恶鬼统统该死!”燕离手捏法印,另一手持法剑施展黄符咒术。

    “道友,事不宜迟,咱们把藏在坟头里面的阴鬼都杀了。”

    “不忙。”任鸿盯着不远处的小山坑:“不仅仅是这些阴鬼,当务之急是活人。”

    燕离一愣,看到远处有一些仆从打扮的男子缓慢行走,动作僵硬且神情模样。

    他反应过来:是啊,既然死者可以附体,那么生者自然也可以。

    任鸿盯着瞧了瞧,叹息道:“这些人体内的‘三把火’被阴气镇压,所以阴灵才能顺利附身。我先用三昧真火削减阴气,然后把他们送下山。至于其他人……稍后来一个大净祟也就是了。”

    说着,青龙从他身上冲出,如绳索将远处的活死人圈住。然后龙口轻轻喷出三昧真火,把阴气尽数冲散。

    那些躲入人体内的阴鬼根本来不及出来,就被任鸿打灭。

    卷起这些昏迷的凡人,任鸿来到坟山旁边的棚屋。

    “咦?”在这里,任鸿看到不少张家女眷。

    除却张家姑娘外,还有另一位大家闺秀在。二女被一群女婢、老妇拥簇。

    “表小姐,我家姑娘昏过去……这……这可如何是好?”

    “不要慌!”吕清媛虽神情焦虑,但也明白此刻只有自己能做主,遂安抚道:“我已经派人回城,很快就会有人——”

    这时,任鸿来到诸女跟前。

    这处棚屋处于坟山脚下,是上坟亲眷歇息的落脚地。

    本来张家祭祖,跟吕清媛这外姓姑娘无关。但因为吕家跟张府是连襟关系,她便代替自家父亲过来上一炷香。

    作为外来女眷,她不好在人家做法事时跟过去。于是张家姑娘便招待她在坟山边上的棚屋歇息。

    坟山阴气爆发,二女正巧逃过一劫。只是张清兰运气不好,被一块飞石撞到头部,当场昏死过去。因此就由吕清媛这位表小姐代为主持,也是她往城内送信求救。

    看到男子出现,旁边几个粗使妇人大惊:“你是哪里来的莽夫,这里都是女眷,还不赶紧退下!”

    “等等——”吕清媛瞧来人气质不俗,心中有几分猜测,她镇定问:“先生莫非是清兰丫头讲述的那位仙长?”

    “哦?她还提过我?”任鸿扫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张家姑娘,拂袖一道法力打入张家姑娘体内。

    “她被飞石击昏,我帮她冲开淤血,稍后便会转醒。倒是姑娘你,还是早些带人离开吧。坟山阴气重,不是久留之地。”

    任鸿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救下来的人交给她们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