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玉虚天尊 > 第九十二章第十位凤命之女
    吕清媛看到任鸿送下来的那些仆从,立刻明白此人是玄都观援兵,心下多了几分从容:“仙长放心,我等断不会妨碍仙长救人。只是我姨夫姨母还在山上……”

    “放心,他们自有人去救。”

    任鸿盯着吕清媛多看了几眼。看这位女子神情镇定从容,暗暗赞叹:不愧是凤气后命之女,果真有母仪天下的风姿。

    此女正是任鸿推算凤女命格的第十人。以往一直推算不出,似有外力阻隔。

    可如今亲眼看到吕清媛的那一瞬间。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此女身有后命!

    并非张清兰这种身具凤气,但前程渺茫莫测之人。

    吕清媛头顶凤气盘结成灵云,一只红色雏凰趴在云中,背负北斗七星灵辉。

    此女命格高贵,东峣城其他九个凤命女子拢在一起,也不配给她提鞋。跟她一比,这就是官小姐跟洗脚婢的差距。

    任鸿目光一直盯着吕清媛。女子暗暗皱眉,但因为任鸿有法力傍身,她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此人动了歹意。

    旁边两个粗使妇人相互递眼色,默默上前挡住吕清媛。

    这时,任鸿才回过神,笑道:“姑娘命格有些奇怪,方才推演命数有些沉迷,望姑娘勿怪。”

    “日后姑娘有空,不妨来玄都观一叙。纵然我不在,也可跟老观主讨教一二。”

    说完,任鸿驾驭青龙冲入坟山。只听龙吟乍起,一片鬼怪被青光扫灭。

    动手时,仙灵突然开口:“此女倒是可惜,要是再有一点水灵阴气就好了。”

    “是啊,难得碰到符合两个条件的有缘人。”

    吕清媛身居凤命,且有北斗星光遮掩,符合坎元道体的两个条件。

    “虽然还没拿到她的生辰八字,但看北斗星光庇护,应该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只可惜并非水灵之体。”

    “是啊,不是水灵之体,第一个前提条件就不存在。”

    任鸿:“不过暂且记下,说不得日后能用上。如果真找不到坎元道体,我们也就只能自己造一个了。”

    “自己造一个?哪有那么容易?生造出来的坎元道体,夫人未必会承认。”

    会,当然会。

    任鸿曾经跟紫阳夫人遗留的仙念交流。得知夫人对传人所看中的,只有星缘。

    也就是跟北斗七星结缘,这才是最重要的。有这个缘分,什么道体都能回头改造。不然紫阳夫人干嘛盯上任鸿?他如今别说不是坎元道体的女子,甚至连时辰都对不上。

    但紫阳夫人瞧上他,就是看准他与星辰道有缘,能感应南北二斗星力。

    届时把他推入坎元仙井,只需短短三年就能变出来一位“任虹大姑娘”。

    可惜任鸿跟紫玄真人一般,这两位备受紫阳夫人看重的男修都不肯往坎元仙井走一遭,不肯改变性别继承紫阳洞天。

    但紫阳夫人肯让任鸿继承紫阳洞,本就说明一件事。她能制造坎元道体。

    比起坎元道体,紫阳夫人更看重星辰缘法。

    “造一个?别告诉我,你打玄都宫丹药的主意?且不论丹药不能转让,那可是三万善功啊。玄都宫十万善功都能兑换飞升丹了,你拿三万善功换一个道体?你疯了吗?”

    玄都宫的善功,一万善功可以兑换缔结金丹的仙药,十万善功就能兑换兵解飞升的九窍飞升丹。

    由此可见善功的珍贵。

    “你要是有善功,还真不如兑换一些保命用的丹药。日后我转世,你指不定能用上。”

    “玄都宫善功的好处我当然清楚,我哪指望这个?而且依吕清媛的情况,根本不用三万善功,只需两千善功换一枚五行道丹,帮她孕养水灵之气筑基也就够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玄都宫善功不能转度,丹药只能自用。连五行道丹都无法兑换给她。

    “水灵之气?后天造就的水灵之体根本算不上真正的坎元道体。这种情况,夫人不会承认。”

    “所以,要走一遭骊山。”

    “……”

    仙灵沉默,过了一会儿幽幽问:“既然要去骊山用万灵造化池,你又何必用五行道丹筑基?随便帮她入道后,送入造化池也就是了。”

    骊山秘境号称玄门第一玄奇之地,里面珍藏无数仙家异宝,以及各种造化神药。

    据传说,有修真高人从里面得到不死药。只是不死药被侍女盗走吞服,飞升青冥。而那位修士坐化轮回,至今不闻踪迹。

    在骊山秘境,有一座万灵造化池,又名“造人池”。拥有和易胎还天丹同等妙用,能随意改造道体。

    “还是要有一点修为傍身,才能避免被造人池的灵力化去。只要在结丹之前送进去,不亏本。”

    换道体对修士,尤其是那等高境界的真人道君而言,并不算太难。但改易道体最大的麻烦,是道体改易洗练后功力全消这等后遗症。

    去坎元仙井走一遭,任鸿九百年法力能剩下一个零头就不错了。

    骊山造人池也是如此,里面走一遭后只能保留筑基法力。

    “不过吕清媛愿不愿意入道,这恐怕是一个问题。”

    “不怕,我刚才推算她命格,虽然因为星光遮掩而有些模糊。但她身上有道缘,可以入道。”

    在没有亲自接触吕清媛时,任鸿甚至算不到这个人。但亲眼看到她身上的星光道印,任鸿有一个直觉,此女必可入道。

    一边斩杀恶鬼,搜寻落难之人。任鸿一边暗中利用留在张清兰身上的法印,关注她们姐妹,防备邪鬼去找她们麻烦。

    当张家姑娘苏醒,看到地动后又是一惊。

    “丫头,你没事吧?”吕清媛上前搂着她,轻拍她后背:“别怕,玄都观已经开始救援,姨夫姨母吉人自有天相,定会安然回来。”

    张清兰默默看着阴云黑山,贝齿紧紧咬着朱唇:“姐姐,这场地动让我想起当年外祖家那回。当年听闻灵阳县地动,母亲生生哭了一个月。”

    提及这件事,吕清媛也是幽幽一叹。是啊,当年若非自己在外,恐怕也难以幸免吧。

    外祖家地动?灵阳县?

    任鸿脑中灵光一闪,隐约抓到了什么。

    但鬼气冲天,他顾不得多想,继续在阴气中找人。

    而这时,他看到远方升起的两尊地魔巨响。

    等等,地魔?

    任鸿瞳孔收缩,身上法力砰地一声暴涨一倍。

    “任鸿,你等等,别乱来!”仙灵察觉任鸿控制不住法力,顾不得雷凌子二人在侧,赶紧帮他压制法力,避免暴露身份。

    接着,还没等仙灵说话,任鸿直接冲向地魔所在……